755:游戏新手村(中)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20      字数:2342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小孩儿听后提起一颗心。
  “神仙姐姐,路上有可怕的怪物吗?危险吗?”
  居然还会死?
  这么危险的话,不回去行不行?
  神仙姐姐笑着揉揉他的头。
  【路上没有怪物,但有比怪物更可怕的东西,我十有七八会死。】
  小孩儿拉住正版咸鱼真人的袖子,着急地仰着头看她,撞入一双温柔如水的眸子。
  他急切道:“那就不回去了。”
  可惜他的挽留太过脆弱无力,无法改变神仙姐姐的决定。
  【不能不回去。】神仙姐姐神情温柔又坚定,甚至连憔悴的面容也添了几分说不出的光辉,【生于斯,长于斯,亦将长眠于斯。落叶归根是每个离乡游子的心愿,我亦是如此。】
  小孩儿不懂这种情绪的沉重,也没办法阻拦。
  神仙姐姐在离去前还温柔抱了抱他,含笑着说了句让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话。
  裴叶好奇问道:“什么话?”
  小孩儿倏地涨红了脸,小声道:“神仙姐姐喊我‘少爷’,还让我保护好妹妹。”
  咸鱼真人喊这个乞儿为“少爷”?
  裴叶心中一凛。
  随着小孩儿说出这句话,她看到小孩儿头顶出现了名字和称呼。
  名字是【沈方玄】
  名称是【落霞山村的乞儿】
  裴叶记性很好,一下子就想到《九重天》玩家口中的少爷是谁。
  指的就是沈方玄。
  根据她对玩家留下的碎碎念分析,沈方玄是玩家们进入游戏就能接触到的人气NPC。
  魔与人结合的混血,幼年就被发现身负极其特殊的血脉,还是必然飞升的仙人根骨,惹来觊觎。辗转流落落霞山村,被个老乞丐收养,多了个体弱多病的妹妹。
  因为失去童年的痛苦记忆,沈方玄在落霞山村悠闲地过了几年,直到平静被意外打破。
  小山村被神秘势力屠戮,兄妹也因此失散。
  一路上吃了无数苦头,偶然下被激发了魔血和老魔夺舍失败留下的恶念。
  沈方玄虽获得强大力量,但也时时饱受魔血失控的痛苦,甚至还会被老魔的恶念影响,时而清醒时而癫狂,时而清冷理智,时而弑杀如麻。尽管如此,心中仍旧留着一份单纯善念。
  他要找到丢失的妹妹,那是他的亲人。
  新手村的沈方玄是个身量矮小的孩童,经常使唤玩家去帮他钓鱼烤鱼送给妹妹。
  落霞山村出事,沈方玄给的任务就变成找妹妹。
  《九重天》有名的妹控达人。
  直到他成为魔宗最年轻且实力高深莫测的少宗主,才找到失散多年的妹妹。
  《九重天》游戏有六大阵营,沈方玄是其中一个阵营的首脑NPC,他妹妹在对立阵营,还成了正道至强尊者首徒,且发下宏愿要斩尽天下作恶妖邪。不巧,沈方玄在失控时没少杀人。
  作为从新手村就陪伴玩家成长的NPC,沈方玄在玩家群体收获极高人气,还因为魔宗少宗主的身份,他在玩家中间获得了一个“少爷”的外号——最最重要的是,这厮长得贼帅。
  在这个看脸的世界,爹妈给了一张好看的脸就相当于成功路上比人领先一半。
  裴叶略有些怔然地看着眼前连少年都算不上的沈方玄。
  倘若落霞山村就是玩家“出生”的新手村,沈方玄作为新手村的NPC以童年形态出现……
  这意味着,他们现在所处的时间线是游戏剧情开始之前?
  那么,玩家们被困游戏又是从什么时间线开始?
  亦或者……
  时间根本就在一个闭环不断循环而玩家没有知觉?
  思索间,小孩儿沈方玄朗声道:“神仙姐姐,我们到啦。”
  碧湖坞建在一条名为碧湖的湖水中央,建筑与湖岸由一条曲折木廊相连,平日不会显露出来,仅有在特定时间才会显露全貌。但裴叶几人过来的时候,玉谨真人便发现了不对劲。
  “此处设了非常精妙的隐匿法阵,以我之能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打开。”
  以他对咸鱼师姐的了解,后者的阵法造诣根本打不开这座隐匿阵法。
  沈方玄却说真正的咸鱼师姐是这座碧湖坞的主人,还在此处自我封闭了数日……
  裴叶却道:“勿慌,我能打开。”
  说着,她从天赋系统的包裹拿出一枚碧绿玉佩。
  【这是一枚不值钱的玉佩,看上去像是老旧垃圾,似乎是某座老宅子的禁制钥匙。】
  裴叶用玉佩一试,还真能打开碧湖坞外的禁制隐匿法阵。
  一圈圈水波纹以玉佩为中心向四周漾开,原先虚幻的木廊化为实质。
  还未走两步,娥千源看着木廊柱子上的纹路小声惊呼。
  “啊,怎么会——”
  裴叶问她:“怎么了?”
  娥千源指着柱子上的纹路:“师尊,这是臧爱宗的宗纹。”
  裴叶:“……”
  臧爱宗的宗纹怎么会出现在咸鱼真人的“老宅子”???
  有一点点不祥预感。
  碧湖坞外表看着跟正常的古宅差别不大,建筑整体用了不腐不朽的灵竹,瞧着精巧雅致。
  但当裴叶推开碧湖坞宅子的大门,门内却是群魔乱舞,东倒西歪,狼藉一片。
  娥千源跟沙漠旅人看到绿洲一样兴奋上前。
  屋内竹架多宝阁摆放着的卷轴,墙上挂着的玩意儿,全TM是臧爱绝密秘籍。
  裴叶还听到凤素言小声又疑惑地咕哝了句。
  “这不是火星文吗?”
  这时,玉谨真人在正厅中央悬挂的巨幅画像前静默良久。
  裴叶也注意到了。
  巨幅画像上边儿画了两个握手言和的人,在他们身后还站着一堆气势汹汹的人。
  也不知道是怎么画出来的,画像上的人就跟相机拍出来一样清晰逼真。
  左边的人一袭白衣罩着纱质绿衫,头上的玉冠簪着大红牡丹花,腰间悬挂赤红长鞭和一柄眼熟的法剑——更巧合的是,这张脸也是该死的熟悉——像极了凌霄宗那位掌门师兄!
  而他身边还站着一个长了玉谨真人脸的青年,只是青年眉宇间比玉谨真人多了意气风发。
  右边的人标准的臧爱宗装扮,浓妆艳抹,亲妈来了都认不出。
  画像下面有一行字。
  【某年末月某日,凌霄宗与葬爱家族与XX地交战,大胜,两派宗主缔结休战之约。】
  左边的人是凌霄宗首领,是元宵不是汤圆。
  上有一个文字泡。
  【约吗?】
  右边的人是葬爱家族的首领,村口集合自带水泥。
  头上也有一个文字泡。
  【滚!】
  裴叶看着葬爱家族首领陷入了微妙的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