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1:上古事迹(上)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448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莫名其妙多了一张罚单,裴叶的心情不太美妙。
  ;;;;负责开罚单的修士给她解释。
  ;;;;“这是天道之眼给出的罚单,不会有错的。”
  ;;;;在这个修真的世界,天道规则就是一切,天道之眼又是在此基础上衍生而来。
  ;;;;谁错也轮不到天道之眼出错。
  ;;;;哪怕飞行法器不是裴叶的,哪怕她没有操控这件法器,罚单开给她,那她肯定有问题!
  ;;;;“咸鱼师姐,反正也不是什么大钱,交了罚款走吧。”
  ;;;;玉谨·真土豪·不差钱真人不想因为这点儿罚款耽误时间,早点交了罚款早点上路办事,
  ;;;;裴叶睁着死鱼眼,在罚单和玉谨真人之间徘徊两个来回。
  ;;;;只见她用手指指着三个徒弟,理直气壮道:“玉谨师弟说得轻巧,你家底殷实,不愁吃喝,我这会儿有三个徒弟嗷嗷待哺呢。蚊子再小也是肉,不是我的罚款凭什么要我交呢?”
  ;;;;无端被cue的三个徒弟:“……”
  ;;;;不是他们,他们没有,别冤枉人!
  ;;;;他们根本没有享受过嗷嗷待哺的待遇,只有师尊的铁血手腕和训练。
  ;;;;倘若拳头也能吃饱饭,他们大概早被撑死了。
  ;;;;玉谨真人跟这位“咸鱼师姐”相处时间不长,但也知道她决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
  ;;;;想明白这层,他后退了小半步,意思是自己不插手了。
  ;;;;裴叶对两位执法修士道:“我也不想为难你们,因为你们也是按照章程来办的。”
  ;;;;两名修士并没有因为裴叶二人是凌霄宗五子真人就生怯,他们背靠天道部门,又是照着章程开罚单收罚款,哪怕是五子真人也不能胡搅蛮缠,其中一人问裴叶:“真人是有异议?”
  ;;;;裴叶道:“嗯,想找你们的负责人谈谈。”
  ;;;;那名修士果断道:“这不可能。”
  ;;;;另一名修士较为委婉:“真人若对罚单有疑问,可以去交通飞行管理所柜台询问。”
  ;;;;动辄喊“让你们头头过来解释”之类的行径,哪怕她是五子真人也不行。
  ;;;;“……还请真人不要为难我等……”
  ;;;;裴叶撇嘴。
  ;;;;这张罚单没有猫腻,她裴叶这个名字就倒过来念。
  ;;;;拉开好友列表戳了一下沈鸿。
  ;;;;平时总是秒回的沈鸿这回似乎在忙事情,隔了一两分钟才慢悠悠发来一条回复。
  ;;;;【沈鸿】:“哦?居然有此事?咸鱼道友莫慌,在下回头去查查,绝对给真人一个交代。”
  ;;;;裴叶看着这段话,似乎能透过几个字看到沈鸿那张故作惊讶的脸。
  ;;;;她笑着提了另一件事情。
  ;;;;“沈道友可还记得昨晚跟你说的从家中顽童手中收缴糖果的事?”两家事情没有丁点干系,但裴叶仍是说得迄今,“那孩子糖吃多了,烂了几颗牙,看样子减少糖分摄入计划还是不太够,我觉得为了孩子好,还是直接禁糖吧。嘴馋忍忍就过去了,但一口烂牙却会影响颜值。”
  ;;;;说完,裴叶关上天赋系统。
  ;;;;又过了几秒功夫,两名笃定天道之眼罚单没有开错的修士腰间法器滴滴滴响起。
  ;;;;打开一瞧,表情如走马灯变化了一轮。
  ;;;;二人诚惶诚恐地给裴叶道了歉。
  ;;;;他们弄错人了,真正被开了罚单的修士是跟裴叶同名同姓的女修。
  ;;;;要知道在修真界,咸鱼真人仅此一人,但叫“筱黄”的女修可不止一扎啊。
  ;;;;裴叶:“……”
  ;;;;怎么那么怂呢……
  ;;;;糖果的魅力比她想象中还大一些……
  ;;;;云冲少年一脸不解。
  ;;;;小声跟几个小伙伴耳语:“师尊被人误会,怎么瞧着心情更好了?”
  ;;;;昭容郡主暗翻个白眼。
  ;;;;“大师兄知道这世上什么东西最难解吗?”
  ;;;;柳承泽也被这个问题吸引了注意力。
  ;;;;昭容郡主叹了一声道:“是女人的心思。女人心海底针,越强大的女人心思越难解。”
  ;;;;强大又任性,想笑就大笑,想让别人哭就让人哭,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理由!
  ;;;;云冲少年一脸认真:“受教了。”
  ;;;;先前的热气球法器限载五人,显然是不能继续开了,玉谨真人在一堆豪华限量飞行法器中挑挑拣拣,挑出一艘超大飞船法器,能载百人。
  ;;;;莪愆鼋数次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
  ;;;;她觉得这伙人,从长辈到晚辈,没一个靠谱的。
  ;;;;咸鱼真人抱着一颗黑色毛球撸毛,玉谨真人师徒捧着剧本对台词,其他几个少年不是在打坐修炼就是在托腮发呆。只有自己在默默想着宗门的事情,伤感着不在人世的臧爱宗同门。
  ;;;;正伤感出神,她感觉身边多了个人。
  ;;;;抬头一瞧:“咸鱼真人?”
  ;;;;裴叶摆手示意莪愆鼋坐下,别多礼。
  ;;;;“我是来问你一些事情的。”
  ;;;;莪愆鼋有些拘禁,别看她化着超弄紫色烟熏妆,嘴唇是诡异的蓝紫,妆容比妖魔还妖魔,但却是个拘谨小心、礼貌乖巧的脾性。真要比喻一下,像是故作黑涩会姿态的小白兔。
  ;;;;有点儿反差萌。
  ;;;;“臧爱宗第一任宗主,你知道是谁吗?”
  ;;;;莪愆鼋没防备,裴叶问的问题也不是什么机密,只是知道的人有些少罢了。
  ;;;;“略知一二。”
  ;;;;她自小好学,对臧爱宗收藏的典籍如数家珍,深知臧爱宗起初不是一个正统修仙宗门,更偏向于家族式修仙机构。第一任与其说是宗主,不如说是“族长”。
  ;;;;臧爱宗的前身是“葬爱家族”,家族以“葬爱”为姓。家族内部的人,生性热情好舞,经常用一种名为“水泥”的灵材,在家族祭祀或节日的时候斗舞助兴。那是个人人和谐,互助友爱的时代。
  ;;;;“葬爱家族”势力空前强大,曾是大陆霸主之一。
  ;;;;裴叶默默扯了扯嘴角。
  ;;;;“那个舞……你也会?”
  ;;;;莪愆鼋眨眨眼睛,腼腆笑道:“学过几支。”
  ;;;;臧爱宗内部修士分为武修和舞修,一个是比较传统的术法入道,习剑施法,而后者则是以“舞”入道,辅以各种阵法、乐曲达到大范围杀阵的效果,据说是初代葬爱家族族长创造的。
  ;;;;莪愆鼋她双、、/修!
  ;;;;而创立“葬爱家族”的老祖宗……
  ;;;;“名讳不详,倒是宗门典籍上有一二零星字眼,教诲后人。”
  ;;;;此人在“村口”道场窥悟大道,在上古那个英才辈出的年代也是其中翘楚,以“水泥舞”为最强杀招,威震天下,击败不知多少劲敌。据说他当年是仅次于“五帝”的至强者之一。
  ;;;;“什么字眼?”
  ;;;;莪愆鼋认真道:“村口集合,自带水泥。”
  ;;;;裴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