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0:超载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20      字数:2400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有这么明显?”裴叶嘴上说着这话,但哪怕是瞎子也能听到她话语中的笑意,更别说三个徒弟不聋也不瞎,自然看得到她眉梢眼角发自内心的愉悦,“因为碰到一个可爱的小家伙……”
  云冲少年的眼神像是死了一样。
  哦,明白,自家师尊又要给他添一个师弟或者师妹了……
  距离三师弟柳承泽被收才隔了几天啊,师尊又碰到“可爱的小家伙”了。
  云冲恭贺了句:“弟子恭喜师尊再得佳徒。”
  谁料裴叶却否了他的话。
  “徒弟?它不是徒弟,只是个很可爱有趣的孩子。”
  云冲脸上的表情还未来得及收回,一脸懵逼。
  裴叶又解释了一句。
  “这世上可爱有趣的孩子多了去了,难道我要一个一个都收为徒弟?”
  除徒弟这个选项,还能收了当儿子的。
  云冲:“……”
  看自家师尊收徒频率,这也不是没可能啊。
  “你们东西全都收拾好了?收拾好了就启程去臧爱宗吧。”
  若无昨夜与沈鸿的交谈,裴叶对此行还有几分期待,但现在知道了真相,一些东西就没了调查的必要。不过她答应了掌门真人几个,不去一趟说不过去,权当出门旅游散心了。
  拎着三个徒弟去凌霄宗主峰大殿与莪愆鼋会合。
  发现主殿内除了掌门真人、玉谨真人和玑戟真人,还有一张没见过的陌生面孔。
  裴叶一眼便猜出他的身份,凌霄宗五子真人唯一一个没见过的真人——乌柳真人。
  乌柳真人前阵子不在凌霄宗,看他风尘仆仆的样子,应该是刚回来不久。
  青年一袭深绿长衫,外貌瞧着像是二十来岁。
  五官不算非常出色,但胜在气质温润出尘。
  裴叶出现的一瞬,他的目光便投了过来,舒展的眉心逐渐蹙起。
  不待他开口,裴叶先喊了一声。
  “乌柳师兄何时回来的?”
  乌柳真人双目微睁,下意识扭过头,看掌门师兄几个人的反应。
  玉谨三人冲他暗暗点头,乌柳真人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抿唇淡声道:“今晨刚回来的。”
  裴叶一瞧这反应就知道自己又一次掉了马甲。
  乌柳真人看到裴叶身边三个少年。
  搭话道:“这三个孩子……是你收的徒弟?”
  裴叶侧过身对着三个徒弟道:“见过你们的乌柳师伯。”
  “回来太匆忙,还未来得及准备礼物,回头再给你们补上。”面对三个新晋师侄,乌柳真人面色缓和不少,连说话都带着几分长辈的宽和,“入我凌霄宗,需谨记宗门戒律,不可擅碰。”
  说罢,他又抬头看向裴叶。
  “方才听掌门师兄说闻咸鱼师妹要去调查臧爱宗灭宗一案?”
  “嗯——除了这个,顺道再查查另外一桩事情。”
  “多久可归?”
  裴叶默默算了一下时间。
  “刨去路上来回的时间,差不多小半月吧,乌柳师兄有事?”
  乌柳真人摇头:“无事。”
  裴叶暗下抬眉。
  若无事情,乌柳真人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若无事情师弟便先回去歇着了,天道部门那边事情多,跟他们交涉起来着实有些累。”乌柳真人表情淡漠,与他温润的气质不太相符,眉宇间带着几分说不出的倦怠之色,“待咸鱼师妹从臧爱宗回来,咱们师门再一起聚一聚吧——说起来上一次相聚也是几年前的事了。”
  掌门真人看着师弟脸上的倦色,体谅地道:“行,你先去休息吧。”
  乌柳真人颔首点头,又跟其他人寒暄了两句,袖手一挥,化作一团墨绿雾气飞出殿门。
  他前脚离开,裴叶下一秒便听到密聊频道响起。
  【五六师兄】:你虽不是咸鱼师妹,但也不希望你出事,此行自己小心了。
  裴叶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一看好友列表,乌柳真人的备注还真是【五六师兄】。
  裴叶身处主峰正殿不好给他回复,之后抽空回了一条,乌柳真人却没有理她。
  她在内心啧了一声。
  这个乌柳真人……
  似乎知道什么内幕。
  她对咸鱼真人真正的死因有些好奇了。
  “咸鱼师姐想什么?从宗门出来便瞧你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玉谨真人的声音将裴叶的思绪拉回来。
  臧爱宗一事影响甚大,凌霄宗不仅派出了咸鱼真人,末了还让玉谨真人随行,以示郑重。
  玉谨真人出门又顺带将徒弟凤素言捎上。
  掌门真人见状又将徒弟戚水少年丢了过来。
  所以,现在是两个真人带着一群萝卜头少年出门。
  莪愆鼋看着这个配置深深忧虑。
  一伙人不像是出门办正事,倒像是领着学生出门踏青旅游。
  裴叶回过神:“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乌柳跟咸鱼的关系,他们关系很好?”
  一行人正坐在玉谨真人那个超大的热气球飞行法器上。
  几个少年在远处看着云海交谈什么,听不到裴叶这边的动静。
  “咸鱼师姐跟谁的关系都好,只要她有意——除了我。”
  玉谨真人原先还以为是这位师姐骨子里高冷,不喜自己,谁知真相跟他以为的截然相反。
  裴叶见他神情黯然便转移了话题。
  “话说,你跟素言是《镜中缘》男女主吧?两个都跑了,玑戟师姐那边肯放人?”
  玉谨真人道:“无妨,我说了算。”
  裴叶:“……”
  她忘了,玉谨真人可是带资进组的金主爸爸。
  这就是钞能力的魅力!
  与此同时,玑戟真人跟掌门真人也在谈论他们。
  “……据我这几日的观察,这位咸鱼师妹不像有出行经验的人……玉谨师弟就更不用说了……”除了这两人,几个少年也是温室花朵,臧爱宗离凌霄宗可不近啊。
  掌门真人道:“我将戚水徒儿也派了过去。有他在,哪怕办不成事情,人也不会丢。”
  玑戟真人闻言放心下来。
  玉谨跟他请了一个多月的假,她干脆调整拍摄顺序,先将无关紧要的配角戏份拍了。
  如果这俩回来迟了,会影响拍摄进度。
  多推延一天就意味着多烧一天灵石。
  玑戟真人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裴叶一行人刚飞行没多久,就又双叒叕一次翻车了。
  “二位可以啊,上次是无证超速驾驶,这回不仅超载,还飞错了行道。”
  裴叶跟玉谨默默站好,几个少年也安静如鸡。
  两个负责交通的修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
  痛快给玉谨真人开了罚单,还有裴叶。
  裴叶看着罚单一脸懵逼。
  “飞行法器不是我的,操纵驾驶也不是我,为什么会有我的罚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