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6:裴叶的友人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20      字数:2473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我不知道你将我困在所谓的‘游戏副本’是为了什么——别跟我说是为了治我的病,这话骗骗三四十的小孩儿还行,骗我没用——若你真是为了我,早该拿出来了,而不是等到我因为病情恶化,各方面都不适合继续担任军团长一职而迫不得己退役……你说是么?”
  裴叶神情没什么变化,但双眸却比任何时候还阴冷黑沉。
  【系统记录】依旧没有动静,安安静静装死。
  “……你若有信心能一直瞒着,那你就保佑自己能一直瞒着我。”
  她跟友人的私交不错,但不意味着他们能真正推心置腹。
  裴叶所处的位置跟友人的身份,注定他们对彼此都留了一手。
  “……千万别被我查到一点点的‘阴谋算计’!”
  裴叶对一些不涉及原则和底线的人或者事情的态度相当包容,毕竟年纪摆在那里,数百年来什么人和事情没见识过?但这不意味着她没有棱角,她只是将棱角藏在了起来。
  一头猛兽,哪怕将利爪收回肉垫,将利齿藏进口中,也无法改变它骨子里的血性。
  多的不说,只说裴叶是第七军团在任时间最长、经历战争最多,手中的命债多得无法用数字统计,便知道她是不好惹的。不论人还是事,都要透过现象看本质。
  裴叶正要退出【恋与养崽】APP,【系统记录】跳出一条新的内容。
  【你指的‘阴谋算计’是什么?】
  裴叶淡淡道:“你知道我指什么。”
  只要友人不是针对人类联邦,什么“阴谋算计”,裴叶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陪友人玩这个【恋与养崽】,权当是退休旅行,这是裴叶的底线和原则。触碰一点,她真能砍了友人。
  好歹认识裴叶多年,友人一听就知道她指什么。
  【你想多了,这事跟人类联邦无关,但跟你有关】
  裴叶眉头微扬,似乎没想到会是这个回答。
  “跟我有什么关系?”
  友人用脚做出来的辣鸡骗氪游戏,还真是为了治她的病?
  【有关,只是你现在不记得而已。你以后会知道一切,我也期待那一天到来。只是希望那时候的你还能坚持现在的原则和初心。但在这之前,希望你能安安心心养病,别折腾了。】
  整天想着去买中央星球航票,借帝首之刃砍它。
  真以为它是吓大的?
  友人表示自己根本不带怕的!
  裴叶眉头拧起,似有不悦。
  “我的记忆很完整,不存在失忆。”
  她确信自己的记忆不存在断层,也不存在被篡改的可能。
  【做人说话不要太死,乱立flag会被打脸的。】
  裴叶看着这段话抿紧了唇。
  她真失去过一部分记忆?
  这部分记忆还是导致她精神领域无故溃散的凶手?
  裴叶直白问出,友人通过【恋与养崽】的系统记录跟她发了一句话。
  【逻辑上没问题,细节上有待补充】
  裴叶思索后道:“这个游戏副本结束,让我回人类联邦一趟,我去查查自己的记忆。”
  走到她这个位置的人,不管是基因序列还是其他数据,包括脑中记忆都会有加密备份。
  友人那边迟疑了一下。
  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生怕这是裴叶的缓兵弃渣之计。
  裴叶在前面几个“副本”的表现和怨念,它心里清楚。
  别看裴叶上了年纪,整天捧着个保温杯,白酒泡枸杞养生,一副岁月静好的作态,但这都是假的,说翻脸就能翻脸,暴起杀人一点儿不手软,而且这货贼记仇。
  作为见识过裴叶千重套路的受害者,它不信这女人说的每一个标点符号!
  【你要查看记忆数据库,我可以打包一份给你。回来暂时别想了,路费贵。】
  裴叶:“……”
  对话结束,裴叶手机页面跳出一个下载提醒。
  这是一个加了数百道密码锁的文件包,下载结束再输入冗长复杂的密码解锁,一团巴掌大小,由无数蓝色光线组成的光团浮现,被裴叶尽数吸收。逐一校对备份记忆和自身记忆。
  校对结果没有任何问题,裴叶并没有失忆。
  要么就是友人撒谎,要么就是裴叶身上还存在她本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但——
  “我能有什么秘密……”
  有记忆以来到现在几百岁,她的记忆非常完整。
  难不成这个秘密是shou精卵时期的?
  裴叶为自己的猜测打了个哆嗦。
  这笑话太冷了。
  揉揉眉心,突然想起来自己还约了沈鸿。
  一看时间已经到了后半夜。
  “忙着校对记忆,怎么将他给忘了……”
  裴叶赶过去的时候,发现沈鸿已经晒了许久的月亮。
  一个人坐在灵峰山崖边吹着夜风太无聊,干脆喂起了悄咪咪聚在他身边的仙鹤。
  “……你长得可真像一头肥鹅。”
  沈鸿摸摸仙鹤。
  凌霄宗有三宝,其中之一就是仙鹤。不管什么品种的仙鹤到了凌霄宗,最后都会被养成跟白鹅一样肥,有修士千里迢迢过来就是为了亲手喂一下凌霄宗的仙鹤,还有修士馋仙鹤身子。
  “沈道友,我来迟了。”
  裴叶匆匆赶来,沈鸿轻拍仙鹤。
  几只仙鹤优雅漫步一会儿,振翅飞走。
  沈鸿笑着起身,弹了弹衣袖上的灰,走到裴叶跟前。
  “咸鱼道友不必道歉,我也刚来不久。”
  裴叶没揭穿沈鸿的谎言。
  沈鸿又问:“咸鱼道友说有事情相商,不知是什么事情?”
  裴叶将摘录下来的本子递到沈鸿跟前。
  沈鸿接过看了两眼便知道裴叶想问什么。
  裴叶趁着沈鸿翻看记录,说道:“先前掌门师兄跟我说,那些秘境傀儡给的神秘遗书都是无字的,因为写下这些东西的人都是罪人,天机便隐藏了他们想留下的内容。多亏沈道友给的口令,我才能看到这么精彩的东西。敢问这些人因何受罪?沈道友对此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沈鸿合上册子:“咸鱼真人这是在问罪在下?”
  “不敢,但沈道友既然是天道化身,自然也是天机……我只想求个真相。”
  沈鸿听后蹙起好看的眉。
  既没有生气也没有给裴叶甩脸,甚至没有计较她刚才的态度。
  他只是平静道了句。
  “上面的内容都是真的,却并非在下之过。事实上,在下也在极力弥补这摊烂事。”
  他只是个倒霉催的、临危受命的社畜兼背锅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