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7:二徒弟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451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昭容郡主:“……”
  ;;;;掌门真人:“……”
  ;;;;其他没被选上的好苗子:“???”
  ;;;;按照正常套路,这会儿不该询问未来弟子有无向道之心,能不能熬住修炼之苦?
  ;;;;为什么要问人抗不抗揍啊???
  ;;;;怎么,她还想亲自出手殴打徒弟吗???
  ;;;;掌门真人回想一下裴叶的实力,倏地有种将好苗子推进火坑的罪恶感。别说昭容郡主实力并不强,哪怕她实力很强,还锻造出一副铜墙铁壁一般的身体,一样扛不住裴叶一顿胖揍。
  ;;;;“咸鱼师妹……”
  ;;;;掌门真人余光扫过那几株一脸惊愕的好苗子,他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挽回“咸鱼真人”的名声。倘若什么都不做,兴许几个时辰后,八卦社区就会多一条“咸鱼真人暴力收徒”的帖子。
  ;;;;哪怕真正的咸鱼已经离世,但“咸鱼真人”四字承载的名声不能毁。
  ;;;;“……收徒不能这么粗暴,要温柔,你吓坏这几个孩子了……”
  ;;;;甭管收徒之后是打还是骂,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将徒弟先收(骗)了。
  ;;;;她一上来就丢出一个爆炸性消息,心理承受能力不好的,早就打退堂鼓了,哪里会入套?
  ;;;;裴叶虚心接受掌门真人的建议。
  ;;;;“哦哦哦,是我没有说清楚——我的意思是,你若是入了我的门下,你有必死的决心通过我给予你的修炼考验吗?我门下徒弟,没有得过且过的。不论你天赋是好是坏,修炼是事半功倍还是事倍功半,都不会骄傲自满也不会沮丧放弃。你若选择了我,只有走下去一条路!”
  ;;;;掌门真人:“……”
  ;;;;还不如不解释呢╯︵┻━┻
  ;;;;这么解释,心理承受能力弱一些的孩子会被吓跑的!
  ;;;;昭容郡主心下转了数个圈,脑子闪现无数复杂的念头,最后只剩一个疑问。
  ;;;;“晚辈挺抗揍的,也不怕苦怕累——但在拜师之前,晚辈有一个问题——”
  ;;;;昭容郡主说完心情忐忑。
  ;;;;有幸拜入五子真人门下是祖上冒青烟的荣耀,她刚才居然昏了脑子提条件,实在是作死。
  ;;;;裴叶没有如昭容郡主以为的那般高傲拂袖离去。
  ;;;;“有什么问题,你问。”
  ;;;;昭容郡主问了:“凌霄宗是根据各支脉论排序还是看弟子年纪或者入宗时间?”
  ;;;;裴叶直白道:“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
  ;;;;昭容郡主:“???”
  ;;;;裴叶扭头询问站在一旁围观的掌门真人:“掌门师兄,说起来我也蛮好奇的,凌霄宗上下不下数万人,而修士实力和辈分又不能根据年纪判断,大家伙儿的称谓是怎么解决的?”
  ;;;;掌门真人不想科普这种问题。
  ;;;;“这与你拜咸鱼师妹为师有什么干系?”
  ;;;;他反问昭容郡主。
  ;;;;昭容郡主面色一窘,在撒谎还是说实话之间来回横跳。
  ;;;;最后选择了诚实。
  ;;;;“晚辈在俗世与玉谨真人门下亲传弟子凤素言有些不大不小的矛盾,虽已经解开,但毕竟是发生过的事情……晚辈询问这个就是想知道……晚辈入门之后,喊她师姐还是师妹……”
  ;;;;如果是跟着几位真人排序,那么她就是凤素言的小师姐。
  ;;;;如果是跟着入门前后排序,她就得喊凤素言小师姐。
  ;;;;这关系着她到底是往凤素言跟前多凑凑,占占口头便宜,还是绕开她走。
  ;;;;听了缘由的掌门真人:“???”
  ;;;;就这理由???
  ;;;;是他在宗门宅太久与修真界脱轨了,还是年轻人的心思变化太大了?
  ;;;;掌门真人只能面无表情地道:“她喊你师姐。”
  ;;;;昭容郡主听后,面上一喜,二话不说给裴叶跪下,行一个拜师大礼。
  ;;;;大声喊道:“师尊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她决定多去凤素言面前晃一晃了。
  ;;;;于是,裴叶就这么捡回了二徒弟。
  ;;;;原先预定的二徒弟柳承泽只能屈居老三位置。
  ;;;;裴叶将昭容郡主领回自个儿的山峰,云冲这个可怜小娃子在小布人的督促下,一边修炼一边罚抄凌霄宗宗法。少年正光着白皙的上身,扛着重物,马步半蹲,手指颤抖地握着笔。
  ;;;;昭容郡主偷偷看了一眼,发现没有脑补中的肌肉,少年身材偏瘦,这年纪也没多么紧实漂亮的肌肉,再加上云冲是皇室太子,养尊处优,自然没有“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经验反差。
  ;;;;裴叶半空跳下,轻盈落地。
  ;;;;拍了拍手,示意云冲可以稍微休息一下。
  ;;;;“盈辅,你过来。”
  ;;;;云冲少年满头大汗地放下负重,披上衣裳上前。
  ;;;;一眼便瞧见站在裴叶身边的昭容郡主。
  ;;;;“虽说你们认识,但现在也要重新介绍一下,这是你大师兄。”裴叶指着云冲对昭容郡主道,说完又对着云冲说,“这是为师刚收的二徒弟,往后她就是你的师妹,与你一道修炼。”
  ;;;;云冲少年:“qwq”
  ;;;;他还没回过神,师尊已经收了新鲜热乎的师妹了。
  ;;;;裴叶又道:“除了她,为师还物色好两个,不出意外应该也会在近期拜师。”
  ;;;;云冲少年的危机感更重了。
  ;;;;“你先去帮昭容安排一下住的地方,去领宗门弟子的铭牌和生活用度。”裴叶给云冲下了任务,又跟昭容郡主道,“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询问盈辅。我不管你们在俗世有什么恩怨情仇,在我们下,你们只是师兄妹。只要不耽误修炼,不损伤彼此也不危害宗门,其他的私事我一概不管。记住,这是我的底线。一旦越过这条底线——为师清理门户,费不了多少功夫。”
  ;;;;昭容郡主神色一紧。
  ;;;;她起誓般道:“徒儿谨遵师尊教诲。”
  ;;;;裴叶淡淡道:“嘴上说没用,行动上也要做到。”
  ;;;;云冲少年与昭容郡主齐声应道:“是!”
  ;;;;一番敲打,裴叶恢复往日的懒散。
  ;;;;“不用这么紧张,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恶人。”
  ;;;;两个徒弟:“qwq”
  ;;;;“收拾收拾,最近有可能要远行一趟。”
  ;;;;“师尊要出门远行?”
  ;;;;“嗯,你们也要随行。”
  ;;;;既然收了徒弟,总该教点儿真材实料,负起责任。
  ;;;;这么想着,裴叶多做了三十六只小布人。
  ;;;;小布人的规模一下子扩张到七十二只。
  ;;;;云冲看着这个架势,暗暗打了个颤。
  ;;;;“盈辅进度比你快一些,你们俩教导的内容不一样。他有他的任务,你先开个筋骨吧。”
  ;;;;轻描淡写一句话,云冲反射性两腿一抖。
  ;;;;暗暗对昭容郡主投以同情的目光。
  ;;;;一刻钟后,惨叫声响彻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