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2:(拐)收(骗)徒(下)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370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少年似乎没想到自己会被裴叶点名。
  ;;;;他习惯了当背景板,习惯了被人忽视,并不习惯成为旁人眼中的焦点,当众人目光落在他身上,脸上露出一瞬的茫然无措,眼神闪躲,双手双脚都局促得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翩翩仙子见他如此呆愣,杵在原地跟块木头一样,生怕他会说错话、举止失仪,到时候丢了红莲御府的脸面,只能无礼了一回,插嘴道:“承泽师弟是带艺拜师的,入宗门之前就有修炼的功法,其资质不适合中途专修红莲御府的秘法,故而修炼的功法气息与晚辈不相同。”
  ;;;;裴叶露出恰到好处的好奇,随口问了句。
  ;;;;“带艺拜师?拜入红莲御府哪位真人门下?”
  ;;;;翩翩仙子一怔,回答不出来。
  ;;;;回答不出来是正常的。
  ;;;;她是红莲御府这一代的天之骄女,多少人恭维奉承她,宠着她纵着她。
  ;;;;天赋资质地位不够的,根本没资格在她跟前晃悠,自然没机会入她的眼。
  ;;;;翩翩仙子会知道少年叫“承泽”,带艺拜师,还托了少年在同行队伍中太拖后腿的“福”。
  ;;;;若非他平庸得突兀,翩翩仙子根本不会对少年投去半分注意。
  ;;;;“晚辈愚钝,还未真正拜入哪位真人门下,仍是外门杂役弟子。”
  ;;;;少年及时找回说话能力,替翩翩仙子解了围。
  ;;;;外门杂役弟子?
  ;;;;他的回答也让翩翩仙子面上闪过一瞬的错愕和淡淡的难堪。
  ;;;;小小外门杂役弟子是怎么混入同行队伍的?
  ;;;;自己刚才居然还称他为“师弟”……
  ;;;;翩翩仙子将情绪都收敛在平静表面之下,却逃不过裴叶这头老狐狸的观察。
  ;;;;“以你的天赋,怎么会只是外门杂役弟子?”
  ;;;;裴叶一脸疑惑,反而将红莲御府一行人问懵。
  ;;;;少年本人更是一脸“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的表情。
  ;;;;听咸鱼真人这话的意思,他的天赋应该很高,拜在红莲御府大佬门下才是正常?
  ;;;;不待少年深思,挑起众人好奇心的裴叶转移了话题。
  ;;;;“时辰不早了,我还得进去考核来试镜的修士。”裴叶笑着将视线从少年身上转移开来,冲着翩翩仙子温声道,“再不进去,玉谨师弟这位男一就该发火了。小姑娘——你得加油啊。”
  ;;;;拍拍翩翩仙子的肩膀,丢下一个爆炸性消息便闪身不见了人影。
  ;;;;翩翩仙子反应过来,一双水波潋滟的美眸染上狂喜震惊。
  ;;;;“玉谨真人会……会饰演男主角色?”
  ;;;;翩翩仙子震惊得险些失态。
  ;;;;若能拿下女主的角色,岂不是能明目张胆跟玉谨真人谈一场戏中恋爱?
  ;;;;兴许还能因戏生情,与真人有更深的羁绊和感情。
  ;;;;消息过于震撼,她甚至忽略被裴叶短暂提及的少年,更没注意到少年眼中的追逐和挣扎。
  ;;;;裴叶回去的时候,玉谨真人正在看剧本。
  ;;;;场下有年轻修士演技尴尬地表演书中某一段剧情。
  ;;;;“咸鱼师姐碰到什么好事情了?”
  ;;;;笑得跟半路捡到十几块上品灵石一样。
  ;;;;裴叶道:“发现了一棵好苗子,我觉得可以试着沟通一下。”
  ;;;;玉谨真人眉头微蹙。
  ;;;;裴叶跟自己分开的时间不长,她说发现了一棵好苗子,那这好苗子多半是圆台广场上的年轻修士。玉谨真人并未发现他们中间有资格被称之为“好苗子”的年轻人,哪怕有——
  ;;;;那也是有主的。
  ;;;;哪怕裴叶是凌霄宗的咸鱼真人,也不能明目张胆挖其他宗门的墙角吧。
  ;;;;裴叶看出他的心思,笑道:“那棵苗子还没主呢,红莲御府的人不识货,他现在还是外门杂役弟子,也没正式拜入哪个真人门下。我截胡将他拐走了,红莲御府也不会说什么。”
  ;;;;玉谨真人:“……”
  ;;;;外门杂役弟子?
  ;;;;宗门弟子从上到下分为很多级别,其中外门杂役弟子又是最低等,常干些杂活。
  ;;;;他们也能跟着修炼,但碍于天赋限制,一生不会有大作为,顶多活得比普通人长久。
  ;;;;以凌霄宗举例,一些外门杂役弟子到了年纪或者觉得没有努力下去的动力了,便会离开宗门,回到普通人的社会。用这些年在宗门攒下的积蓄,当个安逸富家翁,直到寿命耗尽。
  ;;;;“咸鱼师姐没看错?”
  ;;;;裴叶打趣:“我这眼睛能洞穿一切,岂会看错?”
  ;;;;这个叫柳承泽的少年的确是一棵好苗子,只是根据“舔狗不得house定律”,这货死得有点惨。在小说《邪魅帝君小医妻之师父亲亲抱抱举高高》中,他算是少数几个不被女主凤素言魅力吸引继而明恋、暗恋、苦恋的男性角色。他不喜欢女主,甚至因为女主是翩翩仙子的情敌而憎恶女主。当女主成功报复翩翩仙子,让她倒霉得非常有节奏后,柳承泽也彻底黑化。
  ;;;;他黑化不仅针对女主,还针对男主玉谨真人。
  ;;;;谁让这货不喜欢翩翩仙子呢
  ;;;;明明翩翩仙子这么好,待他这么真诚……
  ;;;;她爱的人,就应该也爱她。
  ;;;;为了她幸福便帮她争取一切能让她幸福的人和物,哪怕看着她跟其他男人双宿双栖也行。
  ;;;;哪怕他为心爱的女子而死,后者心中也依旧念着得不到的白月光。
  ;;;;啧啧,又虐身又虐心。
  ;;;;如今的少年没这么偏激,但也有了苗头,裴叶准备利用这点,让他主动上门。
  ;;;;玉谨真人问:“师姐开口要人了?”
  ;;;;“哪能呢?当着红莲御府这么多弟子挖人墙角,他有这意愿也不会点头答应的。”
  ;;;;“师姐愿意收他为徒是他的造化,还有拒绝的道理?”
  ;;;;裴叶道:“你不懂——对这种恋爱脑的人来说,爱情才是一切。”
  ;;;;玉谨真人:“……”
  ;;;;这也算好苗子?
  ;;;;“他有喜欢的人?”
  ;;;;裴叶道:“红莲御府的小公主,就是刚才那位翩翩仙子。不过他只是个小小的外门杂役弟子,连靠近心上人十米之内说句话都是奢望,更别说肖想其他东西。可如果我此时出现,暗示他其实很有天赋,只是其他人有眼不识金镶玉,令他明珠蒙尘,你猜他会怎么做?”
  ;;;;倘若不是自身条件实在不行,连追的勇气都没有,谁又愿意当卑微的舔狗,看着心上人跟心上人的心上人结为连理呢?若有条件,让自己成为心上人的心上人,给她幸福,不是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