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拐)收(骗)徒(中)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312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翩翩仙子像是被石头砸了一下,娇躯微晃,俏脸煞白。
  ;;;;若非她今天化了淡妆,好歹能遮掩一下狼狈,兴许就被旁人看笑话了。
  ;;;;裴叶看着被玉谨真人打击的小姑娘,口中啧啧不停。
  ;;;;“玉谨师弟,你真是不知什么叫‘怜香惜玉’啊。”
  ;;;;玉谨真人淡淡反问。
  ;;;;“我不知,难道师姐就知道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
  ;;;;再不懂也比玉谨真人这个钢铁直男懂得多。
  ;;;;也得亏原著作者亲妈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生拉硬拽将玉谨真人和凤素言拧在一块儿,否则以这货不解风情又钢铁直男的作风,注孤生,哪个小姑娘能忍得了?哪怕勉强走在一起了,也是“起始于颜值,终结于性格”。男女结合又不是看着一张脸就能顺顺利利,白头到老。
  ;;;;玉谨真人懒得跟裴叶当众辩解“他知不知怜香惜玉”。
  ;;;;咸鱼师姐不要公众形象,不介意外界名声,他还要。
  ;;;;他出来就是为了领走徒弟,既然已经达成目的,自然不会在圆台广场上多逗留。
  ;;;;挥一挥衣袖,解了戚水少年的禁言,玉谨真人只留下一句“徒儿,跟上”,给众人留下潇洒笔挺又仙气十足的背影。凤素言一边笑着一边应了一声,神情有几分幼稚得意。快走几步,跟上师尊步伐。玉谨真人发现自家徒弟腿短,下意识放小了步子。
  ;;;;“你们两个,过来。”
  ;;;;当事人离开,裴叶留下来也没什么乐子可看。
  ;;;;她冲着云冲和戚水两个少年招了招手。
  ;;;;戚水二人上前见礼。
  ;;;;“徒儿见过师尊。”
  ;;;;“弟子见过咸鱼师叔。”
  ;;;;吃瓜群众又是一阵骚动。
  ;;;;咸鱼真人的名声虽不如玉谨真人响亮,但也是无数“凌霄杂谈”读者心目中的女神南波湾。
  ;;;;不说别的,光是【周年特典版凌霄杂谈】中咸鱼真人的影像就足以圈一大票颜狗,割走他们口袋的同时还让他们情不自禁回应“我还能被割”。这群修士,有一部分也是冲着女神来的。
  ;;;;乍一听戚水的称呼,众人——包括被玉谨真人打击心碎的翩翩仙子,忍不住将视线落在没什么存在感的裴叶身上。一看她的脸便知道她就是咸鱼真人,但又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眼前这位咸鱼真人给人的感觉跟【周年特典版凌霄杂谈】中的影像截然不同。
  ;;;;后者温柔似水,一颦一笑都能动人心弦。而前者明明顶着同一张脸,但旁人总会忽视她的存在,哪怕注意到她的存在,也会因为她的气势而避开她的脸,不敢跟她对视,生不出大吼大叫“女神嫁我”、“女神我可以”之类口号的胆子——总觉得下一秒就会被她一刀两段。
  ;;;;他们对后者是对美好事物的欣赏和追逐,而对前者则多了对强者的敬畏。
  ;;;;翩翩仙子也回过神,袅袅行了一礼。
  ;;;;“晚辈见过真人。”
  ;;;;“玉谨师弟已经罚了你们,我也不好再罚,但也有要求——不能用你们那套作弊手段抄撰宗法,必须得一个字一个字抄,长长记性。”说完,裴叶又转向翩翩仙子,笑容温和道,“起来吧,不用多礼。我瞧你长得面善,但又不是宗门弟子——你以前来过凌霄宗?”
  ;;;;裴叶客气套话,而翩翩仙子却误以为裴叶注意到了自己。
  ;;;;被玉谨真人击碎的少女芳心又恢复了三分元气。
  ;;;;她柔柔道:“晚辈出身红莲御府,幼时曾随长辈来凌霄宗几次。”
  ;;;;咸鱼真人说她长得面善,难不成小时候就注意到她了?
  ;;;;裴叶道:“哦哦哦,有点儿印象。”
  ;;;;翩翩仙子元气恢复了五成。
  ;;;;裴叶又摆出长辈关怀晚辈的姿态,询问道:“你今日也是来试镜《镜中缘》角色的?”
  ;;;;翩翩仙子抿唇浅笑,矜持而内敛地点头。
  ;;;;“那你可要加油,我瞧前面有几个修士表现得不错。”随口一句就让翩翩仙子绷紧了神经,偏偏裴叶又不肯说是哪几个修士,让翩翩仙子自己在脑子里乱猜,不待她猜出来,裴叶这边又转移了话题,“红莲御府离凌霄宗挺远,你这一路上是自己过来的?家中长辈放心得下?”
  ;;;;来自凌霄宗五子真人之一的咸鱼真人的近距离关怀,翩翩仙子内心甚至还有点儿小激动和小骄傲,她抿唇浅笑,斟酌着回答道:“家中长辈自然不放心,派了几位师兄师姐随行。但晚辈觉得完全没必要这么做,有凌霄宗坐镇大陆,治地歌舞升平,哪有宵小敢惹是生非?”
  ;;;;裴叶眉梢微挑。
  ;;;;这个翩翩仙子也不是纯粹的恋爱脑啊。
  ;;;;别的不说,嘴上功夫跟女主凤素言有得一拼。
  ;;;;只可惜,她在原著小说就是个讨人嫌的女配炮灰,专业为绿茶代言,还是个恋爱脑,死缠着比她大了好几百岁,跟她爷爷一个时期人物的玉谨真人,费尽心机算计男主、陷害女主。
  ;;;;女主凤素言被逐出凌霄宗,被二次废掉天赋系统也有这位的功劳。
  ;;;;裴叶收回思绪,说道:“毕竟是长辈的心意,在他们眼中,孩子永远都是孩子,走到哪里都不会放心的。对了——我看试镜名单,似乎没看到除你以外的红莲御府弟子,他们没参加?”
  ;;;;论演技,裴叶能碾压在场所有人。
  ;;;;她的语气只是三分好奇,剩下七分只是随口一问。
  ;;;;好比与人打招呼,随口一问“天气不错”、“饭吃吗”一样自然。
  ;;;;翩翩仙子自然没有怀疑。
  ;;;;她目光落在圆台某处角落,七八个服饰风格雷同的年轻修士上前行了一礼。
  ;;;;裴叶目光在他们身上扫了一圈,最后落在个头最矮,年纪最小,面容最瘦的少年身上。
  ;;;;少年肤色偏黑,长得其貌不扬,红莲御府标志性的鲜红法衣穿在他身上,反而将人衬得更黑。此时的他安安静静跟在同门身边,目光却暗暗追逐着翩翩仙子,只是他的眼神太隐晦小心了,不仔细注意他根本不会发现。而少年在众人间的存在感明显是最低的,无人理他。
  ;;;;裴叶笑着将几个红莲御府弟子夸了一遍,双目随着笑意渐浓而眯起。
  ;;;;“这个弟子……也是红莲御府的?我怎么瞧他修炼的功法气息与你们截然不同?”
  ;;;;安静当背景板的少年一下子成了众人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