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拐)收(骗)徒(上)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410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大胆,谁在凌霄宗惹是生非?”
  ;;;;凤素言刚搞定挑衅的女修,一声如山涧清泉一般清冽的男声传来,引得众人纷纷看去。这回玉谨真人没没搞出场骚操作,简简单单地出现,但一身气势却让人不敢轻视,当即便有“凌霄杂谈”的忠实观众认出了他的身份,人群嘀咕着“玉谨真人来了”,胆小的纷纷低下头,但也有大胆的粉丝双颊染上激动的红晕,忍不住偷偷抬头窥视这位凌霄五子中人气最高的偶像。
  ;;;;不熟悉玉谨真人的人会觉得男神今天一如既往地高冷,而熟悉他的人则知道真人今天心情不太好,脸上的温度比平时还要低好几个百分点。简单来说就是别人欠了一百万上品灵石和一千万上品灵石的区别。凤素言见了心中一个咯噔,莫名有些心虚起来,小小地后退一小步。
  ;;;;在凤素言手中吃了瘪的女修也面色骇然,如坠冰窖。
  ;;;;反倒是这场争议的源头——翩翩仙子翩然上前,身姿袅袅地行了一礼。
  ;;;;“晚辈见过真人。”
  ;;;;她作为红莲御府的小公主,打小就受长辈们的疼爱。
  ;;;;记得小时候她还被玉谨真人抱过,真人还夸她根骨悟性好,这是翩翩仙子最骄傲的履历之一。时隔多年再见玉谨真人,后者还是如高山冰雪一般令人仰望,也在她心湖激起了涟漪。
  ;;;;年纪差?
  ;;;;修真的哪个计较年纪?
  ;;;;天赋实力强的,随随便便活个几百上千岁。
  ;;;;将玉谨真人的天赋和年纪折中一下,他目前的状态还正值生涯巅峰。
  ;;;;修士慕强,而玉谨真人又是正道第一战力,她会恋慕玉谨真人也是意料之中的。
  ;;;;不止是她,从红莲御府乃至整个修真界,哪个女修不恋慕玉谨真人呢?
  ;;;;玉谨真人的女粉后援团的势力遍布正道魔道,不可小觑。
  ;;;;她以为玉谨真人会停下与她说话,谁料后者径直越过她走到那个古怪的散修跟前,一双黑沉沉的眸子落在后者脸上。过了一会儿,他对那个女修道:“你可知错?”
  ;;;;翩翩仙子刚低落下去的心情又上扬三分,饱满红唇也噙着微笑。
  ;;;;这时,不知来历的散修一脸委屈地行了一礼。
  ;;;;乖乖地喊了一声:“师尊,徒儿知错。”
  ;;;;翩翩仙子:“……”
  ;;;;挑衅的女修:“……”
  ;;;;围观的吃瓜群众:“……”
  ;;;;啥?
  ;;;;这乡巴佬喊男神什么???
  ;;;;徒儿可怜巴巴地认错,玉谨真人脸上的冷意稍有回暖。
  ;;;;但他还是要教训凤素言,要是什么事情都撒娇认错就蒙混过关,日后还不知要闯多大祸。
  ;;;;“那你说说你错在何处?”
  ;;;;玉谨真人当众训徒,表情严厉,态度冰冷,但搁在裴叶眼中却是师徒两人“秀恩爱”,搁在广大吃瓜群众眼中却是红果果地扎心——
  ;;;;天呐,玉谨真人数百年未曾收徒,什么时候收的徒?
  ;;;;霎时间,无数嫉妒羡慕恨的眼神落在凤素言身上。
  ;;;;倘若这些眼刀能化作实质性的利刃,估摸着她早被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被迫站在特殊观众席吃瓜的云冲和戚水也上前行礼,欲帮凤素言说两句好话。
  ;;;;师妹也没犯什么错,是女修故意上前挑衅,明知凤素言表露出来的实力不强,还要强行找她打架,不是恃强凌弱是什么?倘若凤素言是个普通散修,早就翻车了。
  ;;;;“玉谨师叔,此事也不能怪师妹,我等三人来此本是想观察观察,但……”
  ;;;;还未等戚水说完,玉谨真人长袖一拂,戚水立马噤声了。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不能说。
  ;;;;玉谨真人作为凌霄宗的执法长老,拥有一些特殊权限,例如将宗门弟子禁言。
  ;;;;让他们开不了口说不了话,还无法在宗门频道发文字。这招对沉默寡言的弟子没什么震慑力,但对那些一时半会儿不说话,嘴巴总是跟机关枪一样叭叭叭的弟子来说就非常折磨了。
  ;;;;震慑威力仅次于抄撰宗法。
  ;;;;戚水少年作为新一代弟子中间的乖宝宝和楷模,还是第一次被玉谨真人禁言。
  ;;;;“我让她说,你们是她吗?”
  ;;;;凤素言也不惧玉谨真人的冷脸,而是选择服软,以退为进。
  ;;;;“师尊,弟子知错了。错在不该不顾身份,在宗门境内怠慢远道而来的客人,失了大宗风范,也错在不该与人逞强斗殴,平白让诸多青年才俊看了笑话……”
  ;;;;凤素言能屈能伸,见人能说人话,见鬼能说鬼话。
  ;;;;被玉(金)谨(主)真(大)人(腿)训斥两句又不会掉一块肉。
  ;;;;玉谨真人见她一股脑背锅,内心那点儿火气反而吱地一声熄灭了。
  ;;;;他的冷脸完全是裴叶惹出来的,冒火也是因为凤素言不爱惜自己,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她天赋系统还未彻底恢复,居然敢跟陌生修士起冲突,也不怕阴沟翻船将小命搭进去?
  ;;;;碰上乱咬的疯狗,跟它们对喷什么?
  ;;;;能绕开就绕开,绕不开就拎起棍子打走。
  ;;;;手中没有棍子也可以找别人,戚水和云冲两个是杵着当背景板,中看不中用的?
  ;;;;“下不为例。”玉谨真人冷冷道,“但知错还不够,再罚十遍宗法。”
  ;;;;凤素言低头领罚。
  ;;;;玉谨真人扭头又冲着云冲二人。
  ;;;;“你们两个,一人五十遍!”
  ;;;;搁在凌霄宗的地盘还能让师妹被人挑衅,被人欺负,丢不丢人?
  ;;;;被殃及池鱼的云冲少年苦着脸领罚。
  ;;;;戚水不慌,他有作弊抄写神器。
  ;;;;翩翩仙子怔了许久才找回飘走的思绪。
  ;;;;“真人,您……”她涩然开口,目光飘到凤素言身上,“这位仙子是您的徒弟?可……近期‘凌霄杂谈’为何没提此事?倘若早些知道,宗门长辈们也好早备厚礼,庆贺真人收得佳徒……也不知这位道友是何处人士,什么出身……居然有此等造化,着实令人好奇羡慕……”
  ;;;;“以前什么出身不重要。重要的是入我门下,凌霄宗就是她的出身。”
  ;;;;翩翩仙子听后,脸上的端庄险些端不住。
  ;;;;“玉谨师弟啊,你真人可真是不解风情,小姑娘差点儿被你说哭了。”
  ;;;;玉谨真人眉头微皱。
  ;;;;“我并未训斥与她。”他也不是喜欢替别人管徒弟的性格,“她也未哭。”
  ;;;;这位咸鱼师姐就是喜欢夸大。
  ;;;;裴叶卷起的剧本遮住了半张脸,有些不忍直视。
  ;;;;余光却在观察原著小说的反派女配之一——
  ;;;;翩翩仙子……
  ;;;;身边的舔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