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9:禁止套路(下)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1-01 01:51      字数:1692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闹矛盾?”
  ;;;;玉谨真人剑眉微挑,眉宇间染上几分不悦。
  ;;;;且不说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些年轻修士来干什么的,光是在凌霄宗的地盘闹事就知道他们不怎么聪明。这是准备明目张胆扇凌霄宗的脸面,将凌霄宗当成他们自家后花园了?
  ;;;;“闹事的都是哪几个门派修士?”
  ;;;;负责秩序的弟子并不认识凤素言,便道:“一个是熊出没宗的,一个看着像是散修。”
  ;;;;玉谨真人随口又问了句。
  ;;;;“她们为何生事?”
  ;;;;弟子一直注意圆台广场上众多修士的动静,凤素言她们的矛盾自然也看到了。
  ;;;;他垂首恭谨地回答,细节一五一十道来,却没注意到玉谨真人略微僵硬的神情。
  ;;;;一旁嗑瓜子筛选未来徒弟的裴叶停下动作。
  ;;;;这套路她熟悉啊。
  ;;;;“闹事的散修是素言师侄?”
  ;;;;看似是问话,却是用陈述句的口吻。
  ;;;;玉谨真人合上剧本,为了不打扰试镜的修士,与裴叶密聊起来。
  ;;;;“嗯,应该是素言这孩子。”
  ;;;;裴叶道:“果然是套路。”
  ;;;;女一的角色已经内定给凤素言,但这个消息除了少数几个人,外人并不知晓。
  ;;;;这会儿有一看就是炮灰的角色过来哔哔,拉仇恨还嘴欠,不知道凤素言是玉谨真人唯一的亲传徒弟,误将她当做没有靠山背景的散修,想随意羞辱几下,狠狠踩上几脚。凤素言扮猪吃老虎,在炮灰最得意的时候,一波极限操作打炮灰的脸,然后真实身份被捅了出去……
  ;;;;多么熟悉而又套路的扮猪吃老虎反杀打脸剧情啊。
  ;;;;裴叶不用去围观都知道之后的发展。
  ;;;;玉谨真人没问什么是“套路”,白玉般的面皮上浮现几分不赞同和担心。
  ;;;;“她天赋还未彻底回归,此时与人起冲突,若不是在凌霄宗,绝对会吃大亏。”
  ;;;;裴叶笑道:“谁吃亏也轮不到你徒弟吃亏。”
  ;;;;护短是小说和谐师门最大众的萌点。
  ;;;;当然,如果是不和谐的师门,多半也是主角往上踩的垫脚石。
  ;;;;裴叶深谙其中套路。
  ;;;;只见她素手一扬,一面小小的水镜浮现在二人跟前。
  ;;;;镜中的画面赫然是圆台广场。
  ;;;;凤素言与一名一瞧就嚣张跋扈的女修对峙,似要动手。
  ;;;;戚水二人想上前袒护却被凤素言拦下。
  ;;;;裴叶指着水镜道:“你看,素言肯定会提出跟这个女修battle。”
  ;;;;镜中的凤素言冷声道:“不牢二位师兄出手,我能对付她。她说我也就罢了,我就当她是条冲着路人狂吠的疯狗,绕开走就行。但她羞辱我师尊不行,我得让她将说出来的话咽回去。”
  ;;;;女修轻蔑冷笑。
  ;;;;“不知死活,既然你求死,我就送你一程。凌霄宗是什么地方,你的脚也配站在这里!”
  ;;;;人群散开空出一片地。
  ;;;;围观的围观,吃瓜的吃瓜。
  ;;;;戚水和云冲也被迫选了个视野开阔的好位置。
  ;;;;玉谨真人:“……”
  ;;;;裴叶坐在她身边继续道:“别看你徒弟一脸好欺负的样子,这丫头‘扮猪吃老虎,一吃一个准’。明眼人都一面倒觉得素言必输无疑,她的对手也洋洋得意,但他们很快就会‘震惊’……”
  ;;;;玉谨真人:“……”
  ;;;;果不其然,女修没将凤素言放在眼里,大意轻敌。
  ;;;;一招拿不下来,反而让凤素言秀了一波操作。
  ;;;;围观的修士也开始了友情解说。
  ;;;;“这个散修是什么来历?居然能让熊出没宗外门的xx仙子吃亏?”
  ;;;;“……这叫什么吃亏?熊出没宗以驭兽见长,只要灵兽不出,胜负都不好说……”
  ;;;;“这倒也是……”
  ;;;;舆论又往女修这边倒,紧跟着就是凤素言又一波操作打脸。
  ;;;;她在栗山秘境抱着裴叶大腿成功吃到了鸡,从秘境中带出一大堆高品级法器,什么功能都有,光是用法器砸也能将对面的女修砸输,更别说她本身底子硬,武技操作比体修还骚。
  ;;;;“你是体修?”
  ;;;;吃了亏的女修开始认真,召出了熊出没宗的看家本领——驭兽对敌。
  ;;;;紧跟着凤素言就让他们“震惊”了。
  ;;;;与此同时,裴叶又开始了套路讲解。
  ;;;;“目前的局势对素言有利,但我敢打赌,这个女修肯定有隐藏的底牌扭转局势。”
  ;;;;玉谨真人:“……”
  ;;;;仿佛预言一般,水镜中被凤素言逼迫的女修召唤出了一只相貌不太一样,周身萦绕着淡淡血光的灵兽。灵兽一登场便散发出骇人的气息压迫,气浪以它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散去。
  ;;;;居然是熊出没宗的看家本领。
  ;;;;召唤出熊出没宗的上古镇派凶兽的一缕缕残魂。
  ;;;;尽管只有一缕缕残魂,但却凶悍无比,绝对能秒杀凤素言这样的小角色。
  ;;;;裴叶道:“场景渲染得不错,围观吃瓜群众这时都以为素言必输无疑了,但是——”
  ;;;;水镜中的凤素言面色凝重却不慌乱,面对站起来足有一丈高的残魂挥出熊爪,她不慌不忙地祭出了一件散发着朦胧紫光的法器。熊掌拍到法器召出的屏障上,反而将残魂震得倒飞。
  ;;;;吃瓜群众震惊得手中的瓜都掉了。
  ;;;;蒙着一层淡淡紫光的法器?
  ;;;;还能将残魂轻轻松松击溃?
  ;;;;众人第一时间想到了六星ssr品阶法器。
  ;;;;但这有可能吗?
  ;;;;凤素言只是个不知何门何派的散修啊。
  ;;;;裴叶扬手一拍玉谨真人的肩膀,力道之大,险些让没有防备的玉谨真人脑袋撞桌面,她还揶揄道:“去吧,剩下来就该你这个当师尊的出场,给你家徒弟这回装比圆上最圆满的句号。”
  ;;;;还有什么比众人笃定凤素言是卑微散修,结果玉谨真人闪亮登场,冲她唤一声“徒儿”更能震惊吃瓜群众的剧情?其实云冲戚水也能站出来说明凤素言的身份,但这俩小子地位分量不够啊,震撼远没有玉谨真人强烈。玉谨真人勉强稳住坐姿,攥紧剧本,目光幽幽看着裴叶。
  ;;;;裴叶问道:“师弟这么看着我作甚?”
  ;;;;“明人不说暗话,我在考虑弑杀同门的可能性……”
  ;;;;裴叶笑着将卷起的剧本遮住半张脸,只露出一双带笑的眼睛。
  ;;;;“师弟,这道题我会——可行性为零。”
  ;;;;玉谨真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