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禁止套路(上)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20      字数:1822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有疑惑就问,这是裴叶的优点。
  “玑戟师姐,你不觉得你口中这套233期限定法衣……有些奇怪吗?”裴叶指了指这套法衣被收录的时间,问道,“这个时间,咸鱼应该还没有出生吧?她的衣柜里面怎么会有这套?”
  玑戟真人闻言凑上前,顺着裴叶所指的方向可看去。
  瞧清上边儿的时间,脸上却没露出裴叶预料中的惊讶、疑惑。
  “你说这个啊,这大概是咸鱼师妹从谁手中买的吧。”
  上面的时间也有可能是第一任主人收录的时间,没什么好奇怪的。
  裴叶:“……”
  收进大衣柜的外观还能交易?
  玩过不少游戏的裴叶觉得这个设定超出她的知识范围了。
  “这个……能交易?”
  玑戟真人疑惑道:“为什么不能交易?”
  裴叶又一次:“……”
  “我以为法衣被收入天赋系统的衣柜后便不能拿出来,平日若想穿,只能将衣裳幻化出来。”
  她用游戏思维思考,而玑戟真人却是以现实出发。
  二人的想法根本不在一个次元。
  故而玑戟真人一时间不是很明白裴叶的疑惑。
  她道:“将法衣放到天赋系统的衣柜跟放在普通衣柜没什么区别,想穿就拿出来穿,不想穿就搁着。要说二者的区别,大概是天赋系统穿衣更加便捷,心念一动便能换上一整套,还省了自己穿衣的繁琐。不仅如此,天赋系统的衣柜还具备修复法衣的功能。法衣也是法器的一种,只要不是阵法核心被暴力摧毁这种不可逆损伤,一套法衣甚至能传世千万年……”
  咸鱼师妹买买买是为了法衣的外观价值,这是非主流修士兼富婆的特权。
  正常修士穿着法衣,图的是法衣具备的清洁、保温、御敌、伤敌……这些功能。
  法衣跟他们手中使用的法器一样,是武器而不是单纯的衣裳。
  玑戟真人的解释并未打消裴叶的怀疑。
  咸鱼的衣柜,搜集的法衣太齐全了。
  天宝阁唯一认证的无暇。
  无暇是什么概念?
  只要是天宝阁出过的法衣她都弄到了,一件不缺。
  而这其中九成以上的法衣是咸鱼出生之前推出的。
  有些法衣甚至是世间独此一份。
  咸鱼再有钱运气再好,也搜集不到这么多吧?
  谁能保证这些法衣的第一任主人都在临死前将法衣取出来传给后代?
  谁能保证这些法衣的第一任主人没有在修士恶斗中陨落?
  谁能保证这些法衣没在恶斗中完全损毁?
  偏偏咸鱼真人凑了一个堪称完美无瑕的大衣柜。
  奈何玑戟真人没觉得有问题,裴叶也不好扯着这个话题追问。
  她将跑得老远的话题拐了回来,继续哭穷。
  “不谈这些了——玑戟师姐,你看——账单可以作证,我是真的穷。看在同门的份上,免费佘一个男二角色呗?盈辅怎么说也是你师侄,当师伯也该有点儿表示。一个男二不过分吧?”
  玑戟真人:“……”
  不待她开口,裴叶看着账单像是发现了什么。
  “忘忧丹?这是什么东西?”
  仙丹妙药啊,这么贵,最便宜的一颗也不低于一万上品灵石。
  玑戟真人声音陡然拔高。
  “忘忧丹?她买了忘忧丹?”
  裴叶将流水账单递了过去,圈出好几个购买忘忧丹的记录。
  “你看,这段时间,她买了五颗。”
  三颗跟散修交易,剩下两颗在天宝阁购入。
  除了这些,裴叶还在其他时间发现了购买忘忧丹的记录。
  玑戟真人看了之后脸色微冷,她道:“忘忧丹跟‘苏醒石’一样,都是能增加‘复生堂’次数的神物。一般是在秘境获得,但几率极小,兴许打数百上千次才能看到一颗,价格不菲……”
  二人继续往下翻找,又找到咸鱼真人购买“苏醒石”的记录。
  裴叶看着账单啧啧两声。
  咸鱼真人哪里是富婆,这女人分明是灵矿化形,穷得只剩灵石了。
  玑戟真人脸色凝重地收好账单。
  “我去找大师兄说这事儿。”
  “那男二的角色……”
  玑戟真人大手一挥:“PY给你徒弟了。”
  说完,她片刻也等不下去,踩上飞剑便往主峰飞去。
  她走了,云冲少年的训练也刚告一段落,汗水将他全身打湿,灰头土脸看着跟逃荒出来的小乞儿。他刚坐下喘两口气,一片阴影飞来,他下意识抬起手接下,才发现是一本书。
  “师尊,这是何物?”
  裴叶道:“《镜中缘》的剧本,找你玑戟师伯弄了个男二的角色。”
  云冲闻言苦笑:“师尊,徒儿修炼时间都不够,哪里有闲心弄这些?”
  裴叶优哉游哉地嗑起了瓜子。
  瓜子皮随意一丢。
  还未等瓜子皮落地,便有一簇冷白色的火光将其烧掉。
  “这叫劳逸结合,给你减负。整天只知道修炼,也不怕脑子修炼傻了……”
  云冲捧着剧本翻开不是,不翻开也不是。
  自家师尊动动嘴皮子,让他劳逸结合,给他减负……
  但是吧,云冲少年总觉得师尊这是在他身上找乐子。
  “怎么,我的好徒儿,你有意见?”
  云冲少年摇头如拨浪鼓。
  “没没没,徒儿什么意见都没有。”
  他敢有一点点意见,师尊不会拿他怎么样,身后那一排排拎着鞭子的小布人会要了他命。
  QWQ
  倘若时光能倒流,云冲想选择玉谨真人。
  虽说玉谨真人待人冷漠,不爱言辞,但好歹是老祖宗,再不待见云冲也不会三天一顿小打,两天一顿大打……自家师尊却是遵循“棍棒底下出孝徒”的原则,实践大于理论。
  想学会打人,得先学会挨打。
  只要没顺利出师,云冲少年觉得自己只能品尝挨打的滋味,享受不到打人的kuai感。
  除了挨打,他还得去演什么男二……
  “为什么你也有?”
  拿着男二的剧本,云冲少年跟凤素言有不少的对手戏。
  他不懂演戏,只能去找看着靠谱的凤素言求个经。
  结果没多会儿,戚水师兄也来了,手中同样拿着一本剧本,表情看着有些生无可恋。
  “师尊从玑戟师叔那边得知你们俩都拿了个角色,便说凌霄宗五子真人一向共同进退——既然两位师叔的亲传弟子都加入了,他也不能不合群,二话不说便将我派来了。”
  于是,戚水少年手中拿着男三的剧本。
  “但我根本不会演啊……”
  戚水少年神色微愁。
  他性格认真,做什么事情都会力求做到最好。每回跟同门打陌生的“宗门试炼秘境”,他都要找遍攻略,跟有经验的修士交流,力求秘境不拖后腿。但演戏是个新鲜词,没处找攻略啊。
  没有攻略,戚水少年就很慌。
  凤素言这里消息灵通。
  她道:“我听师尊说这两日会有很多青年才俊过来面试《镜中缘》其他角色,面试会要求他们演绎一段书中的内容。我们可以去偷偷瞧一瞧,看看他们怎么演?我们不懂,他们也许懂。”
  从别人身上学习经验也是进步的法门。
  云冲道:“听着个好办法,那你知道在哪里面试?”
  凤素言道:“当然知道。”
  如果不是两个人来找她,她早就偷偷去围观修仙版演员选拔面试了。
  戚水少年对宗门熟悉,凤素言一说地点他就知道怎么走。
  面试地点在凌霄宗最外层的某座山峰。
  山峰看着陡峭险峻,但从山脚、山腰到山峰都修建了如江南园林一般的宅院建筑,密林山石遮掩间还有不知名玉石建造出的栈道。还未靠近山峰便能看到栈道上的一二身影……
  山腰处有一巨大圆台。
  圆台上人头攒动,放眼望去都是来试镜的年轻靓丽修士。
  三人偷偷降落,准备混在人群中学点东西。
  刚站稳便听到不远处有女修笑着拍马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