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怀疑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1-30 23:38      字数:2504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小布人裴叶还嫌活力不够大,又浇上一盆油。
  ;;;;她笑盈盈道:“果然,三角恋是感情中最稳定的关系了。”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在这段感情中是多余的。
  ;;;;偶尔还会产生一种“我不该在车里,我应该在车底”的感觉。
  ;;;;掌门真人不吱声,小布人歪了歪头。
  ;;;;她又问:“掌门师兄,你知道自己苦恋咸鱼真人多年却无结果吗?”
  ;;;;不仅是咸鱼颜控,最重要的是——
  ;;;;在言情世界,市场不流行师兄妹这种青梅竹马cp了。
  ;;;;注定会被炮灰的。
  ;;;;而在dm世界,大师兄和师尊一样是个危险职业。辛辛苦苦拉扯师弟/徒弟长大,一把屎一把尿,各种心酸只有自己体会,最后却换来一个意欲以下克上的不肖师弟/徒弟_∠)_
  ;;;;裴叶不想想歪,但在一个不讲道理的小说世界,一切皆有可能。
  ;;;;鬼知道友人是从什么网站弄来《邪魅帝君小医妻之师父亲亲抱抱举高高》这本书。
  ;;;;某鹅还好,若是绿吉吉……
  ;;;;掌门真人目前的行为就耐人寻味了。
  ;;;;“我知道,因为我不坦诚。”
  ;;;;掌门真人眼神幽幽地看着小布人裴叶。
  ;;;;几个呼吸过后,他垂下眼眸,右手搭在腰间那根赤红色长鞭上,无声间传达着威胁信息。
  ;;;;奈何裴叶是个软硬不吃的人。
  ;;;;“的确是不坦诚。”小布人放下盘起来的腿腿,站直身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尘,“我应该将玑戟师姐也找来才对,给她的‘凌霄杂谈’增添新的绯闻八卦——诸如‘震惊!浮元子真人苦恋多年不得,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或者‘悟道崖上的二三风月,这对师徒居然偷偷做了那种事情’,再或者‘浮元子真人教你如何打败情敌,震惊,原来用这种办法打败情敌才是聪明人的做法’?”
  ;;;;掌门真人嘴角隐隐有些抽搐。
  ;;;;“……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做……”
  ;;;;凌霄宗迟早要被玑戟师妹和眼前这个冒牌咸鱼玩坏。
  ;;;;小布人裴叶托腮问道:“相信我没用啊,还得掌门师兄先拿出态度——这么晚了,你来偷窥玉谨师弟做什么?鬼鬼祟祟的,说路过我可不信。难不成你喜欢咸鱼真人是个幌子?”
  ;;;;既然知道自己不坦诚的毛病,这回就大大方方说出来么。
  ;;;;掌门真人嘴角又有些不受控制地微微抽搐。
  ;;;;许久之后,他道:“你想多了,我爱的人是咸鱼,是筱黄,玉谨师弟在我眼中是手足兄弟。”
  ;;;;因为寿命漫长,风气开放,修士对伴侣性别并没有死要求。
  ;;;;再者,修士修真的过程就是追求本心的过程,坦诚、直视本心是他们的优点。
  ;;;;喜欢谁就是喜欢谁,人最重要,性别不重要。
  ;;;;掌门真人知道裴叶是故意戏谑调侃,但却不喜欢她顶着咸鱼那张脸怀疑这些。
  ;;;;于是,他坦诚了心声。
  ;;;;只可惜,最该听到的本尊却听不到这些。
  ;;;;而听到这些的人却知道他在转移话题。
  ;;;;“其实……掌门师兄已经知道了吧?”
  ;;;;掌门真人问她:“知道什么?”
  ;;;;小布人裴叶语调含笑,丝毫不惧掌门真人越发冷凝的脸:“玉谨师弟体内的‘那人’!掌门师兄信誓旦旦说自己爱着咸鱼,对玉谨师弟没有任何僭越的想法,你们是纯洁干净的兄弟情——那么,除了这个理由,我实在是想不到你还有其他动静,大半夜来监视玉谨师弟。”
  ;;;;别扯路过或者起夜上厕所之类的借口。
  ;;;;主峰离玉谨真人的山峰远得很呢。
  ;;;;路过也路过不到这里,更别说起夜放水。
  ;;;;掌门真人:“……”
  ;;;;他脑中已经开始计算毁尸灭迹的成功率了。
  ;;;;这个念头刚生出来他便给出了答案——成功率为零。
  ;;;;先不说打不打得过,哪怕打得过,凌霄宗也会在她之前被夷为平地。
  ;;;;无奈,面对裴叶的咄咄逼人,掌门真人只能叹息着点头,承认道:“是,我知道。”
  ;;;;这下轮到裴叶陷入漫长的沉默了。
  ;;;;不愧是原著小说中的关底oss,黑化得出人意料,实力也强得不行,险些将男女主都送上西天的牛人。一个成功的boss,必然有着复杂的一面,眼前这位掌门真人果真深藏不漏。
  ;;;;“知道那人的身份?知道他是魔帝转世?”
  ;;;;被裴叶逼问的时候,掌门真人就知道她知道了什么。
  ;;;;因此也不惊讶她的两连问。
  ;;;;掌门真人痛快坦诚道:“是,我知道。”
  ;;;;“那是魔帝……”
  ;;;;向来以匡扶正道为己任的掌门真人没道理放着这么大的隐患不解决。
  ;;;;掌门真人道:“我知道,但他现在是我的师弟。我会紧紧盯着他,让他没有犯错的机会。”
  ;;;;“倘若有那么一天呢?”
  ;;;;掌门真人斩钉截铁道:“我会亲自了结他,清理门户。”
  ;;;;裴叶又问:“那你会背叛凌霄宗吗?”
  ;;;;倘若掌门真人没有撒谎,也没有更变立场,他在原著中的行为就耐人寻味了。
  ;;;;掌门真人反而用一种你在废话的眼神看着裴叶。
  ;;;;他道:“我不会,永生永世也不会。”
  ;;;;“掌门师兄的话,我相信。”
  ;;;;裴叶望着松树下对台词的两人,小布人的脸上露出了凝重沉思之色。她在修复栗山秘境的过程中知道了真相的关键核心,知道掌门真人所不知的秘密。在这些秘密的基础上倒推,便会发现现实和小说种种矛盾都有了合理的解释,看似he的结局,内核却是悲剧。
  ;;;;“掌门师兄监视玉谨师弟,这说明他体内的‘那人’已经苏醒了?”
  ;;;;掌门真人点点头。
  ;;;;的确是苏醒了,但没有任何杀伤力。
  ;;;;只是担心“那人”会伤害到玉谨师弟本尊,他才时不时来看看。
  ;;;;他只承认今生的“玉谨真人”,前世什么身份与他无关。
  ;;;;倘若前世的记忆有取代今生的趋势,掌门真人不排除使用激烈手段。
  ;;;;“你问这些做什么?”
  ;;;;裴叶冷不丁地问他:“前世的玉谨师弟,也有‘假面’吗?”
  ;;;;掌门真人也是聪明人,一听这个问题便知道裴叶怀疑什么。
  ;;;;“你怀疑玉谨师弟体内的‘隐患’,害了咸鱼师妹?”
  ;;;;裴叶耸肩道:“怀疑只是为了拓展思路,多一种可能,不是给人定罪。咸鱼真人被杀这么多回,在外受了委屈,哪怕害她的人用了‘假面’遮盖真实身份,她也没理由忍气吞声吧?”
  ;;;;不知道施害者的身份,还不能说自己的遭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