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没有感情的台词机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20      字数:2262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不知道是情绪太激动还是别的,一向沾着枕头就睡的凤素言却辗转反侧了小半宿。
  睡不着的她披上外衫准备出来走走。
  整座山峰只有她跟玉谨真人两个大活人,看着没什么人气。
  月光倾斜,树影摇曳。
  凤素言还没走两步,便听到耳边传来自家师尊的声音。
  “这个时辰了,为何还不睡?”
  凤素言猛地回头,左瞧右瞧也没瞧见人影。
  “师尊?”
  一只散发着荧光的纸鹤翩翩飞来,绕着她转了一圈往某个方向飞去。
  凤素言迟疑半息跟了上去。
  纸鹤将她引到山峰的“悟道崖”,崖边长着此处特有的松柏。
  松柏下有一方玉石雕琢而成的棋盘,一侧正端坐着她的师尊——玉谨真人。
  玉谨真人见她过来,月色下稍显柔和的眉眼染上几分不赞同。
  “未经核实身份便跟着纸鹤过来,也不怕是歹人作祟?”
  凤素言前世可是佣兵之王,这点警惕性当然有。
  不过——
  她笑嘻嘻道:“倘若歹人能在师尊眼皮底下扮做您骗徒儿,徒儿便是有警惕也逃不走。”
  “油腔滑调。”
  凤素言上前落座。
  双手托腮,笑颜带着三分娇憨。
  “师尊,徒儿这叫‘聪明机灵’。”
  玉谨真人道:“聪明机灵看不出来,但这狡辩的大道理倒是一堆一堆的。”
  凤素言赌气般撇嘴。
  据她观察,相较于“乖巧温顺”的人设,“活泼开朗”、“天真浪漫”又“机灵嘴快”的人设更能戳中玉谨真人的萌点。他对后者的包容性远比前者强,凤素言扮演这个是顺手拈来。
  余光瞥见玉谨真人身前棋盘放了一本厚厚的书。
  这本书跟这个世界书籍装订样式不太一样。
  “师尊也失眠睡不着?”
  玉谨真人道:“吾辈修道,少眠是常事。”
  修士对睡眠的需求非常低。
  他们靠打坐修炼恢复体力和精力,普通人只能通过低效率的睡眠。
  玉谨真人不善聊天,但举着人设的凤素言却能叭叭叭说个不停,尽量挑起话题。
  例如——
  “……师尊,您当年第一次来凌霄宗有没有激动到睡不着觉?”
  据玑戟真人透露,自家师尊当年可不冷。
  拜入正道第一大宗当掌门的亲传弟子,少年热血激动,应该也会失眠吧?
  二人借着这个话题产生共鸣,师徒感情不知不觉中就能拉进。
  “激动倒是没有,但的确是失眠了。”玉谨真人淡淡道,“凌霄宗的弟子起居室太简陋。”
  简单粗暴的木板床哪里比得上东宫的高床软枕?
  最重要的是,玉谨真人少年时候有些认床。
  他花了好一阵才适应呢。
  凤素言:“……”
  她错了,自家师尊是个精致boy,跟她这样皮糙肉厚的李逵式女人不是一个画风。
  凤素言找话题,但都被玉谨真人用耿直的钢铁直男式回答堵死。
  最后,她干巴巴地问:“师尊,您在看什么呀?”
  凤素言发现玉谨真人一边跟自己谈话,一边会垂眸看上面的字。
  “《镜中缘》的剧本。”
  玉谨真人表情始终淡淡的,根本没办法自家徒弟一瞬僵硬龟裂的表情。
  “剧、剧本???”
  “嗯。”
  凤素言感觉舌头不受控制,像是被猫叼走了,说话都不利索。
  “玑戟师伯那个《镜中缘》?”
  “嗯。”
  凤素言一脸恍惚地问:“师尊出演谁?”
  玉谨真人眉头微锁,淡漠的眸子闪过几分无奈和不满。
  这大概是他今天最大的表情变化了。
  “鱼妖。”
  凤素言:“……”
  居然还是铁板钉钉的男一!
  “那师尊刚才是在……背台词?”
  她没看过《镜中缘》,但从戚水少年转述的大概内容来看,这鱼妖是个精分,性格糅杂了温柔多情、阴冷狭隘、妩媚邪佞……不论是哪种,表情变化都比较多样,玉谨真人做得到吗?
  太为难自家师尊了。
  欺负冰山表情少吗?
  玉谨真人表情仍旧波澜不惊。
  “嗯……”
  凤素言看着眼前这位素衣白裳,与跟天上明月一样皎洁的世外修者,陡生狗胆。
  “那……徒儿帮师尊对对台词?”
  玉谨真人不解反问。
  “对台词?”
  凤素言点头如捣蒜,下意识用上了狼外婆忽悠小红帽的口吻。
  “玑戟师伯那个‘改编电视剧’既然是真人扮演,表情啊,口吻啊,肯定要符合人设吧?书中的鱼妖倾国倾城,虽不及师尊三分,但它性格与师尊截然不同,或桀骜或阴鸷或邪魅……”
  扮演,自然要代入其中。
  凤素言稍稍脑补玉谨真人板着一张冰山脸,面无表情、双目无神地背台词,那演技简直要尬到她头皮发麻。他是扮演一个骨子里风情万种的鱼妖,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背台词机器!
  玉谨真人听后,脸上流露出缕缕嫌弃。
  凤素言自告奋勇坐到他身边,抓起剧本。
  她没演戏的经验,但她有看剧的经验。
  没看过猪跑也吃过猪肉啊!
  纸上谈兵她贼6!
  松树下时不时传来让人尴尬的声音。
  掌门真人偷偷摸摸过来正巧听了一耳朵。
  自家师弟正用能冻死人的口吻说着玑戟师妹凑字数排出来的甜掉牙土味情话。
  凤素言急忙纠正他。
  “师尊,你这样不对,语速不能这么慢,声音要更柔和,你学学我,我给你演示一遍……”
  玉谨真人好脾气地模仿了一遍,如果说第一遍像是没感情的台词机器,第二遍稍稍有那么点儿感情,但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女方欠了他几百万灵石、骗了他宝贝飞行法器库存……
  仿佛下一秒他就要拔剑将人脖子以下部位削掉。
  掌门真人:“……”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师弟……
  收个徒弟还要一箭双雕???
  “掌门师兄好雅致啊,大半夜不在自己主峰待着,偷偷摸摸来偷窥玉谨师弟的仙人风姿……”
  掌门真人转头瞧见一张布人盘着腿腿,扭头跟自己对视。
  四目相对——
  他认出了布人的身份。
  “咸鱼师妹?”
  “嗯,掌门师兄。”
  “你半夜不睡摸到玉谨师弟山峰作甚?”
  掌门真人先发制人。
  遵守诺言盯着玉谨真人“魔帝”人格的裴叶幽幽道:“我半夜不睡摸到这里,传出去顶多说我痴恋玉谨师弟,但掌门师兄半夜不睡摸到这里,还利用宗门大阵屏蔽了玉谨师弟……很危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