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4:被欺骗的梦貘(下)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30 01:41      字数:2393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说是去一边说话,那还真是到了“一边”才肯开口。
  ;;;;“我知道咸鱼真人现在有很多疑惑,我只能为你解答一部分,剩下的要你自己去找寻答案。”
  ;;;;裴叶单刀直入问沈鸿。
  ;;;;“我只想知道——梦貘这事儿属于你能解答的问题,还是要我自己去找的问题?”
  ;;;;沈鸿闻言轻笑转首看她道:“既然邀了真人私下说话,自然是能说的。即使我不说,想必以真人的冰雪聪明,用不了多久也能查到真相。这只梦貘——私以为还是早早舍弃得好。”
  ;;;;被裴叶抱在怀中的梦貘动了动毛发杂乱的圆萌耳朵。
  ;;;;它抬头跟低下头的裴叶对视一眼,口中发出可怜而虚弱的呜咽声,侧首枕在她的肘弯,没有乞饶也没有负面情绪,瞧着有几分卑躬屈膝,逆来顺受还听天由命的乖顺感——它认命了。
  ;;;;沈鸿听了唇角扬起的弧度笑意更浓。
  ;;;;只是那点儿笑意始终未至眼底。
  ;;;;裴叶道:“小家伙挺可怜的,也不知道它究竟犯了什么罪?”
  ;;;;沈鸿反问道:“真人是从何处降服它?”
  ;;;;裴叶回答:“应该是在‘地狱’,它似乎被封印在‘地狱’那扇大门上,看管‘地狱’中的‘罪人’。”
  ;;;;沈鸿点点头道:“这只梦貘的确是‘地狱’看门者,且压榨迫害‘罪人’多年,也不知身上背负了多少人的怨念和煞气,此兽心性不善。真人若是想收养它,难保不会被它伤害,还请慎重啊。”
  ;;;;一直虚弱沉默的梦貘听了这话,口中呜咽的声音改了调子,似乎在跟沈鸿说什么。
  ;;;;裴叶诧异道:“压榨迫害‘罪人’多年?”
  ;;;;梦貘也冲着沈鸿解释什么。
  ;;;;沈鸿无视了梦貘的话,而是跟裴叶解释。
  ;;;;“真人也看到了吧,所谓的‘地狱罪人’其实就是魂灵。但‘地狱’应该是魂灵修生养息的地方,现状却如此混乱,这与‘地狱’创建的初衷完全不符。造成这一切的,梦貘虽不是罪魁祸首,却也是助纣为虐。这些年——它不知给‘地狱罪人’造了多少噩梦,吞噬了多少希望梦境……”
  ;;;;梦貘听了不顾身体上的不适,焦急呜呜着想解释什么。
  ;;;;裴叶问沈鸿道:“它说什么?”
  ;;;;沈鸿目光微沉地看着梦貘道:“它说自己是遵循上古妖皇的命令。”
  ;;;;上古妖皇?
  ;;;;裴叶目光微凌。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汇了。
  ;;;;不过,根据她之前几次经验,似乎这位“上古妖皇”不像是什么坏人……
  ;;;;也不知道几个副本之间有什么联系,为何都会有这位【上古妖皇】的影子……
  ;;;;不知为何,沈鸿的神情也有些阴沉难看,闹得梦貘胆怯地缩了缩脖子,躲到裴叶臂弯。
  ;;;;“它有没有说那位‘上古妖皇’为何要指使它这么做?”
  ;;;;根据沈鸿的说辞,“地狱”是为了让魂灵修生养息,创建初衷是好,但梦貘横插一脚,却让“地狱”变成了布满戾气绝望的真正地狱——如此折腾“地狱罪人”,总该有个动手的理由吧?
  ;;;;“地狱”中的“罪人”怎么得罪【上古妖皇】了?
  ;;;;沈鸿询问梦貘,梦貘摇摇头。
  ;;;;它像是犯了错的小孩儿一样蹭蹭裴叶的手臂,喉间溢出类似委屈哭泣的声音。
  ;;;;如果说之前的示弱有点儿演戏成分,这会儿的难过就是实打实了。
  ;;;;哪怕裴叶暂时还听不懂梦貘说话,却也能感觉到它身上传来的自责和懊悔。
  ;;;;沈鸿道:“它说它也不知道,只是从有记忆以来便收到了这样的指令——但如今看来,应该是有人冒充‘上古妖皇’欺骗它——梦貘一族生性调皮,但也不是血腥暴戾的种族,一般情况下它们更喜吞噬噩梦,制造美梦,通过入梦者的愉悦情绪修炼己身,若倒行逆施……”
  ;;;;“会如何?”
  ;;;;沈鸿指了指她怀中的梦貘道:“便会成为它这样的。”
  ;;;;这只梦貘还算幸运,在彻底化为无意识凶兽前被感召收服。
  ;;;;倘若晚一些,梦貘怕是要以“地狱罪人”为食,来多少“罪人”便吃多少“罪人”,只剩杀戮再无理智。一旦如此,“地狱罪人”便不能在“地狱血池”无限重生,大概率会直接魂飞魄散。
  ;;;;裴叶抓到一个重点。
  ;;;;“沈道友为何笃定是有人冒充‘上古妖皇’?”
  ;;;;也有可能是那个老家伙不安好心呢。
  ;;;;沈鸿笑道:“我作为天道化身,自然知道一些秘辛,那位没有理由这么做。最重要的是——那位还未完全苏醒。妖族因她的陨落而沉寂多年,好不容易有些起色,怎会自毁城墙?”
  ;;;;裴叶揉着梦貘杂乱的短毛。
  ;;;;小家伙伸出舌头轻舔她的手心和手指,喉间呜咽,似乎在委屈巴巴地解释什么。
  ;;;;“咸鱼真人打算如何处置它?”
  ;;;;裴叶道:“它也是无辜受害者,我怎么会因此迁怒它?”
  ;;;;梦貘眼泪汪汪。
  ;;;;沈鸿虽不赞成但也没有继续劝说。
  ;;;;事实上,裴叶这个决定也在他意料之中。
  ;;;;“它身体滚烫得厉害,沈道友可知怎么治?”
  ;;;;拍拍梦貘的脑袋,感受手心下发烫的皮毛,裴叶想起自己找沈鸿的真正目的。
  ;;;;沈鸿目光落在梦貘身上停顿了数秒。
  ;;;;他道:“这是它倒行逆施的后果,通俗来讲便是有‘走火入魔’的征兆。之后一阵子不再作孽,安安心心走正统修炼,好好修心养性,应该能养回来。凶兽命大得很,不会那么容易夭折。”
  ;;;;再说了,跟前这只梦貘也不是什么幼兽。
  ;;;;不过是涮了油漆装嫩的老黄瓜,真以为他看不穿这厮的真身?
  ;;;;呵呵,梦貘如此,粲蛊也是如此。
  ;;;;在裴叶没有注意到的角度,沈鸿与梦貘视线接触,隐隐带着些外人看不懂的交锋。
  ;;;;梦貘用两只前爪死死抱着裴叶的胳膊,警惕看着沈鸿。
  ;;;;似乎沈鸿就是棒打鸳鸯的王母娘娘,下一秒就会拿发间玉簪在它和大可爱间划一道银河。
  ;;;;稍晚一些时候,裴叶几人预备离开栗山秘境。
  ;;;;这时,【恋与养崽】又有几条消息被飞速刷了过去。
  ;;;;【阿崽回家了……】
  ;;;;【阿崽从杂物间拿出了铲子走向后门……】
  ;;;;几分钟后,阿崽回来了。
  ;;;;雄赳赳,气昂昂,宛若战胜的小公鸡。
  ;;;;只是蛋壳上黏着一点儿可疑的黑色绒毛和浅棕色的短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