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格格不入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447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虽说抬杠不太好,但裴叶还是要反驳一句。
  ;;;;“你真要被玉谨师弟弄死,根本不会留下骨灰,他也没得扬。”
  ;;;;从“复生堂”醒来又是一条好汉,掌门真人怂什么?
  ;;;;【掌门真人】:“#无奈,咸鱼师妹真是一点儿都不可爱,还能不能有点儿同门爱了?”
  ;;;;裴叶冷笑了声。
  ;;;;“不能,有同门爱的玉谨师弟可一直被你蒙在鼓里呢。”
  ;;;;【掌门真人】:“#大哭#大哭#大哭,咸鱼师妹你伤我心了……”
  ;;;;看着掌门真人发来的三个哭泣表情包,裴叶果断将偏离的话题拽了回来。
  ;;;;“玉谨师弟他们几个现在很安全吧?”
  ;;;;【掌门真人】:“之前还有些麻烦,但现在很安全,玉谨师弟一直用杀人的眼神看着我,我被他看得毛骨悚然,生怕他一眨眼就给我背后捅一剑。你收的那个徒弟是叫云冲吧?玉谨师弟兄弟的后人,倒是跟他少年时候有些相似,不过比师弟暖多了,看着也有礼貌,很听话。”
  ;;;;裴叶听后松了口气。
  ;;;;“那么就麻烦掌门师兄帮忙传达一下,说我这里还有些事情脱不开身,处理完才能过去。”
  ;;;;听掌门真人的意思,“地狱”那边的情况很乐观。
  ;;;;但裴叶却忍不住怀疑“地狱”的平静与她【手动协助】修复栗山秘境有关。
  ;;;;【掌门真人】:“你忙你的,玉谨师弟和你徒弟那边我会帮忙传达。”
  ;;;;他也没多嘴询问裴叶在忙什么事情。
  ;;;;毕竟,别看他们互称“师兄师妹”,心里却清楚这不过是个类似路人甲乙丙丁的称呼。
  ;;;;看到回复,裴叶放心多了。
  ;;;;关了密聊频道,专心致志操纵熊猫幼崽玩起了基建小游戏。
  ;;;;啧,这片地方太秃,多种点儿花花草草……
  ;;;;这处地理位置很不错,适合“山清水秀”四个字……
  ;;;;那里一马平川适合放羊跑马……
  ;;;;起初的建设还是中规中矩,但机械重复性的工作让她觉得无聊,于是开启另类建设模式。
  ;;;;既然是修仙的,怎么能跟普通世界一样平庸呢?
  ;;;;各种天马行空的脑洞都利用起来!
  ;;;;裴叶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喃喃自语。
  ;;;;“这样就有趣得多了……”
  ;;;;浑然不知道外界发生怎样翻天覆地变化的凤素言几个还在“地狱血池”斗地主打发时间。
  ;;;;凤素言仗着对规则的熟悉将两个小白的钱包按在地上摩擦。
  ;;;;云冲一边出牌一边嘀咕。
  ;;;;“戚水师兄,你说玉谨师叔跟掌门师伯怎么了?看着怪怪的……”
  ;;;;戚水同样压低声音。
  ;;;;“他俩是情敌啊,怎么可能正常得起来……”
  ;;;;戚水说完脑子就被一件法器砸中,耳边传来自家师尊不轻不重的斥责声。
  ;;;;“想八卦就拉个小群,别傻兮兮开口说话,你当在场哪个听不见呢?”
  ;;;;戚水少年:“qwq”
  ;;;;凤素言诧异不已。
  ;;;;她以为戚水这样的八卦冒犯,两位真人不惩罚也会冒火,谁料就用东西砸了一下脑袋。
  ;;;;“掌门师伯还挺宠溺你的——”
  ;;;;戚水也点头:“兴许是大弟子的关系吧,师尊待我是挺好的……”
  ;;;;什么好东西都会紧着他,平日还会特地指点他修炼,给他开小灶,一些危险低但收获丰的任务也会记着他——掌门真人有不少徒弟,多是记名,真正在他跟前晃悠的,仅有戚水一人。
  ;;;;当然——
  ;;;;就是掌门师尊每回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太对劲,让戚水忍不住脑补很多虐恋替身移情梗——只怪玑戟师叔创办的“凌霄杂谈”太杂,不仅有秘境修炼攻略还有感情八卦栏目_∠?)_
  ;;;;他的无心之语,却让玉谨真人跟掌门真人之间的气氛有了变化。
  ;;;;例如,玉谨真人那个【怒气蓄力中】的状态不见了。
  ;;;;“我真不知道当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玉谨真人主动打破沉默。
  ;;;;掌门真人还不知玉谨真人说的是什么,选择沉默旁听。
  ;;;;“当年的门钥匙,你不该拿给我,让你在‘地狱’受了很多苦……”
  ;;;;“你知道了?”
  ;;;;玉谨真人淡淡道:“掌门师兄以为我这脖子上顶着猪脑子?你都出现在这里,我会不怀疑?”
  ;;;;掌门真人:“……”
  ;;;;“这是我第一桩对不起你的事情。”
  ;;;;掌门真人道:“同门之间说这些做什么?我是大师兄,而你是小师弟。大师兄本就有义务保护年幼的师弟师妹。我当年会选择救你,哪怕现在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他倒是庆幸入“地狱”的人是自己。
  ;;;;倘若是那时候的玉谨师弟,他基本没有出来的可能。
  ;;;;“还有……便是咸鱼师姐的事情……倘若早些知道早些拒绝的话,也不至于……”
  ;;;;玉谨真人说起这事儿,脸上出现罕见的迟疑。
  ;;;;“她还能回来吗?”
  ;;;;掌门真人脸上还算轻松的神情一下子凝重起来。
  ;;;;“这里没有她的气息……”
  ;;;;按理说不应该。
  ;;;;玉谨真人听后愕然。
  ;;;;“师兄的意思是……师姐回不来了?”
  ;;;;掌门真人神情凝重。
  ;;;;“不知道——但我怀疑她的死有问题。”
  ;;;;自家人了解自家人,咸鱼平日是个什么个性他最了解不过。
  ;;;;复生堂次数这么多的她,又不喜欢跟人冲突硬怼,怎么会死得如此蹊跷?
  ;;;;甚至连“地狱”都找不到她的踪影……
  ;;;;“有问题?”
  ;;;;掌门真人点点头却不肯多说。
  ;;;;这件事情,他不想将其他人拉进来。
  ;;;;玉谨真人又问:“那师兄有问过沈鸿吗?他说不定知道些什么……”
  ;;;;掌门真人目光落在远处围观三个小辈打牌的沈鸿身上,目光微沉。
  ;;;;“他哪怕知道也不会说的……”
  ;;;;玉谨真人垂眸思索。
  ;;;;“最后一个问题——关于‘地狱’……师兄知道多少?”
  ;;;;掌门真人苦笑一声,就知道自家师弟要刨根问底。
  ;;;;“师弟,你有时候会不会觉得奇怪?”
  ;;;;玉谨真人诧异反问。
  ;;;;“什么奇怪?”
  ;;;;掌门真人道:“这个世界的普通人,生老病死,自有循环。肉身一旦被损毁便会死亡,或火焚或土葬,一生也就走到了头。拥有天赋系统的我们却不一样,哪怕肉身被千刀万剐也不惧,复生堂醒来又是完完整整。哪怕是‘地狱’这些人,死得不能再死了,跨出‘地狱’的门仍会获得新生……我们的生命依托与肉身还是‘天赋系统’……我们跟他们格格不入,不是如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