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9:大补天之术(下)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417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现场的气氛一度非常尴尬。
  ;;;;戚水少年听到玉谨真人的话也下意识抬头去瞧,同样认出了他的身份——哪怕掌门真人穿戴着宽大的血色披风兜帽,浑身上下掩藏得严严实实,但是吧——仍是一眼就能认出来。
  ;;;;于是,戚水少年急忙站起身,冲着掌门真人恭敬行礼道:“徒儿拜见师尊。”
  ;;;;掌门真人脑子一热,说了句悔恨终身的话。
  ;;;;“你们认错人了。”
  ;;;;玉谨真人和戚水少年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
  ;;;;良久,戚水少年指了指他腰间的赤红长鞭问:“但这不是师尊的法器吗?”
  ;;;;自家师尊的标志性法器之一,当徒弟的当然不能眼瞎看错。
  ;;;;除了这根赤红色长鞭,他的佩剑也是凌霄宗掌门真人的,二者都上过玑戟师叔创办的“凌霄杂谈”。莫说凌霄宗弟子,任何一个喜欢看“凌霄杂谈”的正魔两道修士都不会认错。
  ;;;;他们或许不会记得法器的主人长什么样,但绝对不会认错法器的模样。
  ;;;;名人的法器就是名人的名片。
  ;;;;掌门真人正欲底气不足地驳斥,玉谨真人淡淡补了一刀。
  ;;;;他说:“掌门师兄想撒谎,好歹伪装得像一些,出门也不关凌霄宗传承的掌门令?”
  ;;;;掌门真人:“……”
  ;;;;围观这段对话的沈鸿噗嗤笑出声。
  ;;;;他火上浇油般调侃了句。
  ;;;;“浮元子真人也太粗心大意,难怪凌霄宗弟子一眼认得出来。”
  ;;;;何谓“掌门令”呢?
  ;;;;其实就是一个类似规则的“称号”——【凌霄宗掌门】。
  ;;;;玉谨真人也有称号,便是【凌霄宗执法长老】。
  ;;;;称号不同,拥有的职权和调用的能量也不同。
  ;;;;当掌门真人打开“掌门令”,他便能调用凌霄宗宗门的护宗大阵,令其防御或者杀敌,倘若在凌霄宗地盘与敌人交战,还能获得凌霄宗宗门底下数条灵脉的支持,强杀他的难度就跟毁掉凌霄宗等同。最重要的是,当他打开这个“掌门令”,凌霄宗宗门下弟子都能认出他的身份。
  ;;;;不然的话,为何掌门真人和玉谨真人跑到宗门哪里都有弟子准确喊出他们的身份?
  ;;;;要知道修仙者动不动就闭关,许多凌霄宗弟子根本不认识他们。
  ;;;;掌门真人腰悬赤色长鞭和标志性的法器佩剑,头顶【凌霄宗掌门】“掌门令”,却睁眼说瞎话否认自己的身份——不仅仅是死鸭子嘴硬,他还在凌辱玉谨真人和戚水少年的智商!!!
  ;;;;掌门真人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天赋系统,“掌门令”还真开着。
  ;;;;他下意识收起了两件法器,关掉“掌门令”,奈何为时已晚。
  ;;;;玉谨真人持剑的左手大拇指一抵剑柄,雪白剑身从剑鞘亮出些许,语气淡淡地威胁道:“倘若你不是掌门师兄,那么你手持的‘掌门令’以及这两件法器便来路不正,我作为凌霄宗执法长老,有理由怀疑你伤了我宗掌门。现在,你要么拔剑迎战,要么自缚跟前——如何?”
  ;;;;掌门真人无奈地看着自家师弟。
  ;;;;这孩子真是一点不可爱,越长大表情越少,经不起逗。
  ;;;;难怪当年师尊老喜欢欺负他,抄宗门宗法一抄就是几百遍。
  ;;;;戚水少年为难的眼神在玉谨真人和掌门真人之间流转,凤素言几个则纯粹一脸懵逼。
  ;;;;凌霄宗掌门都被打到“地狱血池”?
  ;;;;这个宗门听着不太像有前途的样子_∠)_
  ;;;;玉谨真人仍旧薄唇微抿,神情固执地抬头看着立在“地狱血池”上方的掌门真人。
  ;;;;掌门真人还能咋办?
  ;;;;本就心虚的他当然是怂了。
  ;;;;他道:“那个……五师弟啊,这个事情我能解释的……”
  ;;;;玉谨真人道:“那麻烦师兄解释一下,我听着。”
  ;;;;掌门真人却转移话题:“但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玉谨师弟再等等,等事情结束了再说。”
  ;;;;待事情结束了,说不定玉谨师弟就忘了这事儿了呢。
  ;;;;玉谨真人仿佛看出掌门真人的想法,鼻尖溢出一声轻嗤——
  ;;;;掌门师兄怕不是在做梦!
  ;;;;暂且放过掌门真人,但沈鸿的账却不能不算。
  ;;;;“你不是说你无法插手栗山秘境的事情,为何这会儿又来了?”
  ;;;;掌门真人一头汗水地压制什么,沈鸿却优哉游哉地半躺在贵妃长椅上扇着扇子吃着坚果。
  ;;;;听到玉谨真人将矛头对准了自己,他不慌不忙地笑着道:“我的确只是来看事态发展到什么地步,但未插手。没瞧见你家掌门师兄忙上忙下,我还在这里无所事事地看着热闹?”
  ;;;;玉谨真人听后脸色一沉。
  ;;;;原先出鞘三分的剑身被他刷得一声拔了出来,剑锋对准了沈鸿。
  ;;;;他道:“既然掌门真人不方便回答,便由你回答——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沈鸿笑着道:“这里不就是‘地狱血池’?”
  ;;;;玉谨真人哪里会信他的鬼话?
  ;;;;沈鸿这厮绝对隐瞒了什么!
  ;;;;不待他追问,沈鸿打岔道:“玉谨真人,现在知道太多对你而言并非什么好事。”
  ;;;;他收敛原先的嬉笑轻浮,神情严肃而冰冷,比玉谨真人这座千年冰山还让人胆寒。
  ;;;;玉谨真人与他对视数秒过后,只能暂且作罢。
  ;;;;“掌门师兄现在在做什么?”
  ;;;;沈鸿道:“你没瞧见?‘地狱血池’大乱,倘若不镇压下来,‘地狱’所有‘罪人’都将魂飞魄散。”
  ;;;;玉谨真人又问:“为何会乱?别用下界怨气丛生之类的理由搪塞我。”
  ;;;;沈鸿道:“倘若将我们的世界比喻为一个运行良好的法阵,如今的情况便是法阵受到外界破坏,以至于运行紊乱,各种复杂的符文交杂在一块儿,孽力回馈至阵眼核心。倘若不处理好,整个法阵都会崩溃——而作为法阵上一个个符文符号的我们,自然也难逃湮灭的结局。”
  ;;;;玉谨真人沉思数秒,问道:“如何修阵?仅凭镇压维(防和谐)稳,治标不治本。”
  ;;;;沈鸿道:“找出症结所在,将其修理复原即可。”
  ;;;;不过,这可是个大工程啊。
  ;;;;沈鸿一边想着一边摇着扇子,偷偷摸了摸发顶上的玉冠。
  ;;;;玉谨真人问他:“如此严峻的问题,你就纯看戏?”
  ;;;;沈鸿驳斥道:“怎么会呢?我可是有搭档的人。”
  ;;;;而在他说出这话之前,裴叶看着盒子内飞出的无数符号,无奈结完所有的印。
  ;;;;大喊着启动修复指令——
  ;;;;“(修)大(复)补(B)天(U)之(G)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