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7:大补天之术(上)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20      字数:2461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你这话是想暗示什么?”
  斗篷青年目光森冷地看着来人。
  “你想告诉我,这个世界是虚假的,只是谁的梦,一场镜花水月?”
  青衫青年笑着轻摇扇子,一边摇头一边笑弯了那双似有涟漪漾开的烟灰色眸子。
  “你说什么‘暗示’?你可不要误会,我只是有感而发,胡诌的。”
  口中说着义正辞严的话,脸上的表情却不是这么回事。
  当他摇着手中的扇,那枚熊猫抱竹的玉坠和下方缀着的流苏也随之摇曳。
  这副姿态,看着有些欠揍。
  斗篷青年轻嘲。
  眼前这人说的每一句话都不可信。
  二人简单交流的功夫,凤素语几个被“地狱”折磨一轮的新“罪人”已经围了过来,哀哀哭求。
  在其他几人狼狈不堪的衬托下,唯一的女性凤素语就显得格外凸出。
  “你想让我们救你们出去?”
  “还请前辈垂怜。”
  凤素语趁着两个青年谈话的功夫,早已低下头匆匆整理好仪容。
  她看着是狼狈,但血色尽失反而让她的脸多了几分激发人保护欲的羸弱,那双眸子水润而有光彩,好一个我见犹怜。在母亲的教导下,利用自身外貌优势获取利益已经成了她的本能——在发现两个青年对自身没有排斥意思的时候,她心下一喜——没有直接拒绝便是还有转圜余地。
  凤素语正欲卖个可怜,却听斗篷青年又问她。
  “凭什么?”
  寥寥三个字将她想要说的话都堵了回来。
  凤素语为难地咬着嫣红饱满的下嘴唇,柔柔地道:“晚辈是天澜大陆花之国护国大将军之嫡女,前两日随其他修士一道来栗山秘境历练,起初都还好好的,但……也怪晚辈年纪轻,阅历不足,太过轻信小人,这才遭了她们陷害被困在此处。倘若前辈愿意垂怜晚辈,搭把手救一救,晚辈必会铭感五内,一生一世都记得前辈的大恩大德,为您立长生碑时时供奉……”
  说罢,凤素语长拜下去。
  语气诚恳,姿态恭敬,正常修士看了哪怕不救人也不会露出难看脸色。
  偏偏凤素语跟前两个人不是正常修士。
  斗篷青年深知离开“地狱”有多难,而青衫青年则是纯粹不想惹腥臊。
  “你看我像是个善人?”
  凤素语:“……”
  不论回答是“像”还是“不像”都不妥当。
  但她可不是一般人,再刁钻的问题也能说得让人心里舒服。
  她柔声道:“晚辈不敢断言前辈为人,但晚辈身陷囹圄却能碰见前辈,可见是有缘分的。”
  修士这个群体最讲究“缘分”。
  例如玉谨真人算到自己平生仅有一份师徒缘,他再想收徒也憋着,看到可塑之才也忍痛将他们推给同门师兄弟——若非如此,他其实蛮想让戚水少年左一句“师尊”,右一句“真人”的——奈何他的缘分跟凤素言捆绑,他就这么等了多年,直到上天给他安排的徒弟邮寄送达。
  对修士而言,凤素语这个回答相当加印象分。
  谁料站在一旁那个青衫青年打岔道:“缘分这东西呢,种类繁多,孽缘也是缘啊。”
  凤素语听后心凉半截。
  不敢置信地看着青衫青年。
  长得人模狗样,为何说话如此畜牲?
  斗篷青年也道:“……进了这里的‘人’,想出去只能靠自己。我救不了你,也无法帮你……”
  凤素语哪里肯相信?
  她脱口而出道:“这不可能!”
  又怕惹怒斗篷青年,补救似得补了句。
  “晚辈这话不是在质疑前辈,先前便有不止一人进入这里,还带了个人一起离开。”
  凤素语进入“地狱”也才一会儿功夫,受到的痛苦还不足以抹掉她的记忆,因此她还记得裴叶几人的对话。根据对话分析,凌霄宗几个误打误撞闯入“地狱”,还带走了“昭容郡主”。
  既然“昭容郡主”能被带走,那么她也能啊。
  倘若不能,只能说明眼前这两个青年没有凌霄宗一行人厉害。
  斗篷青年脸色一变。
  “是谁?”
  凤素语说了裴叶几人的身份。
  本以为会惹来斗篷青年不一样的反应,谁料后者直接闷声不吭了。
  凤素语:“???”
  青衫青年笑道:“浮元子真人,这才叫缘分啊。”
  “哈欠!”
  与此同时,被念叨的裴叶感觉鼻子有些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揉着鼻子道:“为什么感觉有人在念叨我……”
  她的直觉向来准确。
  奈何她人缘太好,认识的人太多,一时半会儿也没有怀疑的对象。
  “咸鱼师姐,我们距离目标还有多远?”
  玉谨真人痛快将凤素语在内的十个修士送去“秘境复生堂”,预备直奔雷达显示的红色区域。他现在是归心似箭,迫不及待想弄完沈鸿委托的事情,离开栗山秘境去找掌门真人问个清楚。
  奈何栗山秘境是个天坑,他越是着急,越是横生枝节。根据那个“手机”雷达显示,红色部分跟绿色部分正在激烈交战——原先呈现颓败之势的绿色部分像是被打了一剂强心针,昂扬高亢地投入跟红色部分的战争——二者开始干架的结果便是整个栗山秘境都随之剧烈动荡。
  第二次毒圈收缩还没过去多久,第三次便轰轰烈烈地开始。
  这次的安全区域还非常坑,几乎在他们最远的地方。
  红色部分也跑到了安全区域。
  这使得裴叶几人不得不御剑飞向那个地方。
  裴叶道:“它还在移动,但移动速度减缓,我们应该能追上。”
  玉谨真人脸色更冷。
  表面看着没啥,估摸着内心已经开始问候沈鸿了。
  一行人六人,仅有裴叶不受栗山秘境所谓“毒圈血雾”的影响。
  玉谨真人他们沾到血雾,灵力、体力便会飞速流逝。
  二者耗尽的结果便是化作白光飞向“秘境复生堂”。
  一路上也看了几个来不及逃出血雾的倒霉修士。
  结果便是“地狱血池”又吐出几个新来的“罪人”。
  看着还一脸懵逼的新人,青衫青年笑着摇了摇扇子。
  跟试图封印漏洞的浮元子真人打趣道:“你这只是徒劳。”
  浮元子真人道:“帮不上忙便闭嘴。”
  青衫青年道:“不不不,我这叫胸有成竹。盲目使劲儿用错地方,倒不如不做。”
  浮元子真人:“……”
  信了这货的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