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5:巧合?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389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啧啧,这一出狗咬狗的戏真精彩。”
  ;;;;凤素言看着两个狼狈少女互相斗鸡眼的模样,内心暗爽。
  ;;;;这俩搁在她前世都是中学生或者高中生,但在这个世界,她们的双手早就沾了别人的血,心眼比马蜂窝还多。特别是凤素语,小小年纪听了她母亲的洗脑,始终认为“女人的容貌和身材才是最强大的武器”,而她天生高贵,注定要成为人上人的女人,征服最有权势的男人。
  ;;;;昭容郡主呢?
  ;;;;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被纵容宠溺得暴戾任性。
  ;;;;两个少女都不能用前世的标准衡量。
  ;;;;因此,凤素言幸灾乐祸起来也毫无心理负担。
  ;;;;与此同时,昭容郡主跟凤素语的争执也透露了更多的隐情。
  ;;;;“什么叫只是将我推出去?别将自己说得多无辜!”昭容郡主说着,脑海又浮现一幕幕零星碎片记忆,记忆的内容让刚刚降下来的怒火又猛地高涨,她咬牙看着狼狈的凤素语,捏着多宝芭蕉扇扇柄的手用力得直接发白而不自知,“你明明知道,这个秘境不能死!但你还是故意将我推了出去,因为你笃定我没办法活着走出秘境,更不用担心我从复生堂醒来找你麻烦。够歹毒!”
  ;;;;裴叶眉梢一扬。
  ;;;;哦豁,这句话信息量巨大。
  ;;;;“她是从哪里知道这个消息的?”
  ;;;;昭容郡主道:“一块石碑,石碑上的血字这么写的……”
  ;;;;一百名修士被分成了二十组,每五人一组,昭容郡主跟几个亲随一组,凤素语没有混进来,而是被分到另一个组,组内除她的一个爱慕者,其他三人都是陌生散修,众人心思各异。
  ;;;;凤素语跟他们降落在同一片位置。
  ;;;;她平日就跟昭容郡主走得近、交情深,这种“近”和“交情”搁在凤素言来看就是“跪舔”——凤素语将昭容郡主舔得到位,昭容郡主也乐意帮她,将她看做是“自己人”——当凤素语过来说想抱她大腿、帮衬她,昭容郡主也不吝啬地给予了庇护,允许她过来,但要交上投名状。
  ;;;;投名状就是凤素语以及她爱慕者外,同队伍其他三个修士。
  ;;;;凤素语二话没说答应下来。
  ;;;;昭容郡主成功伏击,但却在打斗中无意间闯入某个奇怪的空间。
  ;;;;说是空间,其实就是一个上千平米的黑漆漆山坳,山坳下有一扇门,一块石碑。
  ;;;;石碑上刻着不知是谁用血写就的字。
  ;;;;裴叶问道:“碑上写着什么?”
  ;;;;昭容郡主不记得整句话,但记得大致意思。
  ;;;;“说是那块石碑流血的时候,秘境绝不能有伤亡,因为秘境复生堂会被‘罪人’占据。”昭容郡主说到这里,脸色煞白得没了丁点儿血丝,“我似乎——就是那样……对,就是这样的……”
  ;;;;她白着脸喃喃自语,眼底是残留未退的惧色。
  ;;;;昭容郡主不是没有从复生堂醒来过,以往的体验都是被温暖如水流一样的东西包裹,再重的伤势也能顷刻好转。那种温暖的感觉让她流连,仿佛窝在最安逸舒适的小窝慵懒小憩。
  ;;;;那次完全不一样。
  ;;;;冰冷邪恶,危机感从脚底板升到头顶。
  ;;;;她睁开眼睛便被其他“罪人”剁成千万块,不待疼痛完全消失,她便从“地狱”的复生血池被岩浆般的血水吐了出来。昭容郡主完全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一扭头便看到一个个披着血衣的“罪人”从血池中爬了出来,他们动作麻木而僵硬,但看着她的目光却像是饥饿猛兽看到猎物。
  ;;;;昭容郡主努力想逃,但前几百次连都没跑多远就被披着血衣的“罪人”蜂拥而上,撕碎。
  ;;;;当她与“罪人”身上的血衣相接触,她感觉到“罪人”们内心最直白的感受。
  ;;;;他们在嫉妒!
  ;;;;嫉妒昭容郡主还是自由之身。
  ;;;;一次次的死亡,一次次的折磨,一次次的绝望……
  ;;;;“地狱”根本没有时间的概念,昭容郡主根本数不清自己究竟死了多少回,从血池爬出来多少回。次数之多,心中之绝望,甚至盖过了她被强行剥下人皮时候的痛苦——
  ;;;;凤素言几人听后都沉默了下来。
  ;;;;哪怕是凤素言也忍不住生出一点点儿怜悯。
  ;;;;裴叶问:“除了石碑,还有什么?”
  ;;;;昭容郡主道:“还有门后被封印的东西。不论是谁,绝对不能打开那扇门。”
  ;;;;裴叶不用问也知道昭容郡主和凤素语她们肯定或主动或无意间打开了石碑后的门。
  ;;;;毕竟,这世上总有不信邪、不听劝还爱作死的人。
  ;;;;“门后封印着什么?”
  ;;;;昭容郡主颤抖了一下,似乎想起某些可怕的记忆。
  ;;;;“我、我记得不太清楚了……”
  ;;;;那扇门打开,之后便是一阵混乱尖叫和咒骂……
  ;;;;后来好像安全了……
  ;;;;但不知为何,凤素语突然大叫一声,在她肩头重重推了一把,将她推回了山坳。
  ;;;;昭容郡主便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皮肉被什么东西揭开……
  ;;;;最后失去意识,醒来便出现在被“罪人”占领的秘境复生堂。
  ;;;;裴叶没逼迫她去想,而是将目光转向凤素语。
  ;;;;“她不记得也是情有可原,你呢?你总该记得什么吧?”
  ;;;;凤素语抿紧双唇不肯说话。
  ;;;;她知道自己一旦说了实话,小命难保。
  ;;;;即使咸鱼真人不杀自己,一直嫉妒她的庶妹凤素言和眼前虎视眈眈的昭容郡主呢?
  ;;;;裴叶道:“你可以不说实话,你也可以不开口……”
  ;;;;凤素语缩了缩脖子。
  ;;;;望着裴叶的眸子楚楚可怜,樱唇微颤……
  ;;;;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她下意识将裴叶当做了能用美色动摇的人。
  ;;;;奈何裴叶无动于衷。
  ;;;;她是个莫得感情的女人。
  ;;;;“你不说,我也有的是办法知道我想知道的内容。”
  ;;;;这时,一直静默不出声的玉谨真人问了个问题。
  ;;;;“石碑上有无写下血字之人的身份线索?”
  ;;;;裴叶扭头,猜到玉谨真人想说什么。
  ;;;;能留下血字提醒后人小心的,不可能是普通修士,也不可能是单纯的“罪人”——极有可能是闯出“地狱”的修士——众人目前已知的人选,仅有疑似去过“地狱”又打出来掌门真人。
  ;;;;但玉谨真人和掌门真人当年探索的秘境也不是栗山秘境啊……
  ;;;;除非这些秘境有联通的渠道,或者“地狱”是相通的……
  ;;;;可——
  ;;;;世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