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4:凤素语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20      字数:2561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一丘之貉,狗咬狗了。”
  仅凭刚刚那一句“小jian人”,凤素言就能肯定那位自称不是“昭容郡主”的家伙就是昭容郡主。
  除了她,还有谁能将骂街骂得如此令人印象深刻?
  被她骂的人还是原先跟昭容郡主玩得来的大将军府嫡长女——凤素语。
  只是不知道这俩发生了什么,居然开始内讧。
  凤素言突然不想过去。
  与其去蹚浑水,不如作壁上观,让这俩狗咬狗,互相伤害得。
  奈何御剑速度太快,思考的功夫已经来到葫芦山谷。
  比凤素言更快的是戚水和云冲二人。
  他们在赶来的途中便已经出手御剑抵挡那几个偷袭、围攻昭容郡主的陌生修士。
  陌生修士被阻拦,本就狂暴的昭容郡主更无后顾之忧,心里眼里只剩一个人——
  她的仇人!
  当她途经此处,内心便涌起一股她无法解释的暴怒和戾气。
  尽管她不记得以前发生的事情,但她的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女人是仇人,必须碎尸万段的仇人——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定要打个你死我活!
  听着女人惊恐疼痛的尖叫和狼狈逃窜的姿态,昭容郡主觉得很爽。
  “jian人,你也有今天!”
  说罢,扬手招出一柄法器,法器是一柄正反两面缀满三十六颗碧绿色极品灵石的多宝芭蕉扇,核心便是正反两面刻画着的法阵。挥动正面能招来猩红飓风,挥动反面能招出万千风刃,搁在五星SR级法器中也算是上乘,其杀伤力足能将整个葫芦山谷来回犁一遍。
  “放肆!”
  眼瞧着仇人即将被千刀万剐,一道碍眼的绿光却在此时出现,从葫芦山谷外飞射向她的要害。若她执意要仇人的性命她也会填上性命,幸好昭容郡主还有三分理智,没有选择硬碰硬。
  “没事吧?”
  云冲太子接住受了点儿轻伤的昭容郡主。
  戚水少年则站在前方,布下剑阵准备御敌。
  他神色凝重提醒同伴。
  “小心,来人是个硬茬。”
  山谷内不止一支队伍,总共有九名修士。
  算上刚刚赶来的,一共十人。
  其中只有一张熟面孔。
  戚水二人在大将军府小住那几日,偶尔会“偶遇”凤素语,勉强算混了个“脸熟”。
  凤素语在狂风中上下翻滚,鬓发凌乱,珠翠掉了一地,防御的法衣早被隔成碎布条,一张娇俏绝俗的容颜被血污覆盖毫无原有的仙姿,灰头土脸的她,要多狼狈便有多狼狈。
  “还愣着做什么,杀了他们!”
  凤素语刚从“见鬼的惊恐”与“死里逃生的喜悦”中回神,又注意到来人中还有个让她恨得牙痒痒的凤素言。也注意到凤素言这边只有四个人,还都是十来岁模样的少年。一看就知是四只弱鸡,偏偏四只弱鸡身上的法器多得让人瞠目结舌,一副恨不得从脚武装到牙齿的暴发户架势。
  其实不用凤素语提醒,其他修士也不想放过主动送上门的四人。
  搁在其他地方,这些修士也许不敢惹他们四个。
  但这里是栗山秘境,所有人都被强制性拉到同一水平,秘境外的修炼等级根本不管用。
  几乎是凤素语破声喊动手的时候,其他修士已经齐刷刷亮出法器攻击四人。
  其中又以最迟赶来,救下凤素语的男子实力最盛。
  他手中的法器还是六星SSR品阶的!
  本以为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冲突——凤素语他们以为此战必胜,哪怕不能吃下四人,弄死其中两个女修(凤素言和昭容郡主)毫无问题,而凤素言他们也想着要不要先撤退缓一波。
  吃鸡游戏么,中途拿到人头再多也没用,生存到最后才能吃到鸡。
  打不过还不能逃么?
  但——
  谁也想不到裴叶会出手。
  云冲太子看着全部被自家师尊敲出脑震荡的修士,刚刚酝酿出的背水一战气势尽数散去。
  “师尊!您怎么出手了?不是说好了不出手么?”
  虽说敌方人数众多,但他们几个还没有受伤,更别说命悬一线。
  裴叶将长棍收回腰间别好。
  “我嫌你们太慢了。”
  云冲太子:“……”
  裴叶将一脸惊恐的凤素语捆起来,单独拎了出来。
  “我只要这个,其他你们随意。”
  原先是不想出手,但当她看到昭容郡主突然情绪失控,疯狂攻击凤素语,而凤素语又一副“你怎么可能还活着”的见鬼表情,她便知道线索就在眼前,等不及几个晚辈苦战历练,直接出手将人全部敲昏。而凤素语也在惊慌恐惧下,认出裴叶的真实身份——凌霄宗咸鱼真人!
  “你是谁?”
  凤素语试图挣扎却怎么也挣不开束缚。
  “这个问题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跟昭容郡主怎么回事?”
  昭容郡主蛮怂裴叶,兴许还有裴叶助她逃离“地狱”的情分,前者根本不敢与后者叫板。
  可当裴叶手中拎着凤素语的时候,昭容郡主浑然忘了对裴叶的惧怕——倘若不是云冲和戚水二人阻拦着,这丫头都能红着双眼,拎着那柄巨大的多宝芭蕉扇将凤素语千刀万剐。
  凤素语心虚般扭过头,不敢跟裴叶或者昭容郡主对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裴叶根本不听她的狡辩。
  “我这人的时间宝贵,不想听你废话。”
  裴叶凑近了凤素语道:“念你年纪小,我愿意给你点儿耐心,但耐心也是有限的——如果你不如实交代,我就将你交给昭容郡主。我想以她跟你的仇,她不会让你轻轻松松死掉的。”
  凤素语双肩一颤。
  耳边又听昭容郡主道:“将她交给我?好啊,正好,我也想将她的人皮一整张剥下来呢!”
  云冲几人听了眉头大皱。
  什么叫“也”?
  昭容郡主冷笑着与一副见鬼眼神的凤素语对视。
  “你怕了?现在知道怕了?”
  裴叶问她:“你想起来了?”
  昭容郡主恨得咬牙切齿:“我仍旧想不起来我是谁,但我想起来我是怎么去‘地狱’的。我记得——我到‘地狱’之前,便是这个jian人,是她偷袭我,之后又将我当成挡箭牌推出去——’”
  凤素语听到这里便知道眼前的昭容郡主是本尊。
  当下便反驳道:“我只是将你推出去,但你不是没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