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2:真相的一角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20      字数:2519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裴叶听后心中一凛。
  “你是说——掌门师兄提到了‘地狱’?”
  玉谨真人点点头,他当时没什么感触,只是单纯为掌门师兄安然归来而喜悦,师兄弟二人酒酣之时,他还跟掌门师兄坦言自己并不想跟后者争下一任掌门之位。玉谨真人热爱宗门,但他更热爱修炼,一门心思追求更强大实力的自己并不是个合适的继承人,掌门师兄很合适。
  权利会腐蚀一个人,更会腐蚀他对“道”的真诚,也会毁掉珍贵的感情。
  再者说,天底下有什么斗争能比皇室和朝廷的龃龉更黑暗刺激呢?
  玉谨真人当储君那些年,冷眼旁观了太多黑暗,故而更加珍惜在凌霄宗的单纯生活,也更珍惜同门之间的情谊。如今回想起来,他觉得自己还是太对不起掌门师兄,亏欠他许多。
  他根本不知道掌门师兄是怀着怎样的心情,问出那句“玉谨,你知道地狱吗”。
  裴叶又问玉谨真人。
  “那你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玉谨真人淡漠地反问了句。
  “你觉得我应该怎样回答?”
  裴叶想想玉谨真人一门心思只知道修炼、无心世俗的人设,撇嘴道:“如果是你的话,大概率会说‘吾辈修行之人,心中有道手中有剑,便是上界,若失了道心折了心剑,便是地狱’?”
  玉谨真人:“……”
  裴叶一看玉谨真人的眼神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他叹息道:“虽不是字字句句都对得上,大致意思却是一样的。”
  顿了一下,他又问道:“我的心思便这么好猜吗?”
  裴叶实话实说道:“你太单纯了。”
  越是单纯通透的人,心思越容易猜测。
  玉谨真人只能无言以对。
  他活了这么多个年头,倒是头一回听到别人说他心思单纯。
  玉谨真人不敢苟同,但也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他那时候的回答的确太过天真——倘若掌门师兄当时的确遭遇了那些,在所谓的“地狱”被折磨了不知多少时日,玉谨真人当时的话不合时宜不说,还没有丝毫安慰到掌门师兄。
  裴叶双手环胸沉思了会儿。
  “你怀疑掌门师兄在秘境出事之后,也去了‘地狱’?”
  玉谨真人道:“不无这种可能。我与掌门师兄去的秘境,也是数百年现身一次,曾经的试炼方式跟‘栗山秘境’有些相似。秘境之前,我强师兄一筹,看得清他的修为等级。秘境之后,我便再也看不穿了。无论我怎么修炼,二人之间的差距始终在拉大。哪怕我触及六星SSR系统天赋所能达到的天花板,依旧看不穿他。掌门师兄是在那时候蜕变的,又提及了‘地狱’……”
  他产生这样的怀疑也是理所当然的。
  哪怕这种可能只有一半一半,玉谨真人也由衷感谢裴叶。
  倘若没有裴叶出手,其他人不好说,云冲和凤素言是绝对被留在“地狱”了。
  哪怕没有,也有极大概率彻底“消亡”。
  所谓“消亡”便是“复生堂”次数用尽,或者处于无法使用“复生堂”状态,被迫“消亡”。
  玉谨真人罕见地露出了困惑与凝重并存的表情,他淡漠地道:“我一直以为普通人的死亡便是进入六道轮回,拥有‘天赋系统’的修士消亡也会转世重来。如今看来,似乎也不尽然。”
  除了转世,兴许还会入“地狱”。
  裴叶听着这句话,脑中闪过一丝灵光。
  她眼疾手快抓住这道转瞬即逝的光,急忙问道:“等等——你说拥有‘天赋系统’的修士消亡之后也会转世重来——你有什么证据吗?亦或者说,你曾经见过哪个修士消亡之后的转世?”
  知道转世轮回的存在,修士对死亡对新生格外看得开。
  因为他们知道死亡并非终结,兴许是另一段缘分的开端。
  玉谨真人道:“自然,我曾认识一名修士,也是‘复生堂’次数用尽而消亡。我欠了他一些因果,为了偿还便去寻他。几年之后在一个村落发现,他还有修炼的天赋,便将他引回凌霄宗。”
  裴叶顺嘴问了句:“是谁?”
  玉谨真人伸出手指指了一下河边的方向。
  “戚水师侄。”
  裴叶:“……”
  玉谨真人道:“原先想将他收为徒弟,不过他与我并无师徒缘分,之后被掌门师兄捡走了。”
  准确来说是被真正的咸鱼真人看中之前,抢先一步截胡成功,收为大弟子。
  裴叶:“……”
  玉谨真人又道:“不过那都是他前世的事情了,今生的他就是凌霄宗掌门首徒,仅此而已。”
  活得久了,什么大林子、什么鸟都见过,戚水并非唯一的例子。
  裴叶蹙眉询问详细内容,例如——
  “戚水师侄跟前世有什么区别?”
  玉谨真人道:“转世之后便是两个人,他前世跟他今生并无什么联系。”
  他还想哔哔两句大道理,被裴叶的眼神瞪了回去。
  玉谨真人压抑想要讲道理的冲动,不得不细思起来。
  裴叶只能提醒一句。
  “例如天赋,系统天赋,有什么区别?”
  玉谨真人道:“戚水师侄前世天赋更好,六星SSR,灵根略有残损。今生是双灵根,五星SR天赋。我认为这点区别不值得怀疑——虽说也有父母平庸而孩子天赋卓绝的例子,但大多情况下父母天赋决定了孩子先天起点。戚水师侄今生父母只是普通人,觉醒五星SR很是不易。”
  裴叶却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毕竟,《恋与养崽》的游戏策划是神经病。
  正常人的脑洞很难猜到策划想发什么神经。
  “除了戚水师侄这个例子,还有其他人吗?他们又是怎样的?”
  玉谨真人陆陆续续说了七八个例子,无一例外——
  转世后的天赋都略低于转世前。
  玉谨真人底气不足地道:“我想——你也许是想多了……”
  裴叶目光在玉谨真人身上停顿了两秒。
  这位仁兄可知道他转世前的天赋也高于现在呢?
  “任何线索都不能放过,待离开栗山秘境,亲口问问掌门师兄,他知道的应该比我们多。”
  嘴上这么说,但裴叶基本肯定了一件事情。
  那位刁蛮任性的昭容郡主,大概率是已经落地成盒了。
  现在在他们眼前的“昭容郡主”,是她也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