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5:天命圈(下)【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408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凤素言还不知道自己一时恶趣味发作,跟云冲一块儿上了裴叶的黑名单。
  ;;;;未来的危机暂且没精力去管,但当下的危机却是火烧眉毛。
  ;;;;这还要从她一匕首险些扎穿某个小美人说起。
  ;;;;屁——
  ;;;;就凭那张明艳四方却极其讨人嫌的脸,她才说不出“小美人”三个字。
  ;;;;反倒是云冲少年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人的身份。
  ;;;;“昭容郡主,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的,偷偷摸摸盯着二人,被凤素言逮了个正着的人正是那位“刁蛮郡主”,花之国昭容郡主。不过她此时外貌狼狈,衣衫褴褛不说,浑身上下脏得像是从地上滚了几百个圈,露在衣裳外的肌肤沾满血污,鬓发凌乱肮脏,眉宇间不见原先的嚣张戾气,倒有几分楚楚可怜。
  ;;;;奈何凤素言不吃这一套,刷得亮出手中长剑,剑尖直指跌坐在地上的昭容郡主。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居然敢主动撞枪口?”
  ;;;;擂台赛上的纠葛还没清算呢。
  ;;;;这里封闭幽静还无人打搅,正是杀人抛尸、毁尸灭迹的好地方。
  ;;;;凤素言脑中飘过几份她为“刁蛮郡主”量身定制的死亡剧本,思忖着从哪里下第一。
  ;;;;还未动手就被一旁的云冲少年阻拦。
  ;;;;“素言师妹,冷静些,别冲动!”
  ;;;;凤素言挑眉。
  ;;;;“你要阻拦我?”
  ;;;;云冲又不是不知道“刁蛮郡主”对自己做过什么,居然还拦着她报仇?
  ;;;;其他有天赋系统的人不怕死,大不了“复生堂”醒来又是一条好汉,但她只有一条命!
  ;;;;如果擂台赛咸鱼师叔没出手或者她实力不够,唯一的一条命就交代在擂台上了。
  ;;;;云冲没注意凤素言冷冰冰的眼神,而是目光落在躲在不远处岩石后边儿,仿佛遭受巨大惊吓的“昭容郡主”,他道:“这位昭容郡主的脾性我比你了解,她没胆量在海岛上方跳下来的。”
  ;;;;他降落海岛的时候也注意过天空。
  ;;;;在海岛附近降落的人,只有他们师门五人。
  ;;;;“兴许这片空间连通着栗山秘境其他地方。”
  ;;;;毕竟是个不科学的世界,谁说进入这片神秘空间只有一条路?
  ;;;;“刁蛮郡主”出现在这里在她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担心人是假的?
  ;;;;duck不必!
  ;;;;“管她是真是假,按照栗山秘境的规矩,我们都要干掉她,懂吗?”
  ;;;;游戏规则就是如此。
  ;;;;不然还玩个屁的“绝地求生”啊。
  ;;;;谁活到最后谁能吃鸡。
  ;;;;同队伍之外的人都是一个照面就打得你死我活的敌人。
  ;;;;眼前的“昭容郡主”是真是假并不重要。
  ;;;;云冲少年放下阻拦的手,凤素言果断攻向那位“昭容郡主”,她甚至能想象出剑锋划开“昭容郡主”脆弱颈部动脉的手感。奈何事与愿违,被匕首法器禁锢在原地无法逃脱的“昭容郡主”见她动了杀心,原先迷茫慌乱的表情变成了阴冷与凶戾,口中溢出类似野兽一样的低吼。
  ;;;;她试图用这样的低吼吓退凤素言。
  ;;;;凤素言自然没被吓到,但她确实被其他东西吓到了。
  ;;;;地面血色水洼内的液体毫无预兆地沸腾,地面剧烈震颤……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凤素言心中警铃大作。
  ;;;;她甚至顾不上收割“昭容郡主”的人头,爆退之后拽上云冲往反方向跑。
  ;;;;“怎么了?”
  ;;;;凤素言道:“不知道,但逃就对了!”
  ;;;;依她多年枪林弹雨的生涯以及闲暇无事读的小说、打过的游戏经验告诉她,碰上未知变动,撒腿逃就对了。傻愣愣待在原地的,不是呆卡萌、傻白甜就是有足够实力硬碰硬的大佬。
  ;;;;云冲少年下意识扭过头。
  ;;;;瞥见那位“昭容郡主”仍被匕首附带的术法禁锢在原地。
  ;;;;她表情惊恐地试图挣扎,仍旧无法逃脱。
  ;;;;这时,她身边的血色水洼爬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血色怪物,怪物的嘶吼声与“昭容郡主”有点相似。不过前者是狂暴野兽的尽情发泄,像是在警告侵略自己领地的闯入者,示威恐吓居多,而后者的嘶吼带着一点点不知名的凄厉、恐惧和绝望,仿佛在向他们求救——
  ;;;;云冲少年回过神,耳边传来凤素言的暴怒声。
  ;;;;“你在做什么!!!”
  ;;;;云冲少年手中还掐着未收起的法诀。
  ;;;;他让法剑一剑击穿了匕首的禁锢,重获自由的“昭容郡主”几乎是连滚带爬般冲着他们逃跑的方向跑来。而在她的身后,无数血色怪物紧追不舍,越聚越多,这一幕场景甚至让凤素言想起曾经看过的丧尸电影。密密麻麻的人头汇聚成一片黑海,口中嘶吼着追赶幸存者……
  ;;;;云冲少年一时回答不上来。
  ;;;;但他下意识就这么做了,完全是出于本能的行为。
  ;;;;凤素言暗暗咬牙却无法将人丢下。
  ;;;;“那是该死的对手!”
  ;;;;哪怕云冲仍是个稚嫩少年郎,对敌人产生心软情绪是正常的,但她仍旧气得想爆炸。
  ;;;;云冲道:“她不是‘昭容郡主’。”
  ;;;;最后那一声凄厉而绝望的嘶吼让云冲动容,下意识就去救了。
  ;;;;凤素言骂了一声“草”,趁着血色怪物还未将他们完全包围,冲着“昭容郡主”甩出一条鞭子。
  ;;;;那位“昭容郡主”也抓住了这个机会,死死抓住鞭子尾端。
  ;;;;凤素言大喊道:“御剑升空!”
  ;;;;两条腿哪里跑得过这些跟丧尸一样的玩意儿。
  ;;;;幸好云冲这家伙还有点儿用,他会御剑。
  ;;;;哪怕没考到飞行驾驶证,属于无证飞行,但栗山秘境也没飞警来查。
  ;;;;这就跟“绝地求生”游戏不会有人查玩家无证跳伞持枪一样。
  ;;;;这一幕不止是凤素言这边,裴叶他们三人也碰见了。
  ;;;;“咸鱼师叔,我们这一路上也没捡光宝箱啊,怎么又来了——”
  ;;;;血色怪物的规模比之前大得多。
  ;;;;先前只是一小片区域,现在似乎是全地图。
  ;;;;裴叶察觉这一点,不跟这些怪物纠缠,三人直接选择御剑上天。
  ;;;;“这跟宝箱没关系……”
  ;;;;裴叶神色凝重地捡起一张凭空出现的纸。
  ;;;;上面写着【第一次】三个字。
  ;;;;“是刷毒圈了……”
  ;;;;本以为运气这么好,碰见这么多物资,应该能“天命圈”刷脚下。
  ;;;;现在一瞧,似乎是她想多了。
  ;;;;TM是天谴圈啊!
  ;;;;跑毒也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跑才是最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