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海岛(下)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1-01 01:50      字数:2496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来了???
  ;;;;什么玩意儿来了???
  ;;;;戚水少年没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只看到两位师叔神色凝重地露出御敌姿态。
  ;;;;裴叶手中挽了个棍花,随手用棍尖在地上划出一个半圆,赫然是一道防护型结界,她匆忙搁下一句“你待在这里慢慢玩,别出去”之后,拎着棍子就往造成地动那堆血雾骷髅闯了。
  ;;;;戚水少年伸出的手僵硬在原地,张开的口也不知该说什么话。
  ;;;;“玉谨师叔?”
  ;;;;玉谨真人催动灵力布下一道剑阵。
  ;;;;湛蓝色的圆形剑阵以他双足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张,中心赫然是北斗七星,众星拱卫七星,代表四兽的图腾分别守卫各方。一柄柄虚幻长剑如撕裂纸张般,无声间将涌过来的敌人搅碎。
  ;;;;“你去将宝箱全部打开,将里边的灵石都取出来。”
  ;;;;习惯性的冷脸让玉谨真人看着很淡定,但唯独熟悉他的人能发现他的眉心蹙起了一点点。
  ;;;;敌人不强,顶多数量庞大,搁平时,一剑就能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削光它们,现在却麻烦了。
  ;;;;储蓄的灵力无法支撑他完成大型剑阵。
  ;;;;单纯用剑招倒是能游刃有余,奈何身边还有个戚水师侄。
  ;;;;他无法保证万千敌人一拥而上的时候,戚水师侄还能手脚完整。
  ;;;;戚水少年手脚冰凉却仍不忘遵从玉谨真人的命令。
  ;;;;“真是一群麻烦的东西……”
  ;;;;在剑阵辅助之下,一道道剑气挥出便能带走一堆从血泊中爬出来的血色怪物,但往往一剑过去,下一秒它们又在血雾中恢复了原状。不知疼痛、麻木而坚定地朝他们围攻过来。
  ;;;;戚水少年疯狂开宝箱,口中不断喃喃“灵石灵石灵石”。
  ;;;;以一秒钟开三个宝箱的速度,除灵石外其他东西全部丢一旁。
  ;;;;他的运气还不错,这片秘境发现的宝箱质量也高,没多会儿便积累了百多个中品灵石。
  ;;;;玉谨真人余光瞥了一眼成堆的灵石,估算所需的灵力,眉头舒展。
  ;;;;他淡漠道:“差不多了!”
  ;;;;手诀瞬间变换,剑气刮起的狂风几乎要将距离他最近的戚水少年掀翻。原先小小的剑阵一下子扩张百倍,万千虚幻剑影无差别绞杀敌人,那些从血泊中爬出来的骷髅被摧枯拉朽般绞成血雾,血雾刚凝聚又被打散。情势稍稍稳定下来,戚水少年才注意到咸鱼真人不见踪影了。
  ;;;;“不用担心!”
  ;;;;玉谨真人话音刚落,戚水少年便知道师叔为何这么说了。
  ;;;;如果说玉谨真人的剑阵,静默飘逸中带着森冷肃杀,咸鱼师叔的打法就豪迈狂放得多,但豪放不意味着粗狂。恰恰相反,她的身姿瞧着反而比玉谨真人更加灵动飘逸,轻盈潇洒。
  ;;;;也不知道她哪里来这么多灵力供她挥霍,雷电术法一道接一道,天幕积蓄的黑紫雷云厚重得如化不开的墨,仅一眼便让人觉得心头压抑着沉甸甸的东西,仿佛连呼吸都艰难了数倍。
  ;;;;跳跃杀戮之间,她手中的长棍如臂使指,每一处划过的地方都带起一串蓝紫雷鞭。
  ;;;;戚水少年一时间看得有些呆滞了。
  ;;;;这、这,这还是他认识的咸鱼师叔吗?
  ;;;;这还是凌霄宗宗门弟子整天上蹿下跳找的咸鱼师叔吗?
  ;;;;她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出手的时机,一切都是那么得行云流水。
  ;;;;戚水少年甚至产生一种荒谬的错觉——自家咸鱼师叔不是在杀敌,而是在闲庭信步、优哉游哉地逛着后花园,那些如影随形、暗藏杀机的雷电是纷扬花瓣,却沾不到她的衣角鬓发。
  ;;;;玉谨真人出声打断他的走神。
  ;;;;“灵石!”
  ;;;;戚水少年慌忙回过神,继续疯狂开宝箱。
  ;;;;一边开着一边冒出了疑惑:“咸鱼师叔储存了这么多灵力?”
  ;;;;从笼罩整个天幕的雷云来看,咸鱼师叔使用的术法比玉谨师叔大得多。
  ;;;;按照规模越大、威力越大,耗损灵力越大的规则,咸鱼师叔应该撑不起来才对。
  ;;;;玉谨真人道:“她没有调动灵力。”
  ;;;;戚水少年诧然道:“没有???”
  ;;;;这怎么可能???
  ;;;;难道天上的雷云不是咸鱼师叔召唤出来的?
  ;;;;若是如此,为何雷云降下的雷电如此配合咸鱼师叔?
  ;;;;玉谨真人道:“她使用的,似乎是另一种更为自然的力量。”
  ;;;;戚水少年听不明白。
  ;;;;玉谨真人道:“不需要你明白,你继续搜集灵石就行了。”
  ;;;;敌人没完没了地冒出来也不是个事儿,它们似乎是无法消灭的。
  ;;;;打散了又会在血雾中重新凝聚身体,实力不强,但“不死”的特性贼烦人。
  ;;;;他们灵力会耗尽,体力也会耗尽,但敌人却不知疲累和痛苦。
  ;;;;继续拖下去对他们不利。
  ;;;;最重要的是,如果素言二人在这片独立秘境,恐怕凶多吉少。
  ;;;;待灵力积蓄差不多,玉谨真人又变了手势,在剑阵的基础上衍化出封印法阵。
  ;;;;跟这些敌人纠缠的裴叶第一时间发现玉谨真人的打算,同时御剑升至高空,长棍一横,双手合十紧贴一张封印符篆,元炁灌注将其催动。玉谨真人在地面发动,而她在空中策应。
  ;;;;戚水少年近乎呆滞地微微张嘴。
  ;;;;他不认识裴叶施展的封印,也不认识玉谨真人的封印阵,但他有幸亲眼看着近乎笼罩整个天幕的血色封印法阵往下沉降,而地面同样升起湛蓝封印剑阵迎合上空。那些从血泊中爬出来的怪物在二者合力压迫下,不甘嘶吼,被某种力量往反方向拉扯,一点点沉入了血泊。
  ;;;;整个过程持续了十几个呼吸的功夫。
  ;;;;待一切稳定下来,咸鱼师叔自高空跃下,轻盈落在二人跟前,衣袂飞扬着落下。
  ;;;;她随手将白色长棍一甩,甩去上面的血污,反手插入腰间。
  ;;;;戚水少年:“……”
  ;;;;咋办,他突然有种想要背叛师尊,改投咸鱼师叔门下的冲动了。
  ;;;;_∠?)_
  ;;;;裴叶神色凝重地上前道:“我们似乎来到一个不太妙的地方。”
  ;;;;戚水少年不解地望向师叔。
  ;;;;仅凭刚才的阵势,傻子都知道他们闯入一个“不太妙的地方”。
  ;;;;如此显而易见的东西,似乎不值得咸鱼师叔特地提及。
  ;;;;除非——
  ;;;;玉谨真人问裴叶:“咸鱼师姐有发现了?”
  ;;;;裴叶道:“那点发现也许会颠覆我们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