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5:擂台赛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438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玉谨真人疑惑更多。
  ;;;;既然如此简单,为何沈鸿不自己去?
  ;;;;他连“栗山秘境”进入的条件都能任性修改!
  ;;;;这会儿却说他自己不能亲自去做这事儿,还说有什么限制。
  ;;;;完全说不通。
  ;;;;沈鸿隐瞒的东西才是真相。
  ;;;;奈何沈鸿这家伙的嘴巴属河蚌的,不容易撬开。
  ;;;;他只能不轻不重地警告了句。
  ;;;;“这次帮你!倘若你戏耍我等,我虽不能将你怎么样,但掀翻你的天道部门还是没问题的。”
  ;;;;沈鸿笑着道:“自然自然,此行也不会让咸鱼真人失望的。”
  ;;;;随着“栗山秘境”日子一天天临近,花之国都城也一日日热闹起来,大街小巷随处能见游侠散修装扮的青年。他们都是为了“栗山秘境”,汇聚于此的青年才俊,争夺最后20个名额。
  ;;;;“争夺最后20个名额?不是说有一百个名额?”
  ;;;;云冲少年一边苦苦撑着小布人施加的压力,一边替便宜师尊解惑。
  ;;;;“皇室占10个,花之国境内各个大小宗门占30个,与花之国接壤的几个国家占40个。剩下20个则面向没有背景依仗的游侠散修,只要通过擂台赛,积分排到前20就能拿下一个名额。”
  ;;;;合起来就是一百个名额。
  ;;;;裴叶道:“不患寡而患不均,皇室也不算太蠢。”
  ;;;;如果花之国皇室贪婪独吞,早被周遭几个国家联合灭国了。
  ;;;;这么分既能保证国内实力也能让临近几个国家互相牵制。
  ;;;;20个面向大众的名额安排就更妙了。
  ;;;;若这二十人在栗山秘境获得好处,实力突飞猛进,皇室拉拢不了也能交个好。
  ;;;;在原著中,凤素言也是女扮男装去打擂台赛,拿到一个“栗山秘境”名额。
  ;;;;为了保存实力,也为了扮猪吃老虎,她精确计算自己的擂台几分,正好压着20名。
  ;;;;现在的凤素言自然不会这么苦逼。
  ;;;;先不说任性修改规则的沈鸿,光是玉谨真人就能帮她要到一个名额,分分钟保送栗山秘境。
  ;;;;中场休息,凤素言累得坐在地上,毫无形象地拽着领子扇风。
  ;;;;“咸鱼师伯,我们不用去看看擂台赛,了解一下其他人的实力?”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凤素言不喜欢打没有准备的仗。
  ;;;;了解对手情报会让她在接下来的战役更加从容自信。
  ;;;;裴叶道:“不用,打过去。”
  ;;;;凤素言扯领子的动作停了下来,动作差点儿领子扯歪露出肚兜。
  ;;;;“咸鱼师伯,这法子适用你,不适用我们。”
  ;;;;据云冲透露的消息,往届保送栗山秘境的青年水准都挺高,比不上戚水云冲,但妥妥能碾压她这个凡人。估计这届水平也不会太差,凤素言担心自己跟两个师兄走散,小命就危险了。
  ;;;;“是你低估自己,高估你的对手。”
  ;;;;真以为在花之国这个新手地图,天才少年青年满地走?
  ;;;;凤素言用戚水二人当参照物,才会下意识以为其他青年修士也是这个水准。
  ;;;;实际上?
  ;;;;在花之国这个新手地图,随便一件法器就能装逼,随便一个宗门的老人都能被称之为“xx老祖”。这从原著小说中凤素言靠着前世的拳脚武技闯过擂台赛,还刻意压排名就知道了。
  ;;;;对手整体水平不高。
  ;;;;凤素言这具身体还无法修炼,但隔三差五享受小布人的“开筋骨”大套餐,身体比小说前期强了不知几倍。再加上戚水二人,她这次“栗山秘境”之行的难度,绝对比原著小说小得多。
  ;;;;最重要的是
  ;;;;“你的师尊,我的玉谨师弟可是凌霄宗的炼器大宗师。”
  ;;;;凤素言不解地看着她。
  ;;;;裴叶磕着瓜子道:“他这两天不是在闭关就是在闭关,你以为他在干嘛?”
  ;;;;自然是准备一堆小东西将这个无法修炼的凡人徒弟武装到牙齿。
  ;;;;这样还能扑街,只能说凤素言该从“女主群”退群了。
  ;;;;裴叶的话并不能打消凤素言内心的焦虑。
  ;;;;她只能拍拍手,给三个少年放半天假,让他们去看看所谓的“擂台赛”。
  ;;;;戚水:“……”
  ;;;;云冲:“……”
  ;;;;他们俩准备挺充分,不需要半天假啊!
  ;;;;放开,让他们继续修炼!
  ;;;;但还是被咸鱼师叔打包踢出门。
  ;;;;云冲太子不负责任地暗暗咕哝。
  ;;;;【明明是师尊自己想偷懒看热闹……】
  ;;;;给学生放半天假,当老师的也能顺理成章歇息半天。
  ;;;;裴叶抱着黑色毛球搓它的毛毛,一边警告最近胆量见长的便宜徒弟。
  ;;;;“徒儿这么喜欢修炼,为师老怀甚慰。明天便亲自检验一下你这些日子的修炼成果,如何?”
  ;;;;让这小子重温一下脸刹车的滋味。
  ;;;;云冲太子:“……”
  ;;;;作为花之国太子,他有权又有钱,一过去便包下大擂台最近的包厢。
  ;;;;这里视角好,配合包厢内的观看仪器,能清楚看到擂台上对手的一举一动。
  ;;;;凤素言起初看得津津有味,看了两场有些失望。
  ;;;;参赛者太弱了些。
  ;;;;如果她上去打擂台赛,不说第一,前三还是很稳的。
  ;;;;这时,一名身材婀娜的女子端着盘子敲响包厢的门,询问裴叶几人可要下注。
  ;;;;裴叶挑眉:“你们还挺有生意头脑,居然还搞盘口?三百年不开张,开张吃三百年?”
  ;;;;女子娇笑连连:“贵人说笑,本店开店才两百二十二年呢。”
  ;;;;云冲也道:“师尊,这擂台是游侠散修比试的地方,不止是选拔栗山秘境名额才会用,平日也会启用。不少人的武名就是这么打出来的,临近酒店赌坊都靠这发财。”
  ;;;;裴叶又问:“那如果有人打假赛呢?”
  ;;;;云冲摇头道:“打假赛有,但要是被发现,后果可就严重了。”
  ;;;;输了钱的赌徒可是不讲理智的。
  ;;;;裴叶对着在一旁等待的侍女挥手道:“我对这事情没兴趣,不赌,你找别人。”
  ;;;;“师尊不玩玩?”
  ;;;;裴叶视线落向擂台。
  ;;;;正好有个选手被一刀砍了脑袋,鲜血喷溅的尸体轰然倒下,下一秒就化作白光直冲天际。
  ;;;;胜利的选手在台上高举双手,底下的百姓欢呼雀跃。
  ;;;;那道白光是去“复生堂”的标识。
  ;;;;裴叶淡淡道:“不玩,有点心理阴影。”
  ;;;;几个少年不解其意,还以为裴叶赌擂台赛输过钱,输出心理阴影。
  ;;;;实际上却是……
  ;;;;真正的咸鱼真人因为类似的擂台赛与人结怨,丢了不少次“复生堂”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