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0:出差办公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452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交罚款不难,上个秘境收获颇丰,裴叶现在也是有钱人了。
  ;;;;问题是
  ;;;;她该上哪儿交罚款???
  ;;;;“你知道吗?”
  ;;;;裴叶只能将目光对准戚水少年。
  ;;;;这位师侄也没有辜负咸鱼师叔的期待。
  ;;;;“弟子也不清楚,待会儿找好友问问,很快便会有消息。”
  ;;;;“那这事情就交给你办了。”
  ;;;;裴叶将罚单收起来,搁进天赋系统自带的“随身包裹”。
  ;;;;被开了一次罚单,之后几天就收敛不少,教导三个少年也“温柔”三分。
  ;;;;这期间,大将军府可是热闹非凡。
  ;;;;大大小小的少爷小姐都想办法在附近转悠或者找门路想跟凤素言亲近套话,希望有机会在仙人面前过过眼,兴许就被仙人收为徒弟了。只可惜凤素言总是板着一张冰山脸,不近人情。
  ;;;;哪怕是大将军夫人以嫡母的身份想跟凤素言培养些“母女”感情,也在她这里碰了一鼻子灰。
  ;;;;最后,矜持的大将军夫人直接说明了来意。
  ;;;;“素言啊,你也知道你的天赋系统和灵根都被废了,伤了根基,哪怕仙人有手段让你恢复,但你孤身一人,在凌霄宗势单力薄,怎么站得稳脚跟?不如让你姐姐也去,你们姐妹俩也好有个照应。你是凤家的女儿,理当为家族荣耀考虑。家族脸上有光了,你也体面一些不是?”
  ;;;;总是当背景屏风的凤素言忍不住,噗嗤笑出声。
  ;;;;大将军夫人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你笑什么?为娘哪句说的不对了?”
  ;;;;凤素言笑道:“大夫人说的挺对的,但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是拜入凌霄宗修仙问道的,不是进了皇宫给皇帝当皇后妃子。您刚才这话套过来真是半点儿违和感都没有。修仙宗门讲的是实力为尊,两只弱小蝼蚁抱团在一起也成不了蚂蚱不是?我让一个对我怀有恶意的嫡姐待在我身边,什么时候被害死都不知道呢,我是脑子被门槛夹了才会答应你!”
  ;;;;大将军夫人拍桌,对凤素言怒目而视。
  ;;;;“大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母亲了?谁教你的?”
  ;;;;凤素言冷脸道:“我的母亲早就在土里埋十几年了,谁知道你是谁?我的教养用得着你挑剔?别以为我没有提就代表我不知道了,那天陷害我‘跟下人私tong’的人不是你们母女?这账还未算呢!我只是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脸上来求人办事,脸皮够厚的。”
  ;;;;大将军夫人不忿要喊人,却见凤素言站起身,那双黑黝黝的眼睛死死盯着自己。
  ;;;;像是在看死人。
  ;;;;凤素言威胁她:“我警告你一句人伦纲常约束不了修士,也有修士修无情道绝情弃爱、杀亲证道也不是没有。你跟我打好关系,也不怕哪天你和你女儿成了我斩杀证道的对象?”
  ;;;;冷冰冰威胁一番,凤素言也不看看大将军夫人那张扭曲的浓妆艳抹的脸。
  ;;;;走出门,莫名觉得身后反应过来叱骂摔东西的女人有些可怜。
  ;;;;“被人养在豪宅里的母青蛙……”
  ;;;;凤素言咕哝一声。
  ;;;;在长廊走到一半感觉到些许冷意,鼻尖似乎能嗅到某种清冽的冷香。
  ;;;;她心中咯噔了下,试探着喊了声。
  ;;;;“师尊?”
  ;;;;“嗯。”
  ;;;;凤素言循声看去,却见玉谨真人站在不远处。
  ;;;;他身边还站着个一袭青衫,头戴帷帽的负剑男子。
  ;;;;她匆匆上前行礼。
  ;;;;“起来吧。”
  ;;;;“师尊,这位也是宗门叔伯?”
  ;;;;凤素言扮乖装巧,看着稚嫩无害。
  ;;;;玉谨真人摇头道:“不是,一个有过几面之缘的朋友。”
  ;;;;“那徒儿该如何称呼?”
  ;;;;玉谨真人道:“他姓沈,叫他沈前辈就行。”
  ;;;;从始至终,那名青衫男子都没说过一句话。
  ;;;;玉谨真人出关发现徒弟师侄和咸鱼师姐都不见了。
  ;;;;过来又正巧听到凤素言威胁嫡母的话。
  ;;;;但他不觉得徒弟有错。
  ;;;;错的是这个风气不好的大将军府。
  ;;;;在这样的环境长大没彻底扭曲,已经算不易了。
  ;;;;但有些误会还是要纠正的。
  ;;;;“素言,你刚才说你想修无情道?”
  ;;;;凤素言莫名心虚:“啊?师尊,修无情道怎么了?”
  ;;;;“不好修炼。你年纪还小,克制不了外界的诱惑。”
  ;;;;凤素言道:“克制诱惑?听着也不是很难……”
  ;;;;她本身也不是感情丰盛的人。
  ;;;;“师尊修的也是无情道吗?”
  ;;;;玉谨真人反问:“你觉得为师面冷话少就是修无情道?”
  ;;;;肤浅又天真的理解。
  ;;;;他只是不喜欢表达感情而已。
  ;;;;一旁的青衫男子轻笑了一下,很快又止住了。
  ;;;;凤素言:“……”
  ;;;;玉谨真人又趁势教导徒弟道:“再者,无情道与其说是绝情,倒不如说是抵抗所有情的诱惑,看透世事、看透所有的情,方能真正做到心如止水、太上忘情。最重要的是修无情道不需要弑亲证道,那是魔道之中性情偏激的修士才会走的邪门歪道路子。弑杀便能止情?这是懦者行径,杀掉让自己产生情的源头,而非正视、理解、参透,迟早会出问题。”
  ;;;;“那师尊修的是什么道?”
  ;;;;凤素言这具身体还小,个头不到玉谨真人的胸口,看着他得仰头。
  ;;;;玉谨真人道:“普普通通的道。”
  ;;;;“不是有情道?”
  ;;;;玉谨真人眉峰轻蹙:“不是。”
  ;;;;凤素言又问:“那徒儿能修有情道吗?”
  ;;;;玉谨真人:“……”
  ;;;;他不太明白徒弟为什么要跟“有情道”、“无情道”纠结。
  ;;;;玉谨真人没回答,倒是一旁的青衫男子温和笑着回答。
  ;;;;“修士不仅修身更要修心,只要你的心不迷茫,你走的道便是对的。”
  ;;;;反正修到最后都是殊途同归。
  ;;;;有情道和无情道不过是其中两个大类,具体怎么走,还是要看个人。
  ;;;;凤素言循声望了一眼青衫男子。
  ;;;;这人比她师尊还高一点,师尊总是一袭白裳,而这男人喜“青”。
  ;;;;不过,他们的衣裳都不是仙侠电视剧中简简单单的纯色纱衣,每一层都有纹理渐进,颜色有深浅之分,例如男人身上几层衣衫都带着竹叶形状的暗纹、复杂刺绣,腰间配饰一堆。
  ;;;;“沈前辈也是凌霄宗弟子吗?”
  ;;;;男子道:“不是,但我跟凌霄宗也有几分渊源。”
  ;;;;玉谨真人问道:“说起来,你怎么会出现在天澜大陆花之国这种偏僻小地方?”
  ;;;;男子道:“公务在身。”
  ;;;;玉谨真人问:“什么公务要让你亲自来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