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0:成功降服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20      字数:2341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红衣女修敏锐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不论是秘境傀儡还是他召唤出来的骷髅大军,似乎都将目标瞄准了被裴叶。
  玉谨真人和浮元子真人那边的压力明显比她和道侣(黑衣男修)重了不止一倍。
  每秘境傀儡都是不知何故陨落在秘境的修士,生前残存的意识与秘境核心产生某种联系,一部分意识化成秘境傀儡。生前实力越强,在秘境中化身出来的秘境傀儡也越强。
  因为诞生机制,秘境傀儡大多会残留着生前的战斗习惯甚至是喜好。
  例如修魔的秘境傀儡就贼讨厌克制他们的正道修士,而正道修士化成的秘境傀儡反之;再例如,秘境傀儡是个风度翩翩的儒雅之士,喜欢谦让女修,人家就不太可能盯着女修打,下手轻三分;但秘境傀儡如果是个好涩的,反而喜欢盯着女修下手占便宜……
  红衣女修不理解。
  这个秘境傀儡盯着凌霄宗的咸鱼真人干嘛?
  针对女修?
  不对,她就没被针对。
  莫非是针对最弱者?
  这也不可能,强者都有强者的骄傲,不屑低头抬脚踩只蝼蚁。
  她正在思索呢,余光瞥见本该被浮元子真人护着的咸鱼真人拎着那根朴实无华的普通白色长棍,一棍子扫向秘境傀儡的面门。秘境傀儡大笑着抬刀挡下,巨大力道伴随着一道刀气以极近距离劈向裴叶。红衣女修第一个发现,掌门真人和玉谨真人紧跟着也看到这一幕。
  他们想出手已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作死的“咸鱼师妹/师姐”被秘境傀儡暴力清理出战圈……结果……之后的发展完全出乎预料。
  应该被刀气劈成渣渣的人不仅没事,反而以更强的力道,暴力打破迎面而来的刀气。
  待刀棍相撞,巨大的力道将秘境傀儡逼得脚后跟往后一撤。
  “挑衅我?如你所愿!”
  元炁灌注在长棍棍身,力道加重一倍,逼得秘境傀儡向后撤了数丈。
  裴叶的长棍落空后又扫了半圈,试图偷袭她的血色骷髅纷纷炸成了血花。
  不待秘境傀儡站稳,她又闪身贴近,长棍照脸抡!
  一棍子将这货扫进山谷一侧的山峰。
  后者身体也结实,将山撞断还能没事人一样站起来。
  他画了个刀花,威势不降反而节节高升,震得山石砂砾颤抖。再发力,化作一道猩红的光冲向裴叶。人未至,刀气已经将对面的山劈成两半,扬起的烟雾将半个天空都遮挡住。
  掌门真人:“???”
  玉谨真人:“……”
  红衣女修和黑衣男修:“!!!”
  他们不是没见过以力对力、以拳对拳的暴力修士,但……
  “不是说……咸鱼真人实力平平吗?”
  单纯用力量跟秘境傀儡对轰battle,任何刀气术法全部用最粗暴的力量打穿。
  这真是凌霄宗的咸鱼真人?
  别欺骗他们啊。
  作为每逢“天宝阁”开市就去逛的常客,凌霄宗咸鱼真人在“天宝阁”的美名他们也时常耳闻。
  一个只沉迷法衣首饰,漂亮就OK,修炼关我屁事的人,实力如此之高?
  蓦地,二人都有种被学霸欺骗了的微妙感觉。
  玉谨真人依旧面无表情。
  掌门真人老怀甚慰。
  “师尊道号没给取错,看到咸鱼师妹终于翻身,也能瞑目了。”
  玉谨真人瞥了一眼自家师兄,仿佛看个傻子。
  一番力量较量,裴叶占据上风却并没有伤到秘境傀儡。
  这货的乌龟壳太厚了!
  裴叶抓出一把纸,秘境傀儡也长刀一挥,血色骷髅从针对掌门师兄四人掉头盯上裴叶。
  由实化虚,以血雾状态要将裴叶缠绕。
  裴叶也天女散花般将手中的纸向四面八方撒开。同时手心一握,蓝紫交缠的雷电构成长鞭,如灵蛇般缠向秘境傀儡。刹那间,万千电闪雷鸣以她为中心,与血雾相撞,似万兽嘶鸣。
  “师兄师弟,动手!”
  雷鞭一卷将秘境傀儡甩到高空。
  四名修士齐齐动手。
  玉谨真人的万千剑影汇成一体,形成一柄百丈多高的巨剑,剑尖正对秘境傀儡的心脏。
  掌门真人也挥动长剑,十二龙影汇聚剑身,挥出一道动静虽小威力巨大的赤红剑气。
  另外两位散修也各有发挥。
  四人精准打击这具秘境傀儡。
  强烈爆炸卷起的气浪吹断山峰。
  裴叶早早有准备,所有的砂石狂风都被一面无形的罩子挡下。
  待动静散去,包裹秘境傀儡的甲胄被打碎,露出满是鲜血的半个身子。
  裴叶还想拎着棍子补一棍,却被掌门真人拦住。
  “你现在伤不到他的。”
  裴叶问:“为何?”
  掌门真人掷出一颗石子,石子从废墟中缓缓站起的秘境傀儡身体穿过。
  “这是秘境之灵凝出的傀儡,没有实体,当我们通过了他的考验便算获得认可。”
  秘境傀儡再哔哔两句就能下场了。
  果然,秘境傀儡一连吐出好几口血。
  因为手臂被齐根炸断,血流如注,喷涌而出。
  他却丝毫不急,目光锁定裴叶。
  原先的戾气尽数消散只剩疲累和绝望。
  他虚弱道:“你们击败了我,但……你们依旧不能禁锢我找寻真相,回到家乡的脚步……”
  说起家乡的时候,他的目光溢出了满满的眷恋。
  望向裴叶几人的眼神又带着无尽的怜悯。
  裴叶道:“我们并没有禁锢你的脚步,是你二话不说先动手的。”
  贼喊捉贼还有理了!
  掌门真人提醒道:“咸鱼师妹,傀儡意识有限,无法回应我们的话。”
  下一秒——
  他被打脸了。
  秘境傀儡拖着几乎被炸没的半个身体,拖着走到裴叶身前两米处,开口问她:“那你——愿意将我的尸骨,送回家乡安葬吗?我愿意给出所有代价,但你若毁约,我必用灵魂诅咒你!”
  这一幕显然超出其余四人的常识。
  裴叶与其目光相对。
  “送你落叶归根?可以!”
  秘境傀儡见她应下,血肉模糊的表情是难以看透的复杂。
  带着点儿期待但又不抱有期望,像是开心又像是在哭泣,最后化为一声叹息。
  “那……就麻烦你了。”
  说罢,身形散去,被暴力拆掉的山谷也恢复了裴叶刚进来的模样。
  秘境傀儡散去的地方出现一套折叠整齐的红黑铠甲,还有一柄长刀,一堆亮晶晶灵石。
  但这些都不能吸引裴叶的目光。
  她拾起了一封沾着血的信。
  一封遗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