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4:当当当,小布人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30 01:40      字数:2441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皇太子跟凤素言面面相觑,无声的尴尬在二人间流淌。
  ;;;;准确来说是皇太子尴尬,而凤素言简单收拾一番后便肃手低眉,安安静静的模样与她的名字一般契合,素言寡语,连呼吸都轻得听不到,仿佛一尊没有气息的泥偶,让人看不透。
  ;;;;“殿下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当过佣兵搞过暗杀的凤素言并不喜欢被人注目。
  ;;;;“往后,你我也算是同门师兄妹,便劝你一语收收你的坏心思!”
  ;;;;凤素言闻言笑了起来。
  ;;;;“殿下似乎误会了什么。”
  ;;;;原主凤素言算计皇太子,不仅是想攀高枝、摆脱嫡母的威胁,最重要的还是喜欢皇太子。
  ;;;;估计眼前这位少年也不记得他曾无意间救过一个险些被拐子抓走的小丫头。
  ;;;;那个小丫头就是幼年的凤素言。
  ;;;;但那是原主的感情,现在的凤素言对眼前这个初二初三的小屁孩儿没一点点兴趣。
  ;;;;“我能误会什么?”
  ;;;;“太子殿下以为我喜欢你吗?”
  ;;;;华裳少年抿着唇,严肃的时候,双目倒跟玉谨真人有几分神似,他道:“纵然不是喜欢,你也对太子妃之位有算计。虽说你是被奸人算计被误会与人私tong,但你使坏心算计人却是事实。”
  ;;;;“呦,你们俩说什么呢?”
  ;;;;一只手臂搭在少年并不宽阔的肩头,陡然下来的重量让少年险些歪了身子。
  ;;;;“我能不能旁听一二?”
  ;;;;凤素言面上没什么反应,心里则是骇然吃惊。
  ;;;;这位咸鱼真人何时靠近的?
  ;;;;她居然连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这就是仙人的力量?
  ;;;;华裳少年看清来人是谁,急忙行礼道:“徒儿见过师尊。”
  ;;;;裴叶摆摆手:“先别急着喊我师尊。”
  ;;;;华裳少年变了脸色,以为裴叶不愿意收自己。
  ;;;;“你先将我的话听完再决定要不要拜师,拜入我门下,只有两个选择。”
  ;;;;华裳少年道:“请师……真人名言。”
  ;;;;裴叶伸出两根手指道:“要么好好修炼,争取从我这里出师,再去更广阔的天地闯荡。倘若你吃不了这个苦呢,想偷懒或者退出都不行。我的徒弟,要么出师,要么出殡,懂吗?”
  ;;;;这番骇人之语惊得两个少年说不出话。
  ;;;;皇太子也被吓到了。
  ;;;;但他很快又反应过来,恭恭敬敬行了个大礼:“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为师为父者,自然都有一颗望子望徒成龙之心。弟子愿意拜真人为师,往后必会勤修不辍,不堕师尊之名。”
  ;;;;看着眼前这个赤诚的少年,裴叶离家出走多年的“良心”痛了一下下。
  ;;;;“你不后悔就行,起来吧。”
  ;;;;围观全程的戚水少年:“……”
  ;;;;待这位师弟到凌霄宗打听一圈,他就知道后悔了。
  ;;;;“我似乎还不知你的名字,你叫玉什么?”
  ;;;;“师尊,徒儿不姓‘玉’,徒儿姓云,名冲。”
  ;;;;裴叶又问:“还没取字?”
  ;;;;好歹也是在古代副本位面待过几年的人,裴叶深知古代背景下的人对名字、礼仪多么讲究。
  ;;;;但云冲的回答让她有点诧异。
  ;;;;“这个还未……预备是等弱冠之后……也许会取……”
  ;;;;裴叶诧异:“也许?”
  ;;;;什么叫“也许”?
  ;;;;意思是以后有可能连个字都不取?
  ;;;;“罢了,我回头给你取一个,日后留着当道号用吧。”
  ;;;;云冲恭敬道:“多谢师尊赐字。”
  ;;;;裴叶这才将目光落到一旁安静当背景板的凤素言身上。
  ;;;;“不论你们先前有什么恩怨,既然成了同门师兄妹,理当和谐友爱,互帮互助,不可内斗。”
  ;;;;凤素言跟云冲都不敢反对。
  ;;;;裴叶看着凤素言道:“特别是你”
  ;;;;被单独点名的凤素言面上不显,内心却咯噔一下。
  ;;;;裴叶问她:“你是觉得我在故意刁难你?”
  ;;;;凤素言摇头道“不敢”。
  ;;;;裴叶道:“我在来的路上也听说了你们之间的恩怨,且不论里边儿有多少恩怨纠葛,你做的事情就不妥当。也幸亏这个世道不怎么讲究,堂堂郡主也能跟泼妇一样当街破口大骂动手。若是搁在讲究一些的世道,单说你算计他的事儿,轻则被皇帝警告,重则失去圣心储君地位动摇意味着什么,我想你不会不明白。登不上皇位的皇太子是个什么下场,你也清楚。”
  ;;;;云冲听了连连点头。
  ;;;;他并未想过让凤素言道歉认错,但后者敢做不敢当就让他不痛快。
  ;;;;感谢师尊将他的委屈都说出来了。
  ;;;;于是
  ;;;;【徒弟弟“云冲”对玩家‘你的阿爸’好感度+5,师徒好感值65】
  ;;;;凤素言被怼得哑口无言。
  ;;;;原主有错,但也为此丢了性命啊。
  ;;;;裴叶笑着倾身,在她耳侧说了句让凤素言俏脸一白的话。
  ;;;;“你若不认前人的罪,那就别心安理得享受前人酿好的果。”
  ;;;;这就跟继承长辈的遗产却不肯负担他们留下的债务一样。
  ;;;;这世上不可能什么好事情都一人占了。
  ;;;;凤素言惊骇:“你”
  ;;;;她知道自己不是原主?
  ;;;;裴叶提醒她:“师侄,喊师伯。”
  ;;;;凤素言纠结了一路。
  ;;;;“你……师伯不会跟师尊说吗?”
  ;;;;裴叶道:“你看我像是喜欢嚼舌根的人?玉谨师弟修为不到家看不出来,那是他的责任。”
  ;;;;玉谨真人要给凤素言准备恢复天赋灵根的东西,匆匆打了声招呼就去闭关。
  ;;;;裴叶觉得无聊。
  ;;;;既然闲着也是闲着,那就打打徒弟好排遣寂寞好了。
  ;;;;新晋徒弟:“???”
  ;;;;裴叶让徒弟去拿一匹最好的绸缎。
  ;;;;云冲让人拿过来五颜六色十几匹让裴叶挑。
  ;;;;裴叶在戚水、云冲和凤素言三个小辈注视下,随手一拂袖,一匹绸缎展开飞向她。
  ;;;;“看好了!”
  ;;;;三个小辈屏住呼吸。
  ;;;;裴叶掏出了一把小剪刀,将飘在空中的绸缎剪成了三十六只小纸人。
  ;;;;不,此时该称呼它们为“小布人”了。
  ;;;;小布人接二连三苏醒,站起来,东张西望。
  ;;;;小手摸摸身体默默脑袋,发现它们的身体软绵绵的、轻飘飘的。
  ;;;;云冲问:“师尊是要教弟子这个技能吗?”
  ;;;;“不是让你跟它们中的一只打。你太弱了,我担心我一个不留神将你送去‘复生堂’。”
  ;;;;云冲:“……”
  ;;;;裴叶打了个响指,一只羞答答的小布人出列,站在云冲跟前扭捏。
  ;;;;云冲亮出一柄重金在商城购买的sr级法剑。
  ;;;;哪怕对手是一只小布人,他也不敢大意。
  ;;;;“请指教。”
  ;;;;小布人捂着脸,羞答答点头。
  ;;;;云冲:“……”
  ;;;;_∠)_
  ;;;;这样的小家伙……他有些下不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