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3:便宜徒弟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20      字数:2391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老祖宗,晚辈不……”
  少年还未说完的话被玉谨真人打断。
  “咸鱼师姐乃是凌霄宗五子真人之一,入门时间尚在我之前,她若愿意收你为徒,会跌了你的份?”玉谨真人仍旧冷着脸,尽管说话语调没什么起伏,但外人都能听出他有些不悦了。
  皇家子嗣太多了,老祖宗推出去一个也不心疼,还能省一份国库开销呢。
  少年张了张口,表情写满“我该怎么回绝老祖宗才不会被打死”。
  倒是凤素言有胆子在玉谨真人冷气压迫下开口。
  “仙人,这位就是花之国现在的皇太子,他是储君……应该不太方便跟随仙人修炼吧?”
  玉谨真人表情……
  算了,他根本没什么表情。
  只是习惯性的三秒沉默隐隐泄露了真实情绪。
  他淡漠地陈述了句。
  “我也曾是储君。”
  如果玉谨真人当年没有跟随老掌门入了凌霄宗,估计花之国皇室传承也轮不到如今这支。
  可他说完,刚刚起身没多久的皇室成员又呼啦啦跪了一地,齐刷刷为皇太子求情。
  皇室怒做阅读理解。
  这是玉谨真人老祖宗发怒的前兆啊,是不是觉得皇太子不识好歹?
  但事实上却是——
  玉谨真人在阐述一个事实。
  少年天赋尚可,待在皇室能修炼出什么鸟样?
  倒不如跟随他们入了凌霄宗,修大道、求长生,数百年后回来自己仍是风华正茂,当年故人——喜欢的、讨厌的,统统入了黄土。奈何玉谨真人寡言高冷,懒得解释自己并没有生气。
  这时,华裳少年,也就是花之国皇太子恭敬地道了句。
  “……晚辈谢过老祖宗的抬爱,只是——”
  玉谨真人问:“只是什么?”
  华裳少年道:“晚辈幼时已经拜过师门了。”
  “拜过师门了?”
  玉谨真人闻言上前一步,出手迅捷抓住华裳少年的手腕,查了查他修的功法。
  怎么会是凌霄宗的?
  “你拜了凌霄宗哪个门人弟子?”
  华裳少年道:“这个倒是不甚清楚,但那位前辈当年约好说待晚辈成年再收。”
  正因为还没正式收徒,华裳少年学习的功法技能都只是凌霄宗萌新必学的基础。
  哪怕都是些基础,搁在一个乡下大陆的小国也能被奉为宝贝了。
  再者,正统修士极少会出尔反尔,仅凭一个承诺,华裳少年也算是人家的记名弟子了。
  “藏头露尾!”玉谨真人淡淡道,“若真有收徒的意向,那人怎会连个道号都没留下?”
  这时,沦为背景板的裴叶不得不出声打断他们的对话。
  “玉谨师弟啊,我们俩好歹也是同门一场,师姐弟互称多年,你居然当面说师姐‘藏头露尾’?”
  玉谨真人:“……”
  哈?
  这跟咸鱼师姐有什么干系?
  华裳少年:“???”
  这话信息量有点大!
  他惊讶地看着裴叶再看看老祖宗。
  裴叶继续笑着打趣。
  “你这老祖宗倒是爽快,为了个娇俏可爱的女徒弟,随手将我守了近十年的苗子许出去了。”
  众人:“???”
  玉谨真人:“……”
  他性格淡漠,不爱跟人开玩笑,表情比之前冷了好几个度。
  凤素言应变迅速地将气氛暖了回来,她道:“仙人,这可不就是歪打正着?本就是一段缘分,如今是缘上加缘,可见太子殿下的确是仙人命中注定的徒弟。小女子僭越,恭喜仙人喜得佳徒。”
  裴叶表情有些古怪。
  她以为兵王人设的女主应该是“拿起眼镜一戴,敌人全部狗带”的铁血冷漠类型。
  再不济也是跟向瑞君那般外冷内热。
  短暂接触却发现她更像是一朵能说会道的解语花,这小嘴巴怪甜的。
  凤素言搬来台阶,裴叶也不好继续抬杠。
  “既然你这小丫头都说恭喜了,我不受着好像也不吉利。”
  裴叶双手环胸看着玉谨真人。
  “既然如此——玉谨师弟,咱们就同喜同喜了。”
  玉谨真人:“……”
  看看不怎么靠谱的咸鱼师姐,再看看没什么骄矜恶习、被好好养着的纯良贵子。
  从来不知道啥叫“心”的玉谨真人,居然生出一点点将人推入火坑的罪恶感。
  “……同喜。”玉谨真人对少年道,“你既皇室出身又尊我一句老祖宗。作为老祖宗,理所应当要照拂你。咸鱼师姐生性不羁粗放,倘若你修炼上有不解的而师姐又没空,可以来找我。”
  这个承诺也算是对少年的一点点补偿。
  裴叶看着少年脸上的喜色,暗暗啧啧一声。
  玉谨师弟显然不知道“师父”这个职业有多么危险。
  师徒若是男女,还长得好看,轻则天崩地裂,重则灭世堕神。
  师徒若是男男,还长得好看……
  师父还是小心菊花,记得关注肛肠公众号。
  每个不肖徒弟都有一颗以下克上的心_(:з」∠?)_
  但要有一方长得普通或者难看,危险指数暴跌,分分钟师门和谐、尊师重道。
  当然,这个规律搁在裴叶身上不合适。
  当她的徒弟,要么出师要么出殡。
  一个接一个翻转让在场众人有些反应不过来,但结局是好的。
  唯一不爽的人大概是那位刁蛮郡主。
  凭什么凤素言这个贱ren不仅没死还成了凌霄宗玉谨真人的徒弟,那就是个低贱歌女生的下jian庶女,凭什么有这份机缘?明明自己长得比她好,地位血统比她高,修为天赋也强……
  刁蛮郡主被嫉妒和怒火冲昏了脑子,本就不算大的瞳仁紧缩,衬得眼白更大更瘆人。
  奈何大佬在场,她也不敢发作顶撞仙人。
  再大的火气也只能憋着,看得凤素言内心暗爽。
  玉谨真人收了徒弟就想回宗门,但皇室这些人哪里肯,好说歹说希望老祖宗多停留一阵子。给点儿时间,让凤素言、皇太子跟亲人好好道别,毕竟这一去也不知道何年何月再相见。
  玉谨真人用眼神询问裴叶。
  作为师弟,他不能越过师姐替她拿主意。
  裴叶看看天色:“也行,留下来玩一阵子再回去,凌霄宗那地方太无趣了。你新收的徒弟被外力废了天赋系统与灵根,不好好休养就跟着我们御剑回去,只怕这孱弱身子受不住。”
  玉谨真人又想到了自己的经历,看看凤素言和皇太子,两个都是十三四的年纪。
  “那便依咸鱼师姐的意思,我等再叨扰两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