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1:论操作还是你骚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411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恭喜玩家‘你的阿爸’发现有潜力的目标】
  ;;;;【目标可降服、可收徒】
  ;;;;裴叶正看戏,脖子上挂着的手机跳出了系统通知。
  ;;;;她抽空瞄了一眼内容再瞧瞧刁蛮郡主,有些嫌弃地撇了撇嘴,关上手机屏幕。
  ;;;;顺手在内心给此人脑门画了个红色xx。
  ;;;;虽说是系统硬塞过来的收徒带徒任务,但裴叶也不想将就。
  ;;;;她可以不介意徒弟是好人还是坏人,反正再混账搁在她手中也不敢使坏,但她介意徒弟的智商又蠢又毒得表里如一,甚至连内心的恶意都不会掩饰,这种悟性如何在她手中出师?
  ;;;;出师是无法出师的,出殡倒是能考虑考虑。
  ;;;;“戚水师侄,孩子往往就是父母亦或者说是家中长辈的镜子。正常情况下,孩子是什么德行便意味着长辈是什么德行,但也不排除歹竹出好笋或者好竹出歹笋,可这都是少数情况。”
  ;;;;刁蛮郡主的异姓藩王父亲也的确干了许多蠢事,例如见色起意,居然想趁醉染指女主凤素言的侍女,犯罪未遂。凤素言反手送了他一个家破人亡大礼包,刁蛮郡主也受了牵连,风光不再。
  ;;;;戚水若有所思地点头,顺便做了道阅读理解。
  ;;;;少年认真道:“咸鱼师叔教训的是,弟子往后在外行走定会约束己身,不辱没宗门名誉。”
  ;;;;孩子是父母长辈的镜子,那么宗门修士便是宗门的镜子。
  ;;;;宗门弟子优秀守礼,便意味着宗门风气上下清明。
  ;;;;咸鱼师叔是想通过刁蛮郡主的例子教导他这个道理吧。
  ;;;;戚水点点头。
  ;;;;白衣少年的腰杆挺得更直了。
  ;;;;裴叶:“???”
  ;;;;凤素言不惧威胁,冷笑讽刺道:“本郡主?你看你像什么郡主?乞丐穿龙袍也不像个皇帝,你穿得华丽但嘴脸恶臭。太子殿下哪里会看得上你这样无才无德无脑空有一张脸的女人?”
  ;;;;“贱婢,找死!”
  ;;;;刁蛮郡主加速风刃凝聚,预备用这团风刃将凤素言碎尸万段。
  ;;;;凤素言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魔法”,但她前一世可是铁血兵王,哪里会给法师吟唱的时间。当即便有了决断,不顾这具身体还虚弱,暗运巧劲,脚下一蹬,欺身至刁蛮郡主身前,黑漆漆的脚丫子当脸踹了过去。这一脚下了十足十的力气,居然将人踹得倒飞一米多。
  ;;;;风刃被迫停止,残余的灵力成功反噬刁蛮郡主。
  ;;;;再加上鼻骨被踢歪的痛,成功让刁蛮郡主那张艳丽的俏脸痛得扭曲,红灰交加。
  ;;;;这时,裴叶二人听到了现场版解说。
  ;;;;“……这凤素言天赋灵根被废,空无灵力,居然能伤到郡主?”
  ;;;;“……难道是凤素言之前修习过什么武技?”
  ;;;;“……看着是个练武的好苗子,凭她刚才那两招反击,动作敏锐干脆,出手狠厉果决……只可惜啊,力道稍欠火候,瞧着应该是身体虚弱的缘故……啧啧,若能好好培养必会是武修奇才……”
  ;;;;群众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偶尔还能听到一两个疑似“大佬”的人在一边儿“指点江山”。
  ;;;;“咸鱼师叔,看这情形这位姑娘的确是被冤枉的。”
  ;;;;“是啊,被冤枉的。”
  ;;;;少年右手一抬,稳稳抓住负在背上的剑柄。
  ;;;;“咸鱼师叔,我们现在动手?”
  ;;;;只待自家师叔一声令下他就冲进场救人。
  ;;;;裴叶懒得转头,转动眼珠子斜视戚水。
  ;;;;“动什么动,忍着。”
  ;;;;戚水少年疑惑,忍不住流露出关心之色。
  ;;;;这姑娘被废了灵根天赋,身体又虚弱疲乏,怎么可能是刁蛮郡主的对手?
  ;;;;“贱ren!!!凤素言!!!”
  ;;;;声音又奸细又高亢,蛮横冲入耳膜,激起无数鸡皮疙瘩。
  ;;;;刁蛮郡主捂着剧痛的脸,鼻孔不受控制地淌下两道鲜红的鼻血,鬓发上的金银珠翠歪的歪、掉的掉,模样瞧着别提多狼狈了,哪里还有艳丽逼人的气场?偏偏还是大庭广众之下,多少低贱平民围观,刁蛮郡主的脸面都丢光了。羞愤恼恨的同时,她对凤素言的杀心涌上姐姐。
  ;;;;“纳命来!”
  ;;;;狼狈又满面挂红的刁蛮郡主瞧着有些滑稽。
  ;;;;但在场众人并不包括凌霄宗一行人却笑不出来,因为刁蛮郡主开大了。
  ;;;;凤素言脱力,此时已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刁蛮郡主蓄力。
  ;;;;“去死吧!”
  ;;;;刁蛮郡主丢出一团一人等高的火团。
  ;;;;火团飞过之处,空气温度飙升,甚至被气浪灼烤得微微扭曲。
  ;;;;戚水少年下意识抓紧了剑柄要救人,却被自家师叔摁住肩膀动弹不得。
  ;;;;他急道:“师叔!”
  ;;;;话音刚落,天穹降下一道光。
  ;;;;火团碰到这道光,如冰雪遇上了骄阳,融化于无形。
  ;;;;凤素言都闭上眼睛准备被火团烧成灰烬了,可预料中的灼烧并未降临,反而被一阵携卷着花香的清风拂面。那风吹来,耗尽的体力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恢复,伤口也愈合了。
  ;;;;裴叶道:“叫师伯都没用,还师叔呢。不想被你玉谨师叔记上小本本,安静当个吃瓜群众。”
  ;;;;是的,玉谨真人出场了。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机出场了。
  ;;;;正如前三章水过的段落,玉谨真人坐着他的十八美女仙轿法器登场了。
  ;;;;漫天花雨开道,万丈金光铺路,轿顶的七彩琉璃灼灼闪耀。
  ;;;;凤素言撑着地,大胆抬起头。
  ;;;;微风吹拂得刚刚好,掀开白羽鲛绡。
  ;;;;惊鸿一瞥吹皱了凤素言的心湖。
  ;;;;她从未见过如此精致好看的人,仿佛心间某根弦被轻轻触动了一下。
  ;;;;立在轿侧的十八位美人微微福身行礼,挂着的白羽鲛绡帘帐自动打开,轿中飞出个白衣仙人。花之国百姓早就跪了一地,大家都矮下去,自然衬得还站着的人格外“鹤立鸡群”。
  ;;;;戚水少年:“???”
  ;;;;玉谨师叔怎么来了?
  ;;;;难道玉谨师叔是于心不忍来救人的?
  ;;;;果然是玉谨师叔,凌霄宗执法长老,心善人美,难怪这么多宗门弟子喜欢他。
  ;;;;戚水少年怒做两道阅读理解。
  ;;;;裴叶看着这一幕,只能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要论骚,还是玉谨真人更骚一筹。
  ;;;;什么生气拂袖上楼?
  ;;;;她有理由怀疑玉谨真人是上楼梳妆打扮、重新换了一身更干净更香喷喷的新衣服,还是刚浆洗做好的新衣服,看着又笔挺干净又仙气飘飘,稍微靠近还能嗅到他身上传来的淡淡香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