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女主凤素言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530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眼瞧着周遭温度一点点下降,【飞行法器管理所】分部的修士立马补了一句。
  ;;;;“当然,如果真人不在高速和大路用这件仙轿法器倒是没什么问题。”
  ;;;;玉谨真人脸色这才好转了点儿。
  ;;;;“依你所言便是。”
  ;;;;他又掏出零零碎碎能用来飞行的法器,一次性登记上百件,品质最低也是五星sr级,其中有三分之一都是六星ssr。若非登记工作的修士经过专业训练,怕是要当场提臀了
  ;;;;假如土豪真人不介意性别相同。
  ;;;;离开【飞行法器管理所】分部,玉谨真人脸色还是不好。
  ;;;;“飞行限速,我们不知要耗费多少时间才能抵达花之国。”
  ;;;;玉谨真人给未来徒弟算过好几次卦。
  ;;;;每一次都在变化,但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清晰。
  ;;;;按这趋势,缘分应该就在最近一段时间,错过了最佳时机,不知会有什么变故。
  ;;;;例如被人截胡什么的。
  ;;;;一想到这种可能,脸色更寒。
  ;;;;“玉谨师叔不用担心,我们上高速飞行。”
  ;;;;高速也限速,但上限比普通大路高太多。
  ;;;;玉谨真人用眼神示意师侄带路。
  ;;;;裴叶也揣着好奇。
  ;;;;莫非这个“高速”跟第一个副本鬼司机开的鬼道一样?
  ;;;;结果
  ;;;;普通大路指的是百米到千米间的高空,高速指的是千米到万米之内的高空。
  ;;;;倘若裴叶二人刚才飞得高一些,那三分兴许就不会被扣了。
  ;;;;玉谨真人嫌弃戚水少年飞得太慢,干脆让他乘上自己的飞剑法器。
  ;;;;戚水少年看着裴叶为难。
  ;;;;“玉谨师叔,弟子有高速飞行的许可,反倒是咸鱼师叔……”
  ;;;;玉谨真人薄唇轻启。
  ;;;;“无需担心咸鱼师妹,你管好自己便可,勿要掉下去了。”
  ;;;;戚水少年:“???”
  ;;;;这话反了吧?
  ;;;;他刚生出这点念头,玉谨真人已经御剑启动,化作一道流光。
  ;;;;“啊啊啊玉谨师叔太快了”
  ;;;;他紧紧抓着玉谨真人的袖子,死闭着眼睛不敢睁开。
  ;;;;许久才适应这个让人想心脏炸裂的速度。
  ;;;;睁开眼,余光却瞧见咸鱼真人神态轻松地跟着。
  ;;;;戚水少年:“……”
  ;;;;已知:玉谨师叔从头到尾没降速,开足了马力……
  ;;;;又知:咸鱼师叔始终在一旁跟着没有被甩开……
  ;;;;所以……
  ;;;;他在做梦吗?
  ;;;;踩着高速上限飚飞剑,三人仅用四天时间便接近了天澜大陆。
  ;;;;戚水少年累得腰酸背疼,两个耗费灵力的人却像没事人,看不出丝毫疲态。
  ;;;;玉谨师叔也就罢了,人家可是凌霄宗第一战力!
  ;;;;为何咸鱼师叔也能游刃有余?
  ;;;;明明师叔实力等级比他还低不是吗?
  ;;;;说起这个,戚水少年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看不穿咸鱼师叔的实力等级了。
  ;;;;因为裴叶等级提升到40级了。
  ;;;;前面40级很好升,但从40级开始,升一级所需的修为几乎是之前的总和。
  ;;;;玉谨真人等级最高,他能看到同队伍其他两人的实力等级。
  ;;;;自然也注意到裴叶。
  ;;;;第五天,玉谨真人与裴叶擦肩而过的时候,淡淡地道:“我辈修行虽是逆天而行,但有些事情也得顺应天命。凌霄宗实力正盛,正道也稳稳压制着魔道,咸鱼师姐何苦走这邪门歪道?”
  ;;;;没什么天赋的人,短时间内却提升这么多级,外人可不得想歪。
  ;;;;裴叶诧异:“玉谨师弟这是关心师姐呢?”
  ;;;;玉谨真人冷漠道:“不是,只是希望师姐别做出有辱师门、堕了凌霄之名的事情。”
  ;;;;“玉谨师弟尽可放心,以前是懒得修炼,如今想发愤图强报效宗门。”
  ;;;;玉谨真人深深凝视一眼却不说话。
  ;;;;他跟这位师姐相处不多,这么多年说过的话加起来还没这几天多。
  ;;;;但念在同门情谊上还是要提醒一句。
  ;;;;倘若她做了有愧凌霄宗的事,作为宗门执法长老的他不会手下留情的。
  ;;;;天澜大陆,花之国。
  ;;;;裴叶一直以为他们会来迟却没想到来得刚刚好。
  ;;;;“咸鱼师叔、玉谨师叔,打听到了。”
  ;;;;三人刚进入花之国的都城便听到百姓议论纷纷,言辞提及“大将军庶女”如何不知廉耻,即将承受“兽刑”和“石刑”。百姓们一边议论一边呼朋引伴,又生怕去晚了看不到好戏……
  ;;;;玉谨真人让戚水少年去打听怎么回事,戚水少年没一会儿就打听清楚了:“预定的太子妃花之国大将军庶女凤素言与人私tong苟he,皇室大怒,下令废去凤素言的天赋灵根……”
  ;;;;玉谨真人闻言眉头轻皱。
  ;;;;他又掐指一算,脸色更寒了些。
  ;;;;“这中间会不会有误会?”
  ;;;;戚水少年道:“咸鱼师叔,有没有误会不清楚这个倒是不知道,外界百姓都是这么传言的。”
  ;;;;裴叶转向玉谨真人,问他道:“玉谨师弟,我们不如去看看?”
  ;;;;玉谨真人不屑道:“瞧一群凡人起哄杀生的丑态?不去!”
  ;;;;说罢,他拂袖上楼。
  ;;;;裴叶拍拍戚水少年的肩膀。
  ;;;;“既然玉谨师弟不去,那师侄你陪我去。倘若真有内情,兴许还能救下一条无辜性命。”
  ;;;;辈分压死人。
  ;;;;戚水少年苦笑跟上,生怕咸鱼师叔走丢。
  ;;;;天澜大陆可不是凌霄宗,一旦咸鱼师叔失踪,没其他宗门弟子提供线索。
  ;;;;“咸鱼师叔,等等我!”
  ;;;;少年负剑跟上。
  ;;;;原著小说也进行到女主凤素言骗过所谓的“守贞兽”,还未松口气又被郡主刁难掌掴,险些打死的剧情。这位刁蛮郡主是花之国异姓藩王女儿,从小深得恩宠,也偷偷暗恋皇太子多年。
  ;;;;_∠)_
  ;;;;果然,情敌是推动剧情和冲突的不二法宝。
  ;;;;刁蛮郡主俏脸一沉,娇呵大骂。
  ;;;;“贱婢,你竟敢讽刺本郡主!”
  ;;;;爱而不得一直是刁蛮郡主内心的痛,却没想到未来的太子妃不仅不是自己,还是个低微歌女所生的庶女,这个庶女还算计皇太子,又不知廉耻跟下人闹出私tong这样的丑闻。
  ;;;;凤素言还用这事儿讽刺她。
  ;;;;刁蛮郡主一下子从刁蛮进化成了泼皮。
  ;;;;“今日便让你这千人睡的贱biao尝尝碎尸万段的痛楚!”
  ;;;;挤到前排看热闹的戚水少年闻言愕然。
  ;;;;喃喃了句:“咸鱼师叔,这什么郡主……好生泼辣粗鄙啊。”
  ;;;;戚水头一回围观两个女性撕比。
  ;;;;虽说修士总喜欢打打杀杀,但不代表他们文化素养不行。首先,他们寿命比凡人长,修炼不下去的时候读读书、习习字、弹弹琴、吹吹笛……再没天分,长时间练习下来也能“精通”了。
  ;;;;修身养性多年的修士,一般不会轻易犯口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