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7:白鹤超载(求月票,看作话)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30 01:40      字数:2483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真人”
  ;;;;“咸鱼真人”
  ;;;;“咸鱼师叔,咸鱼师叔”
  ;;;;“咸鱼师伯,咸鱼师伯”
  ;;;;裴叶听着这个称呼,犹豫着要不要回应。
  ;;;;咸鱼什么咸鱼,这个称号究竟是哪个神经病取的?
  ;;;;为了不让崖上的凌霄宗弟子继续嚷嚷“咸鱼”二字,裴叶随手一挥袖,十数米外的树枝自动折断到她手中,充当临时飞行法剑。脚踏树枝飞出崖底,脸色不悦地出声打断他们的声音。
  ;;;;筱黄这具身体天赋不咋地、修为不咋地,但她长得好看啊,不说话的时候就是一股子冰山美人的高冷调调。再配上裴叶的气场,下山来寻人的凌霄宗弟子都懵了一下,脱口而出一句。
  ;;;;“弟子见过咸鱼师叔/师伯/真人。”
  ;;;;裴叶:“……”
  ;;;;┻━┻
  ;;;;她都说了别喊“咸鱼”了!
  ;;;;听多了还以为自己一股子海盐鱼腥味。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原主筱黄跟外人打交道不多,平日没事跟宅女一样窝在自个儿的山峰。
  ;;;;不是她生性孤僻而是她被外界诟病“德不配位”,空有名头和高辈分却没啥修为能耐。
  ;;;;她是凌霄宗五子真人中最咸鱼的一位。
  ;;;;凌霄宗每回开山收徒,通过山门考验、前来拜师学艺的人没一个愿意选择拜入她的门下。
  ;;;;这时,几个弟子中间走出一名相貌秀气的白衣少年。
  ;;;;他作揖道:“掌门师父让我等过来寻师叔回宗门。”
  ;;;;这个白衣少年是凌霄宗掌门咸鱼真人的大师兄的弟子。
  ;;;;裴叶皱眉道:“宗门出事了?”
  ;;;;急匆匆派人找她?
  ;;;;几个弟子面面相觑。
  ;;;;白衣少年声色温润地道:“宗门一切安好。”
  ;;;;裴叶又问:“那掌门师兄找我做什么?”
  ;;;;几个弟子:“……”
  ;;;;裴叶:“……”
  ;;;;两拨人面面相觑,直到白衣少年面色讪讪地道了句。
  ;;;;“师父担心您,说师叔若气消了便回去吧,这都出来一夜了,近些日子宗门外不是很太平。”
  ;;;;裴叶:“……”
  ;;;;简单来说就是筱黄闹脾气离宗出走,摸黑走夜路踩空掉下山崖?
  ;;;;这位掌门师兄也有意思,隔天就派弟子出来找了。
  ;;;;裴叶揉了揉额头道:“行吧,那就回去。”
  ;;;;几个身穿凌霄宗弟子服饰的少年暗暗松了口气。
  ;;;;凌霄宗普通弟子,几乎每个人都做过一个任务寻回因为各种理由离宗出走的咸鱼真人完成任务给的奖励不是很多,但任务毫无风险还能经常做,唯一的麻烦就是咸鱼真人喜欢到处乱跑,实力不济还容易受伤出事儿,搞得宗门弟子接了任务总要在宗门频道吼一嗓子。
  ;;;;【今天咸鱼真人又去哪里了!】
  ;;;;感谢守门弟子提供的线索,他们才能循着方向找到这里。
  ;;;;裴叶弹了弹身上沾染的灰尘和草屑,姿态高冷中透着几分疏离。
  ;;;;“你们怎么回去?”
  ;;;;白衣少年道:“我等随咸鱼师叔步行回去即可。”
  ;;;;不将人带到掌门师父跟前,任务不算完成,宗门也不会给他们奖励的。
  ;;;;裴叶则皱眉看看几个白衣飘飘、负剑而行的仙门弟子。
  ;;;;正常来说不应该御剑回去吗?
  ;;;;还是说这几个孩子修为不够?
  ;;;;心思转了两下,裴叶点头答应下来。
  ;;;;“如此也好,我们回去吧。”
  ;;;;几个宗门弟子走得慢一些,跟在裴叶身后十几步,而那个白衣少年则只落后一两步。
  ;;;;“你叫什么名字?”
  ;;;;白衣少年道:“弟子戚水。”
  ;;;;裴叶:“???”
  ;;;;等等
  ;;;;什么水?
  ;;;;白衣少年主动解释。
  ;;;;“回师叔,是‘心之忧矣,自诒伊戚’的戚,‘沔彼流水,朝宗于海’的水。”
  ;;;;裴叶“哦”了声,表示知道了。
  ;;;;“天赋还不错,努力努力,大有可为。”
  ;;;;裴叶能看到戚水的等级。
  ;;;;这个少年小小年纪已经31级。
  ;;;;_∠)_
  ;;;;相较之下,咸鱼真人还真的很咸鱼。
  ;;;;戚水愕然一秒,旋即抿唇浅笑,露出浅浅的梨涡。
  ;;;;其他几个弟子听了对话也暗下嘀咕
  ;;;;咸鱼真人的脑子没在哪里摔坏吧?
  ;;;;戚水师兄的天赋还用说?
  ;;;;双灵根,sr级系统天赋,刚入宗门没几年就超过咸鱼真人。
  ;;;;据说咸鱼真人当年还想收戚水当徒弟,幸好掌门真人给力截胡下来,不然真是误人子弟。
  ;;;;根据小说原著描述,凌霄宗是正道第一大宗。
  ;;;;何谓第一大宗?
  ;;;;在灵气日渐稀薄的当下还能独占一整条灵脉,拥有一等一的修行圣地,宗门内有千座钟灵毓秀、灵气逼人的仙山。据说凌霄宗的护宗大阵还是上古时期五帝之一的白帝布下的。
  ;;;;靠近护山大阵,戚水双手捏诀,口中轻念一声“出”,祭出一枚玉符。
  ;;;;其他几个弟子也纷纷照做。
  ;;;;当他们的玉符闪烁出盈盈白光,护山大阵检验通过,便给他们开出一条一人高宽的缝儿。
  ;;;;裴叶:“……”
  ;;;;她记得腰间也挂着同样的玉符。
  ;;;;可当她靠近护山大阵的时候,玉符也同样有了反应,开出一道缝让她顺利进入。
  ;;;;通过护山大阵,裴叶问了个问题。
  ;;;;“师侄,我一直有一个疑问。”
  ;;;;戚水恭敬道:“师叔请讲。”
  ;;;;裴叶道:“挂在腰上就能直接通过,为什么还要捏诀祭出来?”
  ;;;;戚水:“……”
  ;;;;裴叶又问:“有什么区别吗?”
  ;;;;戚水:“……”
  ;;;;裴叶疑惑:“看样子是没有,那为何要多此一举?”
  ;;;;戚水:“……”
  ;;;;正当白衣少年窘迫不知如何回答的时候,一支十几人的巡逻弟子骑着白鹤过来。
  ;;;;问清几人是做了任务回来,又骑上白鹤离开,裴叶看着几乎复制粘贴出来的白鹤,再看看跟白鹤体型完全不配称的巡逻弟子,忍不住咕哝道:“可怜了那些鹤,每天超载也挺辛苦的。”
  ;;;;耳力很不错的几个弟子:“……”
  ;;;;师兄师姐,诚不我欺。
  ;;;;咸鱼真人/师伯/师叔果然很古怪。
  ;;;;凌霄宗非常大,从护山大阵边缘到掌门的大殿,骑白鹤要一两个时辰,御剑也要不短时间。
  ;;;;但凌霄宗作为正道第一大宗,宗门内的基础设施怎么会不全呢?
  ;;;;几个弟子能乘坐最近的传送阵直达主峰附近的传送阵。
  ;;;;传送阵出来再坐白鹤飞到主峰。
  ;;;;裴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