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3:神秘老兄的脑袋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360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本我?
  ;;;;自我?
  ;;;;裴叶不由得笑了笑,吐槽了起来:“这个黑塔还怪文艺、挺讲究的,前面七层对应‘七宗罪’,后面三层对应‘人格’的三个组成部分。既然有了‘本我’、‘自我’,那么第十层应该是‘超我’吗?”
  ;;;;“根据我们获得的情报来看,十有七八是‘超我’。”
  ;;;;顾比刚才看着沉默得多,脸色也有些异样的惨白。
  ;;;;看情形,应该是通过第八层第九层的时候遇到了点儿麻烦。
  ;;;;裴叶暗中观察顾。
  ;;;;她无法将“贪婪”二字跟这位总是西装革履、一丝不苟的体面男人划上等号。
  ;;;;他内心的“贪婪”究竟是什么?
  ;;;;将裴叶永远留在那片幻境吗?
  ;;;;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从前面六层来看,“七宗罪”都是内心最深的执念,还是死不悔改、无法救赎那种,彻彻底底的堕落,但顾的“贪婪”有这么严重?疑惑像一个个小泡泡在她内心冒出头。
  ;;;;顾所谓的“贪婪”与自己理解的“贪婪”似乎有着很大的不同。
  ;;;;“自我、本我、超我构成了人格,而超我则是人格的社会面,以道德、理想约束自我。”裴叶暂时将这些疑问丢到了脑后,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登上第十层,让黑塔真正跟这个世界说再见,她皱眉分析道,“指导自我、限制本我,在道德、理想约束下维持正常的人际关系。”
  ;;;;二人点头肯定裴叶的说辞。
  ;;;;“前面的‘七宗罪’是七种恶行,潜藏于每个人的内心,是蛰伏在黑暗层次的怪兽。善恶皆在一念间,一念善、一念恶。一旦恶念战胜了善念,这些怪兽便会出闸,人也会开始放纵自己。你登上前面七层和后面两层,说明你能控制恶行,心念坚定,寻常诱惑无法改变你的心性。”
  ;;;;顾没有直视裴叶。
  ;;;;说完一番话之后,又补了一句。
  ;;;;“……你这样……很好。”
  ;;;;裴叶厚脸皮道:“我也这么觉得自己很优秀。”
  ;;;;顾没了话,避开裴叶的目光,眼睑微垂不知在想什么。
  ;;;;裴叶有个疑问。
  ;;;;“你们也上了第九层,为何不能上第十层?”顾和季对视一眼都没说话,裴叶这边又发问,“根据前面的线索分析,通过前面九层,基本就能断定登塔之人是个能约束自身道德、良知、理想的正常感人吧?”
  ;;;;眼前二人没道理登不上第十层啊。
  ;;;;季道:“这个嘛我也不清楚,但冥冥中有种预感,上不去的。”
  ;;;;裴叶又看着顾,后者犹豫一秒也点了点头。
  ;;;;“确实如此。”
  ;;;;裴叶:“……”
  ;;;;论心性、论道德、论好人好事、论良知……
  ;;;;谁能比得上她裴三好呢?
  ;;;;看样子,这第十层只能由她这个三好五美青年才能上去了。
  ;;;;_∠)_
  ;;;;裴叶不禁被自己脑补的内容逗笑了。
  ;;;;《恋与养崽》其实不是什么放置类养成游戏,而是三好五美青年培训班吧?
  ;;;;“那我试一试吧,希望不会辜负你们的期许。”
  ;;;;说完,裴叶试着闭上眼睛。
  ;;;;却不知在她闭上眼睛后,顾和季则默契对视了一眼,后者有些不甘心地哼了一声,但还是配合前者的行动。只见两人身体化为一黑一白两道浓雾,浓雾如阴阳鱼般旋转、融合。
  ;;;;没一会儿,裴叶感觉到有浓雾向她涌来。
  ;;;;来了
  ;;;;心念一动,她做好被迫观看各种稀奇古怪视频的心理准备。
  ;;;;结果站在原地等大半天,啥动静也没有,也感知不到顾和季的气息。
  ;;;;等待三秒,耐心耗尽。
  ;;;;裴叶不得不主动睁开双眸。
  ;;;;周遭环境仍是黑漆漆一片,顾二人不知去了哪里,而她跟前出现了一面镜子。
  ;;;;奇怪的是,这面镜子并未照出她的容貌,也未照出“筱青”的容貌,镜子里面只有一颗白骨化的头颅。头颅周围泛着红黑交杂的可怖恶念,这些恶念盘旋着想要一点点渗透进去。
  ;;;;呈现在裴叶面前的这块头颅已经被浸染了大半。
  ;;;;一半都是黑色,而黑色还在努力向白色蔓延。
  ;;;;裴叶看到这个大脑袋的时候,她面无表情。
  ;;;;甚至有种“果然如此”的想法。
  ;;;;难怪这个副本一直没找到神秘老兄的尸骨,原来脑袋被切了搁在黑塔第十层吗?
  ;;;;搁在黑塔这里也就罢了,还日日被如此可怖的恶念浸染……
  ;;;;神秘老兄生前究竟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这么招仇家恨?
  ;;;;不不不
  ;;;;这问题应该问游戏策划人。
  ;;;;游戏策划跟神秘老兄这位npc有啥仇有啥怨,要这么折腾人家?
  ;;;;裴叶微微倾身凑近,抬手屈指在镜面上敲了敲。
  ;;;;“老兄?你能不能从镜子里出来?”
  ;;;;话音刚落,颅骨眼睛位置冒出两束猩红的光,看着像是一双眼睛。
  ;;;;裴叶跟那双猩红的眸子对了个正着。
  ;;;;敌不动,我不动。
  ;;;;裴叶继续道:“你身体有一部分在我这里,要不要考虑跟我走?”
  ;;;;头颅没有回答,但猩红的光却微弱了不少。
  ;;;;慢慢的,猩红逐渐褪色,褪成了烟灰色,不待裴叶看清,光芒阖上。
  ;;;;缠绕着头颅的恶念如沸腾般翻滚,立在裴叶跟前的镜子更是浮现无数红黑色的纹路。
  ;;;;古老的纹路长得太陌生,裴叶匆匆一扫也只认出一小节符文。
  ;;;;“……这是封印?”
  ;;;;咔咔
  ;;;;轻微的碎裂声从镜面传来,裴叶从容地倒退了一小步。
  ;;;;镜面上的裂痕越来越大,仿佛绷紧了的气球,最后还是被撑破了。
  ;;;;裴叶第一时间收走神秘老兄的脑袋,低头的瞬间看到碎裂的镜面照出一个女人的影子。
  ;;;;她下意识抬头,勉强捕捉到那个女人穿着白裙罩着半透明的薄纱黑衫,腰间挂着复杂的挂饰,头发似乎是白色的?奈何镜子碎得太快,境内影子一闪而过,裴叶没捕捉到女子的相貌。
  ;;;;她抓住一片碎镜,搁在眼前照了照。
  ;;;;镜片黑成一团,什么都没照出来。
  ;;;;“那个女人是谁?”
  ;;;;刚刚冒出这念头,脚下还是剧烈摇晃,眼前被刺目的白光笼罩,身体轻飘飘的。
  ;;;;一回生两回熟,裴叶知道这是离开副本的前兆。
  ;;;;所以
  ;;;;让她回一趟联邦吧,她想跟游戏策划友爱和谐地谈谈关于游戏掉率和副本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