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2:过去的记忆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573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随着“顾”身影消失,裴叶并未脱离那些浓雾。
  ;;;;看到浓雾再一次扑上来,裴叶平静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七宗罪,不应该是七次幻象?
  ;;;;为何还会有第八次?
  ;;;;亦或者说,她猜测错了?
  ;;;;这一次,裴叶看到的景象不再是其他人的负面记忆。
  ;;;;她叼着棒棒糖,第一次以第三视角看着剧情推进,口中的果香也抹不去她此时的坏心情。
  ;;;;因为,这些景象记忆不是别人的,是她裴叶自己的。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似乎是某个训练场的后山吧?
  ;;;;裴叶循着记忆走到某棵树下,有个个头才到她腰的小不点不爽地踢着树,个头虽小却踹得那棵树树叶摇晃。兴许是发泄得有些累了,小不点一屁股坐在树下,双手抱着膝盖托着腮。
  ;;;;这个小不点自然是小时候的裴叶了。
  ;;;;她跑来后山发泄的原因是她被一伙同学联手欺负,不仅上课针对她,下课还欺负她,散播乱七八糟的谣言什么。裴叶不爽找回场子,下手是有些重,但那些人打她更重,只是裴叶倔强站着也不喊,那些小崽子哭天喊地,眼泪鼻涕齐下,老师不听她解释,让她喊监护人过来。
  ;;;;小时候的裴叶当然不服气,便跟老师顶嘴。
  ;;;;老师冷笑着喊了监护人,监护人听了来龙去脉也觉得是裴叶的错。
  ;;;;“我没错!他们七八个人打我,只因为我没有跟他们一样大哭,你们就觉得我没事吗?”
  ;;;;监护人皱眉道:“不能这么跟老师顶嘴,你打人就是不对。”
  ;;;;裴叶道:“你不听我解释,我们先欺负我,还打我,其他人看到也不管,他们就对了?”
  ;;;;监护人不理会她的话,反而摁着她的头让她道歉。
  ;;;;裴叶都要气疯了。
  ;;;;监护人冷冰冰道:“你不道歉可以,也别向我伸手要钱,你的学费生活费我统统不管。”
  ;;;;小小年纪就这么野,长大了还得了?
  ;;;;“你年纪还小,还得靠人生存,大人说话有大人的道理,以后会明白的。”
  ;;;;说着又露出了裴叶熟悉的嫌恶。
  ;;;;这份嫌恶是监护人收养裴叶那天就露出过的,仿佛看一滩被吐在地上唾沫的眼神。
  ;;;;裴叶不知道监护人讨厌自己为何又收养自己。
  ;;;;不过她很清楚,她讨厌这样的眼神。
  ;;;;裴叶从相关记忆中醒过神,看到年幼的自己双腿盘着坐在树下生闷气,忍不住伸手去摸摸她的头。当然,并没有摸到。她也明白年幼的自己在生什么气被人用“生存”威胁了。
  ;;;;而她不想被继续威胁,唯有努力、强大,自给自足。
  ;;;;届时,哪怕她把那些小崽子打得一口牙都掉,也没人强压着她的头道歉。
  ;;;;不过年幼的自己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
  ;;;;联邦发下的补助都打到监护人账号,小小的自己想独立也很难。
  ;;;;“寄人篱下的小可怜呦……”
  ;;;;裴叶听到小小的自己叼着一棵草,躺在树下如此感慨。
  ;;;;夕阳西下,该回去了。
  ;;;;小小的自己拍拍衣服上的草叶,一瘸一拐离开后山准备回监护人那里。
  ;;;;离去的时候,她瞧见有个身着军装,英姿飒爽的女性跟老师走在一起说什么。
  ;;;;老师唯唯诺诺,看着很恭敬。
  ;;;;一个目标在小小的裴叶内心形成。
  ;;;;快快长大,比谁都强,谁让自己受气她就将气强行塞回那人嘴里。
  ;;;;没有谁再用“生存”威胁她低头。
  ;;;;画面猛地一转,裴叶看到刚刚进入少年的自己,她考入了性质特殊的军校,以后几年都要在军校生活。在学校认识很多朋友,朋友们的志向大多是加入联邦军队,打破敌人狗头。
  ;;;;唯独裴叶没啥志向。
  ;;;;她根本没有目的,也没有为联邦而战、为联邦而死、以联邦战士身份血洒疆场这样中二愚蠢的理想。少年的她对一切都提不起兴趣,但跟朋友对战的时候又会觉得热血沸腾。
  ;;;;她喜欢释放暴力、力量在身体涌动的感觉,仅此而已。
  ;;;;不过,这样的状态并未持续太久。
  ;;;;裴叶与其他同学在军部派遣来的教官指导下开始为期一月的恶劣环境生存训练。
  ;;;;这一个月中,他们不仅要面对野外的威胁,还要面对“敌人”的暗杀。
  ;;;;中途出了问题,居然真有敌人混进来杀害学生。
  ;;;;裴叶被教官救了。
  ;;;;当然,教官也没有壮烈牺牲交托她“联邦意志”之类的狗血剧情。
  ;;;;裴叶只是突然开了窍。
  ;;;;她的能力已经足够保护自己不被‘’生存掣肘,甚至还有余力去救给她拖了后腿的教官。
  ;;;;这双手还能去救更多人。
  ;;;;如果她以后成了一群学生的教官,她肯定不用学生来救自己。
  ;;;;之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战场是最能磨砺人也是最容易失去的地方。
  ;;;;裴叶也意识到自己的能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她能保护的东西也有限,她需要更多更快的成长,成长到不再收到某某同学阵亡,前几天嬉笑的战友躺在冰冷的墓碑之下……
  ;;;;人生三百多年,光是回忆就是个浩瀚工程。
  ;;;;裴叶打着哈欠看着这些场景。
  ;;;;场景大多煽情,但也不乏悲痛的、难过的、愤怒的、开心的……
  ;;;;她托着腮道:“我这人记性很好,虽然比不上超忆症,但从有记忆以来到现在,差不多所有事情都记着呢。给我回放这些记忆有什么用,速度还不如我自己回想,你说是吧?”
  ;;;;说罢,周遭景色有一瞬间的卡。
  ;;;;裴叶道:“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能别放了吗?”
  ;;;;放一放她的黑历史也比播放这些煽情记忆更能引起她的共鸣。
  ;;;;兴许是裴叶的话奏效了,周遭景色再度归为黑雾,再逐渐散去。
  ;;;;裴叶看到了顾和季。
  ;;;;“这回还是幻象?”
  ;;;;季听到动静起身过来。
  ;;;;“你可算过来了。”
  ;;;;裴叶:“……”
  ;;;;怎么,她登塔很慢吗?
  ;;;;的确是有些慢,季是最早来的,顾晚了十几分钟,裴叶最迟。
  ;;;;“这里是第九层?”
  ;;;;季点头,顾也走了过来。
  ;;;;“你的精神状态还好吧?”
  ;;;;裴叶道:“我挺好。”
  ;;;;季则道:“不用勉强,第八层和第九层不太友好。”
  ;;;;裴叶:“???”
  ;;;;不友好吗?
  ;;;;三人面面相觑。
  ;;;;裴叶忍不住询问第八层和第九层是什么鬼,前面七层对应七宗罪,每一层让人看到一种罪,那么第八层和第九层呢?裴叶就回顾了一下自己的记忆,播放记忆的速度还被她吐槽太慢。
  ;;;;季道:“第八层和第九层,分别对应了‘本我’和‘自我’。”
  ;;;;“本我”代表对本能、冲动以及欲wang的追求。
  ;;;;“自我”代表对“本能、冲动以及欲wang”的正视以及实现手段。
  ;;;;裴叶过得轻轻松松,意味着她在这两方面的需求冲动很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