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月下美人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20      字数:2287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裴叶弯下腰,凝视那朵开得正盛的小菊花。
  季曌凑上来询问。
  “哪里奇怪了?”
  距离有些近,裴叶还能嗅到这小子身上的奶香味。
  是的,奶香味。
  因为季曌用的是奶香沐浴乳,留香还挺持久,只可惜这香味跟他高冷的外表极度不适配。
  “它们……”
  她正欲说什么,又将话咽了回去。
  一人一花默默对峙了会儿。
  “没什么,大概是我的错觉吧。”
  错觉当然是不可能的,与其说花卉奇怪,倒不如说这个花房不简单。
  她进来便发现花房灵气浓郁得不像话。
  本以为是花房位置特殊,仔细观察却发现并非如此。
  未等她继续思索,顾琞的声音吸引她的注意力。
  “昙花的花室在这里。”
  整个花室面积不大,也就三十多平米。因为昙花喜温暖湿润的半阴环境,不耐霜冻又不喜强光暴晒,于夜间开放,顾琞为了它们专门隔出来一间花室,提供最适宜昙花生长的环境。
  这些昙花被照料得很好,应该这一两日就能盛开。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上面那句话就是个flag诅咒。
  不可能没有意外的。
  “你确定它们今明两天会开花?”
  裴叶看着昙花眼神古怪。
  顾琞端来桌椅,桌子上还摆着常见水果还有一盘山核桃味的葵花籽瓜子。
  这种瓜子也是花轻轻教的。
  没有瓜子的咸鱼人生不圆满,好比吃瓜观众没了瓜,失去了精髓和灵魂。
  一边吃瓜聊天,一边等昙花花开。
  惬意又雅致。
  “应该会,昨天晚上就开了几朵。”顾琞回想那副场景,感慨道,“不愧月下美人之雅称。”
  他还让花房园丁看过,不会白等的。
  裴叶哦了一声,不忍打击顾琞的积极性。
  她觉得今晚大概率是要白等。
  对于昙花,季曌倒是兴致缺缺。
  他坐姿妖娆地依靠在椅背上,一手支着侧脸,余光乱瞟,但总会掠过裴叶这边。
  裴叶一边吃水果,一边嗑瓜子,偶尔跟顾琞季曌聊两句。说来也奇怪,裴叶单独跟顾琞或者季曌都聊得挺开心,但这俩在一起,气氛就跟修罗场一样凝重,好似气场天生犯冲。
  在尴尬窒息的气氛中熬了两个多小时。
  此行的目的——
  昙花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季曌上前戳了戳花蕾,咕哝道:“这花不会死了吧?”
  顾琞鄙夷地睨了一眼季曌。
  “要有耐心。”
  这才两个小时就急躁了。
  季曌哼了一声坐回自己的位置,裴叶继续嗑她的瓜子,也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内容,展颜浅笑道:“其实吧,我觉得我们三人凑在这里等昙花开,有些变(防和谐)态,你们觉得呢?”
  二人:“???”
  他们是聚众看花又不是聚众那啥,怎么就变(防和谐)态了?
  裴叶一边说一边磕着瓜子。
  “我以前听过一个说法,因为花朵是繁殖器官,所以有廉耻的花是不会乱开的。”
  今晚昙花不开的话,他们大概是碰见了有廉耻心的昙花。
  季曌被这个说法逗笑了。
  “若是这么说,那昨晚顾家主看到的昙花岂不是不知廉耻?”
  整个花房争奇斗艳的花儿也都是妖艳jian货了。
  裴叶一本正经糊弄人。
  “求偶的话,花还是会开的。”
  追求配偶,要什么廉耻!
  季曌学着裴叶嗑瓜子,笑眯眯地道:“啧啧啧——顾家主真是魅力不凡。不仅被万千女子喜欢,连花儿都为他倾倒,争相开放,只求他的青睐?难怪花房内的花儿开得如此艳丽。”
  他说完,顾琞的眼刀就甩来了。
  不过季曌丝毫不怵,反而笑颜灿烂,挑衅味道十足。
  顾琞面不改色道:“这种说辞倒是新奇。”
  季曌一边伸了个懒腰,一边凑近裴叶。
  “看样子,这些昙花都是有廉耻心的好花,我们今晚是等不到了,不如回去做些别的?”
  三人蹲在花室喂蚊子嗑瓜子多无聊。
  如果只有裴叶跟他,待多久季曌都不会抱怨。
  偏偏二人之中横插了个不速之客。
  顾琞在的地方,季曌觉得香甜的空气都污浊起来了。
  裴叶目光扫过花室内的昙花,叹气。
  “看样子是这样了,亏我还期待了好久。”
  虽说这个“好久”也就一两小时。
  裴叶作势要起身,顾琞正要开口挽留,余光瞥见花苞有动静了。
  似乎比一开始开放了些。
  “昙花要开了。”
  顾琞的话让裴叶停止动作,向后一仰又坐了回去。
  继续耐心等十分钟,花苞又纹丝不动,仿佛刚才的动静只是三人错觉。
  裴叶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些花苞。
  “要不要开,给个准话么。”
  她冲着其中一朵花苞说话。
  花苞不会说话,自然不会给她回应。
  “要是不开花的话,我就走了。你要知道女人熬夜熬多了,皮肤衰老得很快的。”
  裴叶从不知道哪里掏出来一面小镜子,左照照,右照照,忍不住在内心感慨年轻真TM好。筱青这具身体正值芳华,肌肤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光滑水嫩,一瞧就知道全是胶原蛋白。
  “总不好让我白跑一趟吧?”
  顾琞和季曌,一个看着昙花花苞,一个看着裴叶假兮兮照镜子。
  几乎是裴叶话音落下的瞬间,花苞颤巍巍地动了一下。
  颤一下!
  再颤一下!
  再再颤一下!
  整个花室内的花苞在短短十秒全部绽开至最绚烂的状态。
  若仔细观察,本该是纯白的花丝此时却染上了淡淡的粉晕,花药是妖冶的殷红色。
  裴叶道:“果真是月下美人。”
  说完之后,花丝更红了,一朵朵昙花都渐渐垂下,仿佛一张张羞怯的脸避开几人的视线。
  季曌啧啧称奇。
  顾琞仍旧端着一张平静无波的表情。
  二人反应不一,但都没有露出惊恐失态的一面,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大佬啊。
  裴叶拖着椅子往前,凑近昙花。
  她正欲说什么,倏地想起某些禁忌。
  “花作为繁殖器官,我们这样盯着它们欣赏,光看也就罢了,还评头论足,总觉得分分钟会被和谐。”裴叶碰了一下昙花的花瓣,含笑着道,“你说是不是呢,小家伙?不出来见见吗?”
  花有别样含义,那么裴叶继续调侃下去,颜色就有些黄了。
  毕竟是小说副本,老司机瞎开车容易被吊销驾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