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5:花房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30 01:40      字数:2495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殊不知,花园附近正有一双眼睛默默注视着二人。
  ;;;;这双眼睛的主人是裴叶。
  ;;;;裴叶的客房面朝花园,站在阳台能看到花园的全貌。
  ;;;;目睹这一幕的时候,裴叶吃饱喝足喝着小酒,平日总是冷淡的面颊染上微醺红晕,似乎连目光都迷离了。顾待在隔壁阳台办公,偶尔能听到文件翻动的沙沙声,气氛和谐而宁静。
  ;;;;办公累了,顾会跟裴叶搭话,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内容零散没有主题,从家庭关系到喜好兴趣,再到这个花园的点点滴滴。
  ;;;;裴叶一边小酌,一边侧躺在躺椅上,一手托腮静听顾的声音。
  ;;;;“没想到顾家主兴趣还挺多。”
  ;;;;酒意上涌,困意扰人。
  ;;;;此时的她瞧着比白日慵懒许多。
  ;;;;顾双眸轻弯,温柔道:“这些小爱好能很好纾解俗事带来的压力和纷扰。”
  ;;;;裴叶道:“看得出来,顾家主是个大忙人。”
  ;;;;吃完饭就办公,文件一摞又一摞,似乎永远也见不到底。
  ;;;;如果顾是没感情的盖章机器,闭眼签字就好,但他不仅要看清每一份文件的内容,斟酌再斟酌,还要针对某些内容进行回复和批示裴叶偷瞧他的侧颜,认真的模样的确很俊。
  ;;;;顾将处理好的文件放到一旁。
  ;;;;“忙归忙,但也不能怠慢了客人。”
  ;;;;裴叶眉头一扬。
  ;;;;顾笑道:“花房养了不少昙花,有些要开了,裴女士可要去看看?”
  ;;;;昙花一现的盛景可是很难瞧见的。
  ;;;;裴叶一口饮尽杯中红酒,没瞧见顾目光落到花园某处时有了变化。
  ;;;;他阻拦无果,因为裴叶已经起身,并且看到了那一幕。
  ;;;;顾韶在花园拥抱花轻轻的画面。
  ;;;;裴叶没有发火,但也没露出柔和之色,而是咕哝了一句。
  ;;;;“啧,大意了。”
  ;;;;顾韶这小子可以啊,有心机!
  ;;;;白天表现得那么钢铁直男,原来就是为了降低她的戒备心,暗地里拐走她的厨娘???
  ;;;;呵,男人!
  ;;;;顾倒是乐见其成:“裴女士不觉得韶儿跟花轻轻女士挺般配?”
  ;;;;“瞧不出来。”
  ;;;;虽说真男主已经跪了,但顾韶这个(伪)男主想上位还早着呢。
  ;;;;顾问她:“为什么?”
  ;;;;裴叶道:“门不当户不对的,哪里般配了?”
  ;;;;也就小说世界会有这样身份悬殊的童话爱情,现实中发生的几率太小,哪怕真有这么一对,婚后的生活也会逐渐离心。爱情是美好的,但变质之后也是恶臭的,还是恶心自己的恶臭。
  ;;;;再说了
  ;;;;婚姻这玩意儿在联邦名存实亡多少年了?
  ;;;;单身一辈子不爽吗?
  ;;;;谈一辈子恋爱,保证每一段恋爱都是新鲜的。
  ;;;;顾失笑道:“韶儿跟顾家其他人不一样,门户什么的……反而是他不怎么配。”
  ;;;;裴叶用“我信了你的邪”的眼神看着顾。
  ;;;;这位绝对是亲叔叔啊,有这么贬低自己侄子吗?
  ;;;;顾道:“韶儿跟我说过,那位花轻轻女士是他的信仰和希望,而你知道韶儿为了追寻信仰、追寻希望,做过什么事情吗?他抛弃了顾家长子的身份,宁愿毁容也要待在自由军……”
  ;;;;“但人都是会变的。”
  ;;;;顾问:“担心韶儿会变?”
  ;;;;裴叶皱眉道:“是担心轻轻会变。”
  ;;;;顾韶因为这个理由喜欢花轻轻,也会因为这个理由而生出憎恶吧?
  ;;;;裴叶思考这个问题,却听到隔壁阳台的顾轻笑出声。
  ;;;;他问了一个问题。
  ;;;;“裴女士……以前没恋爱过吧?”
  ;;;;裴大龄单身狗退休老年少女叶:“……”
  ;;;;┻━┻
  ;;;;这跟她恋爱不恋爱有什么关系啊!
  ;;;;裴叶不服气了。
  ;;;;“你不觉得你家侄子跟轻轻真的恋爱了,太童话了吗?”
  ;;;;清醒点,这是个言情小说世界啊!
  ;;;;顾不知为何笑得更愉悦了。
  ;;;;他也知趣,在裴叶脸黑前止住笑意,愉悦地道:“为何童话爱情会这么美好呢?自然是因为男女都不需要负担物质压力,他们的爱情能永久保鲜。韶儿能提供花轻轻女士优渥的条件和稳定的生活,而花轻轻女士也有独立生存的能力,即使没有韶儿也能活得惬意自在。这种条件下,本就善良的小姑娘又怎么会在生活的毒打下‘变化’呢?裴女士担心的自然不会发生。”
  ;;;;假设二人结婚了,七年之痒了,花轻轻能找到一个替代顾韶的人,但顾韶能找到一个替代花轻轻的人?花轻轻的特性,注定她是独一无二顾更担心自家侄子,不是没有道理。
  ;;;;裴叶:“……”
  ;;;;说得有道理。
  ;;;;看看顾,裴叶幽幽地道:“这么说来,穷人不配拥有爱情喽?”
  ;;;;“我可没这么说,但什么都没有的人,维持‘爱情’的确会更辛苦一些,面临的考验也更多。”
  ;;;;裴叶道:“顾家主这番话是发自肺腑的经验之谈啊。”
  ;;;;顾正欲开口说什么,屋内传来噗嗤憋笑声。
  ;;;;季醒了。
  ;;;;瞧见季从屋内出来,睡袍还歪歪斜斜的,裴叶突然有种“修罗场”的既视感。
  ;;;;“我听到有谁说要看昙花,不去看了?”
  ;;;;季一打岔,顾反而不好继续刚才的话题。
  ;;;;裴叶道:“说着都忘了昙花了,顾家主还去看吗?”
  ;;;;顾的微笑有些僵硬。
  ;;;;“看,当然看。”
  ;;;;花房位置有些偏僻,正常的过去很耗费时间,裴叶怕昙花不等她过去就自己开了,便选择两点一线,纵身一跃就跳楼。顾西装革履,矜持不肯下,季一身浴袍貌似会走光。
  ;;;;“客随主便,你先?”
  ;;;;季挠挠头发,笑容愉悦地邀请。
  ;;;;顾道:“你还记得自己是个客人啊,那你刚才睡哪儿呢?”
  ;;;;季撇嘴道:“睡客房啊。”
  ;;;;顾:“……”
  ;;;;二人僵持不下,最后还是一起下得楼。
  ;;;;花房是顾精心布置的,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让里边儿的花儿常开不败,争奇斗艳的美景一眼就抓住裴叶的视线。饶是裴叶见多识广,花房内六七成的植株都不认识。
  ;;;;“我怎么觉得这些花卉有些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