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脚踏两条船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471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我以为你说不胜酒力是谦辞,没想到还真不会喝酒啊。”
  ;;;;裴叶看着季仰起脖子,用视死如归的架势将那杯红酒灌下肚,随着喉结滚动数下,高脚杯中的红酒没入他的双唇之中,顺着喉咙滑下。没一会儿,冷白的面皮就晕开了浅粉红晕。
  ;;;;那双宝石红的眸子浮现一层水润之气,仿佛是一双世间最剔透美好的珠宝。
  ;;;;青年双手搭在阳台护栏,脊背微弓。
  ;;;;“这酒……不好喝……烧得慌……”
  ;;;;他垂着头,雪白发尾散在手臂上,露出充血通红的耳根。
  ;;;;说完,季抬起右手捂着脸,似乎想借着这个动作让自己回复几分清醒。
  ;;;;裴叶无奈看了眼酒瓶。
  ;;;;这酒也就十来度,不会喝酒的小姑娘都能干一两杯,季几乎是一口下肚就开始出现醉意。
  ;;;;酒量这么浅的,还真是少见。
  ;;;;余光瞥见青年用手撑着昏沉的脑子,双颊烧红,模样怪可爱的。
  ;;;;裴叶玩心大起,便笑着冲他招了招手。
  ;;;;“过来。”
  ;;;;“嗯?”
  ;;;;季愣了一会儿才知道裴叶说了什么。
  ;;;;尽管两个阳台隔着一段距离,但这点儿距离对于季而言却是小意思,没见他怎么动,只觉得周遭掀起一阵清风,白发红眸的青年已经出现在她身边,溢满水汽的红眸盛着疑惑。
  ;;;;裴叶又笑道:“俯身,凑过来。”
  ;;;;季依言照做。
  ;;;;还有一臂距离的时候,季停了下来,眼神似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
  ;;;;“张嘴。”
  ;;;;季乖乖照做,启唇张嘴。
  ;;;;下一秒,裴叶抬手。
  ;;;;再下一秒,季舌尖舔到一颗草莓味的水果棒棒糖。
  ;;;;“棒棒糖,各种水果口味都有,我家那个孩子挺喜欢的。”
  ;;;;裴叶摇了摇手中握着的一把棒棒糖,果然各种口味都有。
  ;;;;季:“……”
  ;;;;泄气般耷拉下双肩。
  ;;;;“要不要坐着说会儿话?”
  ;;;;裴叶指着一旁的凳子。
  ;;;;“好啊。”
  ;;;;兴许是醉意浓,季说话间带着股说不出的沙哑慵懒。
  ;;;;明明是挺大佬的坐姿,裴叶愣是瞧出了几分妩媚。
  ;;;;季在观察她。
  ;;;;裴叶也知道他在观察自己。
  ;;;;于是,裴叶指了指胸口位置,表情真诚不作假。
  ;;;;“如果觉得胸口冷,建议你将浴袍领子拢好。”
  ;;;;青年衣领的交叠位置靠下,差不多到肚脐眼位置,再加上他从另一个阳台过来的动作幅度略大,不仅露出大半个胸膛,还有腹部肌肉,原先白玉般的肌肤更是随着醉意而泛成浅粉色。
  ;;;;这会儿若有人闯进来……
  ;;;;若是在联邦,让未成年喝酒,还衣衫不整,她大概率要被控诉猥(防和谐)亵未成年。
  ;;;;_∠)_
  ;;;;季表情一下子就变得很复杂,语言无法形容的复杂。
  ;;;;喝下肚的那杯红酒似乎化成了一团火焰,在他五脏六腑熊熊燃烧,烧得他浑身发烫通红。
  ;;;;裴叶明显注意到他的异样。
  ;;;;“你的脸比之前红了好多。”
  ;;;;季道:“说了不胜酒力。”
  ;;;;裴叶笑道:“不过酒品还行,明明喝醉了,说话还清晰条理,也没发酒疯……”
  ;;;;她的话未说完,一旁的季脑袋一垂,额头枕在她手边,就这么闭眼呼呼大睡起来,鼻尖呼出来的气打在裴叶手背,触感格外滚烫。雪白的发丝随意散落,让人忍不住想起皎洁月光。
  ;;;;裴叶轻笑也没喊他醒来,径自给自己盛了一杯红酒。
  ;;;;刚刚喝下一瓶,隔壁阳台又有动静了。
  ;;;;这回走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偌大顾宅的主人顾。
  ;;;;不同于季一身宽松慵懒的浴袍,顾仍是西装革履,周身泛着点灵堂沾上的香烛味。
  ;;;;他瞧见伏在裴叶手边醉得不省人事的季,双目似有冷光闪过。
  ;;;;裴叶出声打断他的思索。
  ;;;;“你们俩……房间同一个?”
  ;;;;裴叶是被管家安排在这个“客房”的。
  ;;;;“客房”隔壁出现季,她不意外,但又冒出个主人顾,这就有些惊悚了。
  ;;;;顾瞧着季眉头直皱。
  ;;;;“不是,是这人擅用我的房间。”
  ;;;;用他的房间,在他的房间洗澡,还穿着他的浴袍,还是他最喜欢的那件……
  ;;;;尽管顾表情没什么变化,但裴叶就是知道他的心情很糟糕。
  ;;;;裴叶托腮道:“隔壁是顾先生的房间?”
  ;;;;顾点头。
  ;;;;裴叶笑着揶揄。
  ;;;;“如此说来,我住在顾家这些日子,每天一醒来就能瞧见顾先生了?”
  ;;;;顾:“……”
  ;;;;尽管还是没啥表情,但周身气息却柔和了许多,还有一点点的局促。
  ;;;;“红酒,来一杯吗?”
  ;;;;裴叶冲着顾发出了同样的邀请。
  ;;;;而顾瞥了一眼醉得不省人事的季,选择了拒绝。
  ;;;;“这两日来吊唁的宾客比较多,有些贵客只能由我出面招待,不宜饮酒误事。”
  ;;;;提起宾客,裴叶便想到如今的局势。
  ;;;;“说起来,顾先生应该知道我这里有几份‘黑塔信物’吧?”
  ;;;;顾点头道:“知道。”
  ;;;;裴叶又问:“那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自然有,但时机未到。在那之前,裴女士只是顾府的贵客,让顾府一尽地主之谊就好。”
  ;;;;“地主之谊?那我能提一个有些僭越的要求吗?”
  ;;;;顾问她什么要求。
  ;;;;裴叶道:“先前喝了顾先生做的奶茶,有些怀念,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份荣幸让您做一回?”
  ;;;;顾的房间有独立的大厨房,不过厨房基本没什么用途,一般都是厨师做好让佣人端过来的。当然,如果顾想要练习厨艺,他就会让管家送来新鲜是食材,今天也不例外。
  ;;;;一杯奶茶太磕碜,最少也要做几个菜。
  ;;;;顾报了一串的食材让管家送来,末了又添了一句。
  ;;;;“晚些时候让人将屋内的东西全部替换一遍,特别是浴室内的用品衣物。”
  ;;;;管家道:“二爷,今日下午已经换过了。”
  ;;;;顾脸色不愉道:“再换一遍!记得消毒!”
  ;;;;趁着他不在的功夫钻空子,果然上次给季的教训还不够疼。
  ;;;;裴叶一边等待隔壁的顾通知开饭,一边摇着小腿打开手机中的【恋与养崽】。
  ;;;;她看了一眼【系统记录】,并不意外。
  ;;;;再看冰箱上的便利贴,她写的那张隔壁贴了一张新的。
  ;;;;简简单单一句话。
  ;;;;【好吧但是,但是不能骗人呦】
  ;;;;这句话上面还有一句,但是被人大力涂掉了。
  ;;;;裴叶知道那句控诉是啥,毕竟【系统记录】远比阿崽诚实。
  ;;;;她勾唇笑笑。
  ;;;;跟她玩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