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7:你行吗?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20      字数:2451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裴叶觉得自己不能继续沉默了。
  她故意轻咳两声,试图引起阿崽的注意。
  “裴叶姐,嗓子不舒服吗?”
  娇小的花轻轻躺在大床另一侧,柔软的被子盖到下巴,露出那张巴掌大的小脸,看着玲珑可爱。听到裴叶咳嗽,神情流淌出关切之色,那双乌黑明亮的眸子更是水润得能映出人影。
  裴叶摇头:“不是,你先睡。要是肚子饿就跟我说一声,我出门给你买。”
  “嗯,好。”
  突然想起什么,花轻轻缩在软被中,小声开口。
  “裴叶姐,我睡相不太好的。”
  “没事,睡相再差的我也见过。”
  花轻轻睡相再差能半夜跳起来掏枪打人吗?
  显然不能。
  “我貌似还会打呼噜……不过也不是每次都打,但白天累得过了会的……”
  “没事,鼾声比雷响的我也见过。”
  以前野外特训或者其他活动,战友们一个个累得像死猪,鼾声一个赛一个高,隔着一条走廊都能听到。裴叶起初还不太适应,不过后来习惯了,还用战友鼾声做鬼畜音乐当铃声。
  花轻轻欲言又止。
  裴叶侧身过来帮她将被子盖好。
  “别说睡相差或者鼾声大,有其他毛病也没事,孕妇宝宝,你该睡觉了。”
  花轻轻看着近在咫尺的裴叶,眼睛有些酸胀的感觉。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给我掖被子。”
  兴许是裴叶的话有魔力,兴许是白日过得太刺激,饱受惊吓,神经始终紧绷着,现在一放松下来便觉得如潮水般的疲倦朝她拍打而来——没多会儿,裴叶便听到轻微的鼾声。
  其实花轻轻睡相也没她自己担心得那么差,只是睡着睡着会像无尾熊一样抱着裴叶。
  裴叶也没将她推开,反而将花轻轻的枕头挪过来让她枕着。
  做完这些再看手机,游戏界面中的阿崽不见了。
  裴叶:“???”
  等等,阿崽呢?
  刚刚还在这里的,那么大的崽崽呢?
  裴叶翻了翻【系统记录】,看到了如下几条内容。
  【阿崽听到了阿爸的声音,它开心极了】
  【阿爸没有理会阿崽,阿崽心情有些郁闷】
  【阿爸还是没有理阿崽】
  【阿崽听到阿爸关心其他崽的声音……】
  一阵乱七八糟的乱码之后。
  【阿崽心情爆炸,跌落谷底,心情值-999】
  【一屋不容二崽】
  【阿崽离家出走了,请玩家耐心等待阿崽回来】
  游戏界面有一个【离家出走】debuff的倒计时,还剩13分钟14秒。
  裴叶:“……”
  她看看在一侧睡得香甜的花轻轻,再看看游戏界面的倒计时,叹气。
  阿崽这脾气越发像猫儿了。
  【家里永远只有你一只崽】
  裴叶在游戏便利贴上写下这话,贴在冰箱上。
  越发有种自己在向铲屎官看齐的既视感。
  她没心没肺,脑袋一沾枕头就睡,但这一夜对很多人来说却是注定的无眠夜。
  例如失去袁诚的袁家、将杨家地皮掀了一层还没找到“黑塔钥匙”的夙家、看似大胜却损了顾韵的顾家——至于杨家残部和曾经依附杨家的家族势力,这一晚大概更加难过。
  “大少爷,二爷现在心情不太好,谁也不想见。”
  管家出面拦住了顾韶。
  “但我有事情要跟二叔说。”
  管家道:“二爷吩咐了,谁也不想见。”
  顾韶看着紧闭的书房大门发愁。
  他现在没办法强闯进去,也没办法离开顾家。
  不是他不想离开,而是自家二叔不让他离开,还让人盯着他。
  “好吧——那我先去灵堂,请管家帮忙转告,说我来过了。让二叔节哀顺变,别太伤心。”
  顾韶转身欲走,门内传来二叔的声音。
  “让他进来。”
  顾韶和管家对视一眼。
  “管家,那我进去了。”
  书房跟记忆中没多大变化,二叔跟以前也没多大变化,只是放在一旁的西装外套上别着一朵白菊花。顾家正在办顾家二少爷顾韵的丧事,外界都说顾二爷大受打击,一直不肯见人。
  “二叔……”
  顾韶上前几步,冲着坐在沙发上背对着自己的二叔跪下。
  叔侄二人谁也没先开口说话,只有墙壁上的钟表滴答滴答地走着。
  终于——
  顾韶听到二叔低哑的声音。
  “地上不凉?起来吧。”
  “二叔,我是来向您坦白关于二弟的死……”
  顾琞打断他的话。
  “我还没老眼昏花,事情经过我很清楚,让你进来不是让你跪着说废话的——起来!”
  顾韶起身,小心翼翼坐在顾琞不远处的位置。
  “你身上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同样——小二要对你做什么,我也知道。”
  顾韶猛地抬头。
  “您都知道?”
  “自然知道。”顾琞唇角勾起一抹讥诮,“他的野心就差刻在脸上了,我怎么会不知道?”
  顾韶心情很复杂。
  “你离家之前,我就跟你说过,我更看好你而不是小二,小二性情早已扭曲得掰不回来了——前不久也跟你说了,你想要实现心中抱负,仅凭自由军是做不到的——要不要回顾家?”
  顾韶心头乱糟糟的。
  “二叔,我是不会回来的。”
  顾琞却道:“即使我已经快不行了,你也不愿意回来?”
  简简单单一句话,却似平地旱雷炸得顾琞耳朵嗡鸣,险些什么声音都听不进去。
  “二叔,我……”
  “如果我告诉你,继承顾家便能完成你想要的抱负,你会回来吗?”
  顾韶:“!!!”
  从这个角度看去,他发现二叔脸色的确比平日苍白了很多,眼底还泛着遮不住的倦色,双目眼尾染着微红。他喉头一哽,面对跟父亲一般的二叔,他甚至忘了自己想说什么话了。
  “黑塔的秘密,我已经知道了。但人类对黑塔已经形成病态的依赖。一旦黑塔突兀消失,等同于断了一个多年yin君子的毒pin。戒断时的阵痛,甚至有可能让这个世界更加混乱。谁也不知道,这个过程有多长,更不清楚未来是走向新生还是走向覆灭——但有一点能肯定,不摆脱黑塔,结局只有覆灭。”顾琞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让你回顾家,是想让你成为领袖。”
  “领袖?”
  顾琞道:“带着所有人,撑过这阵阵痛,让未来走向新生的领袖。”
  顾韶蹭得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眼底写满不可置信。
  “我……”
  他能吗?
  顾琞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拷问他的内心。
  “顾韶,告诉我——你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