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坎坷的男女主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3642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看着来电显示,裴叶有种不祥的预感。
  ;;;;而这份预感很快就随着电话接通而被验证。
  ;;;;电话那头传来花轻轻焦急中带着哭腔的声音。
  ;;;;“……裴、裴叶姐……”
  ;;;;裴叶听后眉头一皱。
  ;;;;“别急,慢慢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边暗骂顾韶这个男主该被踢出男主群,一边缓和声音安抚花轻轻。
  ;;;;花轻轻现在很狼狈,那个苦心经营数月的温馨小窝,如今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周遭的建筑也大多难逃此命。当手机接通的一瞬,干涩的双目又涌上泪意,将眼尾染出了脆弱的殷红。
  ;;;;大概是情绪太激动,花轻轻失语数秒才找回说话的能力。
  ;;;;“……家、家里被炸了……”
  ;;;;被炸了?
  ;;;;裴叶忍不住在内心仰天长啸。
  ;;;;她才离开几个小时啊。
  ;;;;男女主出门必会碰上麻烦也就罢了,为什么安安分分待在家也有祸端从天而降?
  ;;;;饶是裴叶见多识广,如今也不知道该吐槽什么了。
  ;;;;“那你没事吧?”
  ;;;;花轻轻抓紧手机摇头,哽咽道:“没、没事。”
  ;;;;裴叶继续问:“宝宝呢?”
  ;;;;花轻轻道:“宝宝也没事。”
  ;;;;裴叶松了口气:“那就好,我手上的事情也办得差不多了,估计再有一些时间就能回去。”
  ;;;;浑然将顾韶给排除在外了。
  ;;;;这人重要吗?
  ;;;;根本不重要!
  ;;;;花轻轻用另一只空余的手擦掉脸上的泪,脸上沾着的砂砾和袖子在爆炸扬起是粘上的灰尘随着她的动作,在脸上留下红红的印子,反而将灰扑扑的小脸弄得更狼狈,看得人我见犹怜。
  ;;;;“我、我和宝宝没事……呜呜呜……但是顾韶……顾韶有危险了……”
  ;;;;裴叶:“……”
  ;;;;人家死神小学生是走哪儿克死哪儿的人,这对男女主却是专门克他们自己。
  ;;;;为了世界和平和他们自己的小命,她突然觉得花轻轻和顾韶各自再组建家庭比较好。
  ;;;;“顾韶怎么了?死了吗?还是只剩半口气了?你摸摸看他身体凉了没有?要是凉了,他凉了多少度?”裴叶放弃一路跑酷回家的打算,单手捏诀,用上缩地成寸之术,希望她自己能赶在男主顾韶下线之前赶到,还不忘安抚,“轻轻,你也别哭,我已经在赶回去的路上了。”
  ;;;;花轻轻呜咽着摇头,尔后才想起来自己摇头裴叶看不到。
  ;;;;她又努力克制喉咙涌上的痉挛和酸意,上下两排牙齿哆嗦着打架。
  ;;;;“他去引开敌人了……现在还没回来……”
  ;;;;顾韶的确能打,但不代表一身伤还能1vs源源不断的敌人还能carry全场。
  ;;;;花轻轻自觉是个累赘,顾韶受的伤还是为了保护她弄出来的。
  ;;;;顾韶将她藏在这里,自己去引开敌人了。
  ;;;;这地方能嗅到爆炸散发出来的硝烟味,还能借着地势看到下方的爆炸废墟,偶尔能看到有人端着枪在废墟趁火打劫,花轻轻即怕自己会被这些人发现,又怕顾韶一去不回没了命
  ;;;;唯一能想到的求助方式便是给裴叶打电话。
  ;;;;裴叶没让花轻轻挂断电话,反而耐心地安抚她的情绪。同时感慨小说女主就是小说女主,肚子里的宝宝也够坚强,从怀孕到现在,母体受了这么多惊吓还能稳稳待着没有流产迹象。
  ;;;;“你有看清那些敌人什么样子吗?或者顾韶有说他们是什么身份?”
  ;;;;花轻轻努力将身体藏好,同时调整呼吸和情绪。
  ;;;;“……有、有的,我看清了……”吸了吸下滑的鼻水,声音夹杂着哭腔和鼻音,“顾韶还说他们是什么袁家的……还有什么、什么顾家的……总之就是这两拨人打了起来,然后我家就没了……”
  ;;;;这个世界真的太危险了。
  ;;;;如果给她一个后悔的机会,她前世一定不会跳楼!
  ;;;;她会抱着几千万的积蓄当个醉生梦死又咸鱼的富婆,吃着利息活到老。
  ;;;;奈何世上没有后悔药,哪怕花轻轻再怀念前世的替普通人负重前行的兵哥哥也无济于事。
  ;;;;裴叶纳闷了。
  ;;;;“顾家和袁家?他们打什么?”
  ;;;;今天的行动有袁家的戏份吗?
  ;;;;顾家不去搞杨家,跑来炸花轻轻的小窝干嘛?
  ;;;;花轻轻哪里知道啊。
  ;;;;但她看顾韶的脸色,总之就是不太好。
  ;;;;裴叶道:“我了解了,你先待在原地不要动,我找个人接应你,再去捞顾韶。”
  ;;;;希望男主光环笼罩的顾韶能命大撑到她在最关键时刻登场。
  ;;;;花轻轻乖巧地点头。
  ;;;;她仅仅抓着没有挂断的手机,还能通过手机听到裴叶沉稳有节奏的呼吸声。
  ;;;;听着声音她便觉得安心,乖乖等裴叶口中的“接应的人”。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
  ;;;;花轻轻听到细微的动静,如惊弓之鸟般炸开羽毛,浑身肌肉紧绷起来。
  ;;;;下意识循着声音望了过去,却见一只灰扑扑、瘸着脚、贴着异色纸张x型补丁的小纸人爬上来。它歪歪扭扭朝着自己过来了,手机那边又传来裴叶的声音:“人到了,看到了吗?”
  ;;;;花轻轻:“……”
  ;;;;她跟脑袋打着补丁的小纸人面面相觑。
  ;;;;这个……
  ;;;;不科学的小纸人……
  ;;;;难道就是接应她的人???
  ;;;;花轻轻感觉三观又被颠覆了。
  ;;;;她不确定地道:“应该、应该到了吧,它是个纸人?”
  ;;;;“嗯,放心,它会保护你的。”
  ;;;;裴叶刚才跟看家的小纸人联系上了,通过它知道了更多更详细的情报。
  ;;;;而小纸人没能跟上花轻轻,则是因为小纸人爆发挡住了第一波爆炸,为顾韶、花轻轻以及楼内其他人争取了一些时间。灵力耗尽的它光荣负伤又咸鱼躺,裴叶远程操作给它充了一波。
  ;;;;充满“电”的小纸人嘿咻嘿咻找到了花轻轻。
  ;;;;女主这边的安全不用担心了。
  ;;;;裴叶要来一波神兵天降的操作去拯救男主了。
  ;;;;男主顾韶在哪里?
  ;;;;自然是在小命不保的边缘徘徊呀,不过“反派死于话多”定律让他续命了一点儿时间。
  ;;;;“原以为顾家会是个例外,没想到也是兄弟阋墙交……我要不要给你们兄弟一点儿空间,让你们好好叙旧?”说话的人是个将头发染成红色的高壮青年,他姓袁,也是导致花轻轻小窝被炸上天的罪魁祸首之一。他身后还有数百护卫,也是在场三拨人中人数最多的。
  ;;;;除了袁家少爷,第二拨人是个熟面孔,顾韵,顾家的二少爷。
  ;;;;第三拨人比较特殊,因为他一人就是一拨。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顾家大少爷,顾韶。
  ;;;;若非袁家少爷突然打断,顾韶刚刚就已经凉了。
  ;;;;怎么凉的?
  ;;;;被弟弟亲手弄凉呀。
  ;;;;此时没凉,但也浑身浴血,脸色异常苍白难堪。
  ;;;;顾韵暗骂袁家少爷,真tm是个搅x棍,什么时候出现不行,偏偏这个时候。
  ;;;;“哼,我们刚才交流挺好的。”
  ;;;;顾韵冷淡且嘲讽地看着袁家少爷。这跟将人喊起来,让人喝了安眠药再睡觉一样煞笔。他刚才就在跟顾韶交流“兄弟感情”,突然打断他,又问要不要让出空间让他们兄弟继续交流……
  ;;;;袁家这些煞笔从哪里冒出来的???
  ;;;;袁家少爷像是没听到嘲讽,阴仄笑道:“你这么做,你二叔知道吗?”
  ;;;;顾韵道:“他以后会知道的。”
  ;;;;顾韶勉强从地上爬起来,脚下已经晕开一片血泊。
  ;;;;袁家少爷看着惨兮兮的顾家大少爷,假惺惺道:“他看他这个样子,也没能力跟你争啊。”
  ;;;;顾韶也惨笑一声。
  ;;;;实在是站不起来,干脆又坐了回去。
  ;;;;“我也好奇,我就这么拦着你的路?”
  ;;;;顾韶上次知道了弟弟的阴谋打算,却没将这事儿跟二叔说。
  ;;;;他打算找个机会跟顾韵谈谈。
  ;;;;没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他不想自己手上染上亲兄弟的血。
  ;;;;顾韵想暗算他,多半是觉得他拦了顾韵上位的路,但他已经加入自由军,又抛弃了过往的身份,根本不足以威胁顾韵。只是,没等他行动,接二连三的事情让他将这事儿耽搁了。
  ;;;;这一耽搁,就耽搁到今天。
  ;;;;顾韵趁着顾家忙着攻打杨家的机会,偷偷派人要干掉顾韶。
  ;;;;事后再将责任推给哪个替死鬼,将自己摘干净。
  ;;;;万万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袁家,破坏了顾韵的计划。
  ;;;;两家也是暴脾气,二话不说就打了一通。
  ;;;;至于被波及的无辜路人?
  ;;;;反正是在普通区,普通区和贫民区的人,那能算人命吗?
  ;;;;哪怕是在富人区也横行无忌。
  ;;;;因为富人区大多都是依附七大家族生存的奴隶。
  ;;;;顾韵转着枪,阴冷笑道:“你死了比活着让我舒心,顾那个垃圾多喜欢你,你心里没数?只要你想,你随时都能回来拿走我的一切。我凭什么让你活着?哥哥,我就说了,你太蠢了!”
  ;;;;顾韶咳了两声,勉强缓过一口气。
  ;;;;止血剂用完了,而身上的伤口又多,顾韶几乎能预料到即使顾韵没有开最后知名一枪,他也活不了多久。目前最担心的还是裴叶何时回来,花轻轻一个孕妇在那个地方藏着很危险。
  ;;;;“你就不想想为什么会他会出现得这么及时吗?”
  ;;;;顾韶望向那位袁家少爷。
  ;;;;袁家出来的人,个个都是一言不合就掏枪杀人的暴脾气,此时却能冷笑着看他们兄弟相残或者说是顾韵单方面虐他出现的时间还这么巧合,带来的人也恰到好处得多。
  ;;;;顾韶觉得……
  ;;;;这怕不是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吧。
  ;;;;顾韵听后看了一眼袁家少爷。
  ;;;;“难得,你为了活命也自学了‘挑拨离间’,但现在学太迟了。”
  ;;;;顾韵又不是傻的,他当然一直防备着袁家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