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7:山海经?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338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裴叶第一时间发现季的呼吸节奏紊乱了。
  ;;;;她没询问,只是用目光在一个个圆筒形状容器扫过,最后落在一张眉眼略有些眼神的脸上。
  ;;;;那应该是一个男性,整张脸是完好的,看相貌应该有四十来岁,眼角嘴角带着明显的皱纹。
  ;;;;此时正安静地合上眼皮。
  ;;;;身体随着容器内的液体微微晃动,仿佛下一秒就能睁开眼睛吓人一跳。
  ;;;;描述到这里,还不至于让季有这些反应,真正触动季的是这张脸长在一头“怪物”身上。
  ;;;;原先的四肢僵硬且比例扭曲,变成了类似马蹄的样子,腹部位置则居中剖开,露出完整的脏器,脏器仅由一层不透明的白色胶状皮囊裹着,尾骨抽长出一条被剃光毛的“尾巴”。
  ;;;;隔壁那个容器盛放着的“怪物”长着一张女人的脸。
  ;;;;相较于前面的男性,这名女性看着就稍微正常了点。
  ;;;;她同样是安静合上眼睛,面皮还带着几分生人才有的红润,但看到她的人都知道她是死人。
  ;;;;因为她从发际线向上的头骨被打开了,里边儿却是空空如也。
  ;;;;脖子到锁骨位置跟正常人一样,但锁骨往下,包括两条手臂、赤(防和谐)裸的胸、、/脯、臃肿微凸的小腹和后背,布满密密麻麻但也坑坑洼洼的粗糙鳞片这些像极了响尾蛇。
  ;;;;而小腹再往下则是一条足有三四米长的形同花岗岩纹路的米色蛇尾。
  ;;;;蛇尾在圆柱形容器内盘旋环绕女子,由粗转细,但到了蛇尾末端又拟出了颜色艳丽的蜘蛛。
  ;;;;裴叶轻声问季。
  ;;;;“你认识这两个人?”
  ;;;;季道:“你不觉得这个男人跟某个人很像吗?这人你也认识。”
  ;;;;裴叶稍微一思索便确定了人选。
  ;;;;“你说傅淼?这个男人是傅淼的父亲?”
  ;;;;季又道:“对,而旁边这个女人是傅淼的母亲。”
  ;;;;这对夫妻都是自由军的精英骨干。
  ;;;;“可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间研究所?那个出卖他们的人是叫周扬吧?”
  ;;;;裴叶记得几个任务的“犯人”,事后也跟傅淼他们打听过,确信周扬是七大家族中吕家的人,暗杀傅淼父母这事儿也是吕家在背后出的力。即使遗体失踪,也不该出现在杨家实验室。
  ;;;;季冷笑连连。
  ;;;;“七大家族之间合作错综复杂着呢。有可能明面上是联姻,背地里却互相捅刀暗算,吕家和杨家是什么关系,只有他们自己清楚。既然敢撞上枪口迟早要将他们也都收拾了。”
  ;;;;没能护住傅淼父母这事儿一直让季耿耿于怀。
  ;;;;因为季有能力肃清所有内奸,毕竟他的能力摆在那里,但为了不引起七大家族真正的清缴,他又放纵了一部分没什么能力的小奸细。大奸细则派人盯着,让他们生不出大乱子。
  ;;;;周扬便是“小奸细”一名。
  ;;;;季也通过周扬套了不少七大家族的情报,保护了不少成员。
  ;;;;却没想到一个疏忽没盯好,一直安分的“小奸细”给自由军带来这么大损伤。
  ;;;;化为小纸人的季没啥表情变化,但周遭气场却冷得能将空气冻结,似一座看似平静底下却岩浆翻滚即将喷涌的火山。裴叶抬爪拍拍季的肩膀,二人还有事情没办完,不能多逗留。
  ;;;;“我先将他们带走吧,回头交还给傅淼。”
  ;;;;想想傅淼这个倒霉催的,看到父母遗体被糟蹋成这样,不知道会怎样暴怒。
  ;;;;裴叶用符篆和五鬼搬运术将两具遗体换出来,再封入袖里乾坤,外人来了也看不出破绽。
  ;;;;她以为这一层已经够丧病,没想到往下转悠更触目惊心。
  ;;;;一个一个看过来,裴叶发现越往下的实验体越眼熟,越接近传说中的“动物”。
  ;;;;“青丘之山,英水出焉,南流注于即翼之泽。其中多赤,其状如鱼而人面,其音如鸳鸯。”
  ;;;;季问道:“那是什么?”
  ;;;;裴叶道:“是《山海经》中的一段,对赤的描述。”
  ;;;;眼前这个容器内装着的就是一条跟赤描述近乎一样的“怪物”,鱼身足有两米多长,四脚长尾,浑身通红炫目,面部却长着一张犹如七八十岁老人的脸,随着容器液体而轻摇。
  ;;;;“赤?”
  ;;;;裴叶道:“据说人吃了就不会生疥疮。”
  ;;;;季问道:“这是赤?”
  ;;;;裴叶摇摇头道:“应该不是吧,赤是传说中的动物,也有可能是古人臆想出来的。想想傅淼的父母,这头所谓的‘赤’……鬼知道它变成如今这副样子之前,曾经是什么人呢?”
  ;;;;继续往下,裴叶见到了越来越契合《山海经》内的生物。
  ;;;;杨家搞这些做什么?
  ;;;;总不能为了发展生物多样性吧?
  ;;;;越往下,出入的研究人员越少,裴叶二人不得不用特殊办法通过关卡。
  ;;;;在研究室地下第四层,裴叶一踏入这里便感觉到一阵阵的冰冷寒意,暗中似有无数的眼睛盯着她。那种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季毫无反应,但裴叶却不会单纯以为这只是错觉。
  ;;;;裴叶提起精神。
  ;;;;不同于上几层亮如白昼的灯光,这一层的灯光以深蓝色为主,偶尔透着些猩红,能见度低。
  ;;;;裴叶从空旷的容器间经过,还未走几步便又感觉到了被注视的感觉。
  ;;;;季发现她的异样。
  ;;;;裴叶问她:“有没有觉得被人盯上了?”
  ;;;;季摇头。
  ;;;;他什么都没感觉到。
  ;;;;裴叶这么问……
  ;;;;“我们被发现了?”
  ;;;;裴叶道:“应该是,但似乎不用太担心。”
  ;;;;“为何?”
  ;;;;“那些目光没有任何恶意。”
  ;;;;但却裹着如岩浆般的炽热,似乎要将她身体洞穿,与其融为一体。
  ;;;;这些视线居然来源于两旁一排排的巨大容器内的古怪生物。
  ;;;;它们……
  ;;;;难道全都是活的?
  ;;;;仿佛要印证裴叶的疑惑,最近一只容器内的“蛇”突然动了。
  ;;;;这条“蛇”有点像是蝰蛇,蛇身有两手抱圆那么粗,长六七米,卷缩盘旋在“狭窄”的容器内,蛇身上的纹路以青、黄、红、黑为主,巨大蛇头鳞片质地如岩石,冲着裴叶的方向倏地睁开了眼,吐出纯黑色的蛇信。这条蛇信细长无比,吞吐之间似乎能听到些许轻微动静。
  ;;;;小纸人季挡在裴叶身前,小圆手上的“凸”点手枪对准那条蛇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