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2:扣分项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053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有兴趣加入吗?”
  ;;;;季冲着她伸出虚握的拳头。
  ;;;;裴叶也同样虚握拳头跟他来了个对拳。
  ;;;;“我对你的兴趣远大于任务,那么这次任务就合作愉快了。”
  ;;;;季:“……”
  ;;;;掩在发丝下的耳根通红得充血。
  ;;;;当二人一前一后下了天台,正巧撞破花轻轻偷摸摸将罐头递给顾韶,让他帮自己开罐头的场景。
  ;;;;“快点快点,裴叶姐回来就不好了。”
  ;;;;结果被抓了个正着。
  ;;;;花轻轻还未彻底上扬的嘴角僵硬住了,连忙一步上前,试图用不怎么高的身体挡住一米八多的顾韶,结果当然是徒劳,裴叶瞧得清清楚楚。
  ;;;;花轻轻又转了转眼珠子,扯了个蹩脚借口。
  ;;;;“……裴叶姐回来啦,怎么不多说两句?哈哈那个什么,我刚想起来半个月前做好的罐头能吃了,准备让顾韶帮我试一下味道,要是不错就能在直播间上架,还能多一份收入来源。”
  ;;;;顾韶看着手中的罐头陷入了沉思。
  ;;;;不是花轻轻说她饿了想吃一瓶,让他帮忙开罐头吗?
  ;;;;裴叶一眼看穿。
  ;;;;“你刚才吃得够多了。”
  ;;;;花轻轻瘪嘴。
  ;;;;她知道自己饱了,但就是想罐头。
  ;;;;裴叶用不容抗拒的宠溺口吻道:“乖,你该午睡了。”
  ;;;;花轻轻哪里敢违抗?
  ;;;;不过
  ;;;;“我拿根勺子沾着舔两口,尝不到罐头味道我睡不着。”
  ;;;;裴叶:“……”
  ;;;;最后花轻轻还是争取到舔勺子的福利。
  ;;;;嘴里叼着勺子含糊道:“裴叶姐,罐头怎么办?”
  ;;;;罐头都开过了,她还用勺子用过了,只能她来吃的。
  ;;;;裴叶无奈:“会给你留着,等你睡醒再吃。”
  ;;;;过了三百多个单身节的她感觉自己在养女儿。
  ;;;;花轻轻这才心满意足去午睡。
  ;;;;而季则看着被裴叶宠溺目光笼罩的花轻轻,若有所思。
  ;;;;“季先生想什么?”
  ;;;;季居然语出惊人,吓得一旁的顾韶被口水呛着。
  ;;;;他认真思索道:“我突然觉得……其实当个女生也不错。”
  ;;;;裴叶:“……”
  ;;;;没想到这还是位潜在的“女装大佬”???
  ;;;;她语重心长道:“衣服之于人类只是避体的外物,从功能使用角度来讲,并没有男装女装之分。一件衣服而已,喜欢就穿,不喜欢就不穿。勇敢做自己,相较于悦人,悦己更重要。”
  ;;;;季听后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顾韶也懵逼地看着二人,不敢吱声。
  ;;;;作为大忙人,季的行程表还挺紧凑的,在客厅坐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开。
  ;;;;离去前给了裴叶特殊的联络方式,行动那天再会合出发。
  ;;;;“期待与你合作。”
  ;;;;裴叶道:“我也是。”
  ;;;;季出了小区,掏出手机拨了个神秘号码。
  ;;;;“怎么了?”
  ;;;;季自信道:“人我已经安排妥当了,行动可以开始了。”
  ;;;;手机那边的顾正在看文件,听到这话眉头一皱。
  ;;;;“你早上还说那间研究所有难度。”
  ;;;;而研究所大概率存放着杨家的“黑塔信物”。
  ;;;;他们只有一次机会,若不能一击即中,杨家反应过来转移“黑塔信物”,再想得手就难了。
  ;;;;“我找了新搭档。”
  ;;;;顾随口问了一句:“是谁?”
  ;;;;谁啊,居然能让傲气冲天的自由军首领满意?
  ;;;;季道:“她叫裴叶,多美好的名”
  ;;;;话未说完,季被顾挂电话了。
  ;;;;将电话拨回去,提示季又被顾这厮拉进黑名单,还在黑名单整整躺了24小时!!!
  ;;;;季走了,顾韶却没走。
  ;;;;哼∠)_
  ;;;;顺便说一句,相较于浪费时间认识陌生人培养感情,他们更喜欢纸片人。
  ;;;;顾韶越发不解。
  ;;;;“那你为什么……”
  ;;;;裴叶叹息道:“但有人会在意。”
  ;;;;顾韶问:“是轻轻?”
  ;;;;“嗯。”
  ;;;;花轻轻前世的世界跟前几个副本的蓝星华国差不多。
  ;;;;看不见的偏见和束缚死死勒着类似花轻轻这样的女性。
  ;;;;小时候看的电视剧有没有女性角色被玷污,一边洗澡一边哭诉自己脏了?
  ;;;;什么脏了?
  ;;;;是尊严被践踏,人权被侵犯脏了。
  ;;;;还是发生xing关系脏了?
  ;;;;有无年长的长辈挑唆父母别让女儿读太多书,会将心读野?
  ;;;;有没有女性受害后,一堆人杠精般挑女性受害者的错?
  ;;;;夜跑被流氓强暴是因为女性不该夜跑;坐公交碰见咸猪手是因为穿着暴露“勾引”“热血青年”;放个似是而非的暴力视频,便有人造谣说是被打的女性出轨,丈夫暴打砸头是正当解气行为;走在大街上被个神经病捅死也是因为受害女性出门化妆太骚,而那个凶手杀人是因为大龄找不到老婆,他杀人是有理由的那是一个没有错也要鸡蛋里挑骨头的社会。
  ;;;;改变偏见就好似愚公移山。
  ;;;;再没什么比改变偏见更难的事情了。
  ;;;;裴叶不在意顾韶的态度,她在意的是花轻轻的心结。
  ;;;;“你要跟她摊牌吗?”
  ;;;;顾韶:“……”
  ;;;;讲真,他有点怂,生怕摊牌之后连朋友都没得当。
  ;;;;“少年,欺瞒可是扣分项啊。”
  ;;;;裴叶将花轻轻的门打开,门后站着神情复杂的花轻轻。
  ;;;;小民居的隔音不太好,花轻轻睡眠质量也不好,心里又一直挂念那瓶罐头,生怕自己醒来罐头不翼而飞了……哪里会那么快睡下。
  ;;;;顾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