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7:请多指教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468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你、你你你你说什么???”
  ;;;;花轻轻有种浑身汗毛全部炸起的感觉,差点儿就从椅子上跳起来了。
  ;;;;裴叶反问道:“你应该有‘花轻轻’一部分记忆吧?”
  ;;;;花轻轻紧张抓着椅背,吞咽口水。
  ;;;;“有、有……但我不喜欢……”
  ;;;;记忆是非常私密的东西。
  ;;;;拥有一个人完整的记忆,某种意义上就是成了那个人。
  ;;;;好比精神分裂之后的主人格和副人格。
  ;;;;花轻轻不太喜欢窥探原主“花轻轻”的记忆,但控制不住碰见熟人会自己跳出来。
  ;;;;每逢这种时候,花轻轻都怀疑自己的存在。
  ;;;;她是另一个世界种花家的美食网红主播花轻轻呢,还是这个世界生活在贫民窟的花轻轻?
  ;;;;烦恼得多了,花轻轻就更不喜欢窥探原主的记忆了。
  ;;;;“那你应该知道原来的‘筱青’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觉得她跟我很像吗?除了这副皮囊,其他地方相似吗?”裴叶从不否定“筱青”的身份,但也没有承认过,行事全凭自己心情来,花轻轻就是太怂了,所以她意识到一点儿不对劲都会强迫自己忽略,直到现在都没发现事情真相。
  ;;;;花轻轻:“……”
  ;;;;相似吗?
  ;;;;真tm没有多少相似的地方。
  ;;;;原主“花轻轻”记忆中的“筱青姐”是个非常努力活着,为了生活强迫自己变强势的坚强女性,但受制于能力,她只能勉强做到温饱。再加上身边还有两个拖油瓶,她只能勉强做到让三姐妹不饿死、不受贫民窟地痞流氓强迫或者侵扰。活着,却活得不体面,眉宇间都是狼狈。
  ;;;;反观眼前的“筱青姐”呢?
  ;;;;实力如此之强,搁在贫民窟能过得不好?
  ;;;;妥妥当地一霸!
  ;;;;别说两个拖油瓶,哪怕是二十个拖油瓶也能吃香喝辣。
  ;;;;花轻轻明知有问题,还不断催眠自己说“筱青姐”是低调、是碍于身份不能展露真正实力……
  ;;;;如今连原主都承认自己不是“筱青姐”了,花轻轻也无法自欺欺人。
  ;;;;“你……真不是‘筱青姐’啊?那你们怎么那么像?你还知道我……”
  ;;;;花轻轻现在只剩懵逼,根本没有多余精力挑裴叶骗吃骗喝骗住骗感情的毛病。
  ;;;;裴叶撇嘴道:“这世上的穿越者又不是你一个。”
  ;;;;花轻轻:“……”
  ;;;;她懵逼地坐回位置。
  ;;;;“我之前问你‘天王盖地虎’,你没回答我!”
  ;;;;不是自己怀疑错人,分明是“筱青姐”伪装太厉害。
  ;;;;裴叶:“……”
  ;;;;花轻轻又道:“我还问你‘窝窝头,一块钱四个’,你也没回答出来!”
  ;;;;裴叶:“……”
  ;;;;花轻轻继续控诉:“‘跳精武门罗志祥会来……’,你也没给我反应。”
  ;;;;裴叶化被动为主动,打断花轻轻的话。
  ;;;;“我还记得你问了‘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
  ;;;;花轻轻控诉道:“你果然是装的!”
  ;;;;裴叶双指向天道:“不是,我真不知道你说什么。”
  ;;;;花轻轻道:“不可能,这些梗那么火热,哪有网上冲浪的年轻人不知道???”
  ;;;;裴叶道:“不是年轻人的我,还真是抱歉了呀。”
  ;;;;毕竟是大龄退休老年少女,花轻轻说得梗,她真是一脸懵逼的。
  ;;;;最重要的是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是跟你一个世界的穿越者呢?”
  ;;;;一个问题就将花轻轻问倒了。
  ;;;;_∠)_
  ;;;;是哦,“筱青姐”在这个世界混得风生水起,顾韶和傅淼都透露过她是个狼,比狠人狠了不知道多少点,一点儿也没有水土不服的后遗症。穿越到这个世界还能无缝适应的人……
  ;;;;花轻轻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普通人做不到。
  ;;;;大概
  ;;;;前世都市小说中的“兵王”能勉强符合人设?
  ;;;;“那你叫什么?前世是什么人?”
  ;;;;裴叶道:“我跟你说过,我叫裴叶。”
  ;;;;花轻轻捂着脸道:“我以为你这个是糊弄顾韶他们的‘化名’。”
  ;;;;这就跟武侠小说中混江湖的“外号”一样,都是道上专用的假名。
  ;;;;裴叶吸溜一口将豆腐脑喝完了。
  ;;;;“我以前当兵的,后来退役了。”
  ;;;;花轻轻听了,有种自己的智商终于猜对一道题的欣喜。
  ;;;;“我知道,你就是退役的‘兵王’!”
  ;;;;按照小说分类,自己走的是美食日常流,“筱青姐”……不,裴叶姐走的时候都市兵王流!
  ;;;;裴叶:“……”
  ;;;;兵王嘛玩意儿?
  ;;;;顾名思义就是兵中之王。
  ;;;;这个称呼俗气又很狂傲中二。
  ;;;;最重要的是
  ;;;;“我可不是什么兵王,也不敢以兵王自居,保不准还会被围殴。”
  ;;;;裴叶不算出身名门,但也不算完全的草根,再加上天赋好、学习好,从校园时期就是同期中的领头羊。认识的同期战友,大多也成了联邦的中流砥柱。优秀的人总有各自的傲气。
  ;;;;谁敢说自己是兵中之王?
  ;;;;论实力,巅峰时期的她大概能嘴花花两句。
  ;;;;综合实力也优秀出彩。
  ;;;;但单单拎出来,比她优秀的人也不是没有。
  ;;;;不然的话,为什么同期小弟成了元帅而不是她?哪怕成为元帅要考虑很多因素,资历能力其次,还夹杂各方势力的角力……但依旧不能忽略同期小伙伴的优秀。裴叶输的心服口服。
  ;;;;e=))唉
  ;;;;其实她一点儿也不羡慕,联邦内部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一直认为年长的长者更能安抚人心,看着稳重靠谱,成了元帅就意味着不能用各种手段维持年轻外貌。她裴叶走出去还是二十来岁小姐姐,倒霉催的元帅阁下就得顶着一头白发,笑(满)容(脸)慈(皱)祥(纹)。
  ;;;;偶尔去军校,当学生得知裴叶跟元帅是同期,这些小娃子的反应总能让元帅阁下扎心。
  ;;;;花轻轻遗憾地瘪了瘪嘴。
  ;;;;“不是兵王吗?那是特种兵?黑白两道通吃的雇佣兵?”
  ;;;;裴叶扯了扯嘴角。
  ;;;;“都不是。”
  ;;;;花轻轻看的男频小说也不是太多,兵王流小说也没看几本。
  ;;;;书到用时方恨少,她实在是猜不出了。
  ;;;;裴叶道:“我就是个普通的退役老兵。”
  ;;;;顶多比普通人能打了点od
  ;;;;一番插科打诨,花轻轻感觉自己跟裴叶不仅没有疏离,反而更亲近了。
  ;;;;“……那……你会离开我吗?”
  ;;;;裴叶给人的安全感让花轻轻心理上形成了依赖。
  ;;;;她如果离开了,花轻轻会迷茫。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但我保证会在你不需要我的时候考虑这个。在那之前,请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