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2:两只崽崽(中)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30 01:40      字数:2371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青年带着裴叶来到一处江边。
  ;;;;冰冷的江风吹拂发丝,将他的风衣衣角吹起。
  ;;;;站在这里能看到富人区的繁华夜景,万千灯光将黑夜照得如白昼一般绚烂。
  ;;;;“这里的夜景怎么样?美不美?”
  ;;;;裴叶从青年肩膀上走下来,单薄的纸片稳稳站在江边护栏石柱上。
  ;;;;她盘腿腿坐下。
  ;;;;“单纯只看夜景的话,的确是很美,就是风不太温柔。”
  ;;;;青年笑着没说话,只是用手在锁骨下方位置拂过,一枚由黑雾凝聚而成的钥匙在他手心悬浮。这把钥匙的的确确是艺家那份“黑塔信物”,青年感慨:“虽然今天被人放了鸽子,但也误打误撞碰上了头大肥羊,也不算全无收获。如今,这东西我交给你了,且当我们的见面礼吧。”
  ;;;;说罢,那枚钥匙便从青年手心由“钥匙”形态重新化为一团黑雾。
  ;;;;裴叶尝试着伸出手碰了碰,这团黑雾温顺地与她融为一体。
  ;;;;说不出的依恋、欣喜透过黑雾传到她的内心,朦胧间似乎又看到那双被她疑为错觉的眸子。
  ;;;;她想睁大眼睛看得清楚,黑雾又哗得一下散了个干净。
  ;;;;一次是错觉,但同样的情形出现两次呢?
  ;;;;裴叶看着温顺贴在她手上的两枚“黑塔信物”陷入了沉思。
  ;;;;青年也没有打搅裴叶,只是双手插着风衣口袋,望着江景和夜空下的夜景出神,偶尔收回视线落在小纸人身上,那双如红宝石般的眸子就泛着如春水般的温柔,甚至还有点儿欢喜。
  ;;;;“你这礼物也太贵重了。”
  ;;;;这可是天底下仅有的七份“黑塔信物”之一啊。
  ;;;;青年倚着江边护栏,一条长腿屈起,上身脊背微弓,路灯映照半张侧脸。
  ;;;;他道:“贵重?它来得太简单了,简单得让我以为是艺家故意丢出来的障眼法。”
  ;;;;这话也直接承认“黑塔信物”的来源。
  ;;;;艺家友情贡献。
  ;;;;“简单?这种容器会被大力保护起来吧?”
  ;;;;青年笑道:“你忘了我说我的能力吗?混淆敌人对于敌我的判断认知。”
  ;;;;这枚钥匙是容器自己“主动”交出来的,没有半点儿挑战难度。
  ;;;;说起来也巧合,算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青年一行人被袁家伏兵埋伏,因为提前预警了,所以第一波爆炸没有取得预想中的效果。
  ;;;;自由军第一时间反击,再加上青年的能力实在过于变(bug)态,袁家那伙人从一开始就没有占到便宜。青年也不准备在大厦干架,七大家族不要脸,自由军还要清清白白的名声呢。
  ;;;;谁料撤退途中加入艺家的兵力。
  ;;;;他起初还以为两家商量好了来伏击,结果却发现艺家不是精准打击,人家开的是地图炮。
  ;;;;不仅自由军是打击目标,袁家也是他们的敌人。
  ;;;;场面一度非常混乱,青年也在第一时间发现被艺家精锐武力团团保护的“艺家小姐”。
  ;;;;啧啧,看他发现了什么?
  ;;;;一位落单的七大家族“容器”?
  ;;;;其他人发现不了谁是“黑塔信物的容器”,但青年知道。
  ;;;;没碰见也就罢了,既然主动送上门,哪有不笑纳的道理?
  ;;;;于是他让自由军其他人先撤退,他留下来断后清理,轻轻松松将那位“艺家小姐”蛊惑得不知东南西北,将其骗到角落让她交出“黑塔信物”。整个过程进行非常顺利,没有横生枝节。
  ;;;;唯一的“意外”大概是这位可爱的“小朋友”了。
  ;;;;“这么说,艺家那位容器还没死?”
  ;;;;青年道:“主动交出来不会死,但艺家要是发现‘黑塔信物’失踪,她还能不能活就不知道了。”
  ;;;;七大家族一个尿性,青年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那人会有啥下场。
  ;;;;“艺家的容器叫什么知道吗?”
  ;;;;青年道:“我从不关心这种事情。”
  ;;;;裴叶又问:“那她长什么样子?”
  ;;;;多半是艺宁宁了。
  ;;;;没想到小说原著戏份不少的女配会这么利索地杀青领盒饭。
  ;;;;貌似在原著中,艺宁宁还是屡次陷害花轻轻,刺激花轻轻回忆前世完整记忆的“功臣”。
  ;;;;青年在脑中搜了搜,最后道:“两条眉毛,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
  ;;;;裴叶:“……”
  ;;;;试问哪个人不是这样子呢?
  ;;;;这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啊┻━┻
  ;;;;又聊了一会儿,青年身边的仪器响了起来,他掏出来接了个电话。
  ;;;;“你还有脸给我打电话?”
  ;;;;裴叶看似盘腿腿端坐,实则上身往青年方向倾斜了一点儿,伸长耳朵偷听。
  ;;;;本想听听对话那边是谁,结果
  ;;;;挂了???
  ;;;;白发青年怒火腾得升起,电话拨打回去。
  ;;;;“你挂我电话?”
  ;;;;手机那头的声音很耳熟,不是顾又是谁呢?
  ;;;;“是你问我怎么还有脸给你打电话,我想想也是,所以就挂了。”
  ;;;;裴叶:“……”
  ;;;;青年:“……”
  ;;;;她看着青年在生气的边缘来回横跳。
  ;;;;当她以为青年也会挂一回电话回敬过去,却听青年问电话那边的顾。
  ;;;;“你猜猜,我现在跟什么人一块儿看夜景?”
  ;;;;顾道:“没兴趣知道。”
  ;;;;青年双手倚在护栏上道:“哼,你没兴趣知道,我还不稀罕告诉你。”
  ;;;;顾道:“还有五分钟我就要开始开会,时间不能浪费,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再约一下。”
  ;;;;青年的表情一言难尽。
  ;;;;“今天明明是你放我鸽子,凭什么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顾道:“我理不直气也壮,跟你没什么好客气,谁让我们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青年:“……”
  ;;;;过了一会儿,他丢出一颗炸弹。
  ;;;;“我拿到‘艺家’那把钥匙了,但我送人了。”
  ;;;;顾挑眉道:“谁?”
  ;;;;青年道:“一位非常投缘的可爱的‘小朋友’,像你这种阴沉沉的垃圾,是没这个缘分的。”
  ;;;;顾的回答就一句话。
  ;;;;“呵呵,你开心就好别坏了计划。”
  ;;;;论可爱投缘,谁能比得上今天遇见的“大可爱”呢。
  ;;;;青年问顾:“你那个破计划开始收网了?”
  ;;;;顾道:“差不多,七家信物有三家在我们这里,剩下的就逐个击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