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5:不宜出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30 10:21      字数:2393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花轻轻冷着脸不说话。
  ;;;;艺宁宁又催她给顾韶打电话过去。
  ;;;;或许是想看看“包养”花轻轻的男人长什么样子吧?
  ;;;;如果猪头猪脑,她兴许会更加开心,开心得多吃两根营养剂。
  ;;;;花轻轻将电话拨回去,不是打一个而是两个,一个给了顾韶一个给了裴叶。
  ;;;;顾韶嘟嘟好几声才接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还带着几分喘息和申吟,仿佛隐忍着什么。
  ;;;;“……怎么了?我过一会儿就过去……”
  ;;;;花轻轻捏着手机面目表情。
  ;;;;这就不得不吐槽顾韶的声线了。
  ;;;;喘息透过手机飘入耳膜,愣是让花轻轻红了耳根,仿佛有微电流从全身过了一遍。
  ;;;;花轻轻支支吾吾道:“我打扰你了?抱歉……那个……哈哈,你继续就好……我这里没事……”
  ;;;;说完没有等手机那头的顾韶说什么,她立马挂掉电话。
  ;;;;转头又给裴叶拨过去了。
  ;;;;一边拨一边摸摸滚烫的耳根。
  ;;;;她万万没想到顾韶久去不回是在干那种事情……
  ;;;;他是一个人健身呢,还是找了小伙伴一起健身呢?
  ;;;;不怪她脑补,怪只怪手机那头的声音太有迷惑性,再听下去都要软那种。
  ;;;;作为曾经熬夜刷菜谱逛【御某屋】、【鲜某网】的成年人,她的理论知识还挺扎实的。
  ;;;;好不容易才压下遗传病爆发时的痛楚的某人:“……”
  ;;;;他手指哆嗦给花轻轻拨回去,结果显示对方正在通话中。
  ;;;;裴叶接到电话的时候,她刚刚洗了个战斗澡,慵懒地躺在阳台躺椅上晒太阳。
  ;;;;“喂?”
  ;;;;声音透着沐浴后的慵懒。
  ;;;;花轻轻摸摸耳根,确信耳根不热了,这才小声出声。
  ;;;;“那个……筱青姐啊,你现在方便来接我么?”
  ;;;;艺宁宁听到“筱青姐”三个字,忍不住将视线转到花轻轻身上。
  ;;;;“筱青她还活着?”
  ;;;;她更想骂的是这个“表子”居然还活着。
  ;;;;是的,艺宁宁对“筱青”的态度,厌恶占了上风。
  ;;;;她是艺家千金小姐,在贫民窟却看一个贫民“筱青”的脸色生活,后者还经常打她教训她。
  ;;;;一桩桩一件件,艺宁宁心里都记得清楚呢。
  ;;;;她也知道“筱青”被抓进监狱,但她没有去捞人。
  ;;;;为什么要去捞人?
  ;;;;这是“筱青”应该获得的惩罚。
  ;;;;最重要的是
  ;;;;她跟“筱青”是两个世界的人了,也怕被“筱青”赖上,让艺家那些人看低了自己。
  ;;;;“筱青”要是一直在自己身边,岂不是提醒所有人艺宁宁是贫民窟长大的,文化没什么文化,教养没什么教养,到时候其他兄弟姐妹怎么看自己?再加上“筱青”对自己不好,艺宁宁才没这个闲工夫捞她呢。反正只是坐牢几个月,时间一晃她不就放出来了么,以后再接济她也行。
  ;;;;艺宁宁是这么想的。
  ;;;;但她很快就被艺家提供的富裕生活迷花了眼睛,哪里还记得什么筱青筱绿筱黄啊。
  ;;;;后来又听说贫民窟监狱多么可怕,她再去打听就听到监狱被炸了。
  ;;;;监狱都炸了,“筱青”当然也死了。
  ;;;;万万没想到“筱青”居然没有死,还跟花轻轻有联系。
  ;;;;花轻轻道:“是啊,‘筱青姐’当然还活着。”
  ;;;;这时,手机那头的裴叶问她跟谁说话。
  ;;;;花轻轻笑着道:“是宁宁啊,‘筱青姐’我跟你说啊,宁宁居然是七大家族艺家的小姐……”
  ;;;;裴叶听后眉头一挑,打从顾韶告诉她七大家族藏匿“黑塔信物”的骚操作,她就怀疑小说原著被认回艺家又三番四次破坏男女主感情最后被男主ko的艺宁宁也是“黑塔信物”的容器。
  ;;;;心里这么想,嘴上回答道:“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接你。”
  ;;;;花轻轻暗中松了口气。
  ;;;;还是“筱青姐”比较靠谱,一听她要来,提起的心脏就慢慢落地了。
  ;;;;挂电话之前,裴叶还问了一句。
  ;;;;“顾韶呢?他不是陪你去产检?”
  ;;;;花轻轻脑中浮现顾韶的喘息和申吟,耳根子又应景地红了。
  ;;;;“他大概……不太方便吧……”
  ;;;;裴叶:“???”
  ;;;;再不方便也不至于将孕妇丢下啊。
  ;;;;裴叶麻溜换了一身休闲常服,没有选择这个世界的交通工具,直接用天师手段赶路。
  ;;;;花轻轻刚挂了电话,顾韶的电话又打进来。
  ;;;;这回他没喘气申吟了,但声音比平时哑了好几个度。
  ;;;;“你在哪里?”
  ;;;;顾韶用营养剂压下强烈的饥饿感,再用理智克制想要攻击伤人的冲动,赶回去找花轻轻。
  ;;;;结果
  ;;;;花轻轻不见了。
  ;;;;“我碰上了熟人,熟人说要请我吃顿大餐,我现在在xx大厦88楼vip贵宾厅……”
  ;;;;顾韶那边似乎又接了一个电话,花轻轻耐心等着没挂。
  ;;;;“你说什么地方?”
  ;;;;花轻轻温声重复了一遍。
  ;;;;说完,顾韶那边的声音变得非常暴躁急促。
  ;;;;“听着现在、立刻,随便找个什么理由,快点离开那里!”
  ;;;;花轻轻愕然不解却不敢不照做。
  ;;;;她最大的特点就是知道该听谁的话。
  ;;;;像电视剧那种让女主走还不肯走,傻愣愣待在原地之后遭遇危险喜当妈的剧情,她不会做。
  ;;;;“那个宁宁啊,我肚子突然好疼,大概是营养剂不适应,我想拉稀,能不能先去厕所……”
  ;;;;艺宁宁面露嫌恶。
  ;;;;她没想到花轻轻会粗鄙地在大庭广众将“拉稀”说出来。
  ;;;;恶不恶心?
  ;;;;“去吧。”
  ;;;;花轻轻讪讪笑笑,两条腿夹着,弯腰捂肚子往外走,坐上电梯直接选择一楼。
  ;;;;艺宁宁忍不住嗤笑。
  ;;;;黑衣保镖问:“小姐,要不要去将人追回来?”
  ;;;;艺宁宁鄙夷地翻白眼道:“算了,穷鬼就是这副德行,生怕我让她付账买单……”
  ;;;;真要去厕所,88楼也有,花轻轻却直奔电梯下一楼。
  ;;;;不就是想溜么?
  ;;;;反正艺宁宁也看够猴戏了,花轻轻要走就走呗。
  ;;;;只要她还在这个世上,没有艺家找不到的人。
  ;;;;另一头,花轻轻紧张地看着电梯跳动的数字,捏着手机的手还在颤抖。
  ;;;;“快、快……”
  ;;;;快到一楼!
  ;;;;当电梯下到十二楼,一阵没有预兆的爆炸从上方传来,引得整个地面剧烈颤抖。
  ;;;;原先明亮的电梯啪得一声暗下来。
  ;;;;花轻轻被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得高声尖叫,双手抱头缩在电梯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