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4:忍一时风平浪静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30 10:21      字数:2395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如今这位花轻轻可不是单纯没学过几个字的原主。
  ;;;;她前世是小有名气的网红美食主播,又碰上信息、文化、娱乐爆炸井喷的当口,什么勾心斗角没见过?没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呢,哪怕猪肉太贵吃不起,再不济她也听说过猪呢!
  ;;;;艺宁宁这番阴阳怪气的询问,不仅是在嘲讽她穷,还嘲讽她产检的钱路数不正。
  ;;;;说得更直白一些,直接就认定花轻轻用身体换取利益了。
  ;;;;啧啧!
  ;;;;花轻轻在内心吐槽。
  ;;;;艺宁宁这是她自己做过什么亏心事请,看谁都像是做过同样亏心事。
  ;;;;不过,花轻轻可不是那种被嘲讽两句就觉得自尊心受损继而原地爆炸,或者干脆逞一时口舌之快给自己惹麻烦的人她能屈能伸又识时务,这从花轻轻拿顾韶留下的钱就能知道。
  ;;;;艺宁宁跟原主“花轻轻”不对付,前者人多势众,貌似还摇身一变成了特权阶级,分分钟能让身边的黑衣保镖按死自己。反观花轻轻自个儿呢?她就是个柔弱无助只会吃的倒霉孕妇。
  ;;;;怼不过,怼不过!
  ;;;;权衡利弊之后,花轻轻果断选择“忍一时风平浪静”。
  ;;;;她佯装尴尬地讪笑两声,笑容看着蠢极了,扭头避开艺宁宁写满嘲讽的直视。
  ;;;;这一反应搁在艺宁宁眼中便是被戳中痛脚后的“心虚”,也是有“廉耻心”的表现也有可能是无法接受几月前的小伙伴如此光鲜靓丽而自己落拓狼狈的现实,花轻轻绝对嫉妒了!
  ;;;;艺宁宁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继续扯着话题尬聊。
  ;;;;试图窥探花轻轻这几月的近况,猜测她的遭遇和生活水平。
  ;;;;花轻轻一律含糊其辞,没有直说自己的工作,反倒给了艺宁宁不少脑补的空间。
  ;;;;最后,艺宁宁又追问她。
  ;;;;“你在哪家医院产检?念在以前的情分上,我也许能帮你安排安排”
  ;;;;花轻轻推辞道:“不用不用了,太麻烦你……”
  ;;;;“不麻烦,你这点小事连麻烦都算不上。”艺宁宁姿态高傲,唇角噙着得意和骄傲,“哦我忘了跟你说了,我其实出身艺家。你知道艺家吗?这个世界顶尖七大家族之一的艺家。我是艺家流落在外的千金小姐,我爸爸他非常疼爱我也极力想弥补我,我的要求他都答应的。”
  ;;;;艺家小姐在外颠沛流离吃了这么多年苦,哪个长辈不心疼愧疚要弥补她?
  ;;;;但凡是艺宁宁想要的,长辈没有一个不答应的。
  ;;;;分拨给艺宁宁的护卫规模仅次于艺家家主,甚至比继承人大哥还要多几人。
  ;;;;艺宁宁在贫民窟长大,吃喝用度都是拮据得不能再拮据,在她眼中钱是最好的东西。
  ;;;;于是,当艺宁宁被接回艺家,成为金尊玉贵的艺家千金小姐,所有人都纵着宠着她的时候,她可劲儿挥霍钱财。加长的香槟色豪车必须镶满钻,连轮胎侧面都不放过,开在街上不知多闪亮。衣服首饰更别说了,将两千多平米的衣帽间塞得满满当当,首饰永远是最闪亮最昂贵的,像脚下这样镶满钻石的高跟鞋还有几十双。如此阔绰富裕的生活,她以前做梦都不敢想。
  ;;;;享受的同时又愤懑。
  ;;;;如果她小时候没有流落贫民窟,一直在艺家长大,这样的日子就能从小享受到大现在快成年了才享受一回。艺宁宁越是这么想,心里越觉得空虚,最初那段时间都是躺在衣帽间首饰阁睡觉的,生怕自己一觉醒来发现这一切都是做梦。熬过那一阵子,她又觉得内心空虚。
  ;;;;于是,她喜欢上坐豪车到处兜风横扫购物的滋味。
  ;;;;如此阔绰排场不让别人看看,十分的享受便打了折扣只有六分了。
  ;;;;今天出门又碰上故人,艺宁宁心情更愉悦了。
  ;;;;她嘴巴叭叭叭地说着自己在艺家多么受宠,所有合理无理的要求都能被满足,花轻轻却可怜巴巴怀着不知哪个男人的孩子,还要靠着身体换取别人的施舍这么大的差距让艺宁宁俯视花轻轻的同时,也生出几分假兮兮的怜悯也正是这点怜悯,她没打算要花轻轻的命。
  ;;;;是的,艺宁宁恨不得花轻轻去死。
  ;;;;以前嫉妒发狂却不得不忍着,如今地位变了,她摇身一变成了以前仰望都没资格的阶层。
  ;;;;杀一个花轻轻易如反掌。
  ;;;;如果花轻轻的死能让她愉悦些,那么花轻轻的死就是有价值的。
  ;;;;不过她现在改变主意了。
  ;;;;让花轻轻贫穷地活着,抱怨现实的同时妒火中烧地嫉妒她,看着她高高在上、富贵一世。
  ;;;;花轻轻不知道这妹子脑补了什么,但看她变幻莫测的表情也知道不是啥正经内容。
  ;;;;形势比人强喽,艺宁宁爱脑补啥就脑补啥。
  ;;;;她只能僵硬着笑容迎合,配合做出艺宁宁想看到的羡慕嫉妒恨……
  ;;;;谁料艺宁宁还是不肯放过她,主动提出要请她这个乡巴佬去吃顿富人大餐。
  ;;;;花轻轻:“……”
  ;;;;不知道是上天听到了她的祈愿还是别的,手机响起来了。
  ;;;;奈何她穿得臃肿,掏手机非常不方便,手机响了好几声就没声了。
  ;;;;艺宁宁眼睛一斜问她。
  ;;;;“包养你的男人打的?”
  ;;;;花轻轻:“……”
  ;;;;她没觉得艺宁宁跟以前有啥区别。
  ;;;;真要说有区别,大概是比以前更low更没教养了。
  ;;;;花轻轻看了一眼道:“不是,是一个朋友,他送我来产检的。”
  ;;;;艺宁宁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他在哪里?你打过去问问,我派人去将他接过来。”
  ;;;;花轻轻嘴角扯了扯,没有吱声。
  ;;;;艺宁宁自顾自道:“虽然你出身低下,不像我是七大家族的贵族但你跟普通平民比起来还不错了。以前废柴成那样还有个筱青护着你,现在又找了个养你的男人,你说是不是?”
  ;;;;花轻轻深吸一口气。
  ;;;;安慰自己别跟神经病计较。
  ;;;;最后还是忍不住了。
  ;;;;回了一句:“我觉得还是靠自己比较好……”
  ;;;;“靠你自己?你有什么本事?你有家世吗?你有背景吗?你只有一张脸一个还算不错的身体,你靠自己不就是靠着脸和身体?”艺宁宁看了看她,倏地嗤笑出声,跟花轻轻讲起了道理,“女人不用太勤快,有脸有身体就是本钱。老天爷赏你一口饭吃,你傻啊,不张嘴接?”
  ;;;;花轻轻木着表情,实则内心已经吐槽这个憨批了。
  ;;;;上一世的直男癌都不敢大街小巷喊这话。
  ;;;;敢喊,脑子都给当妈的锤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