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9:比糖甜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19      字数:2340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
  顾琞的生物改造能力克制隐身符,暗搓搓偷听的小纸人被他逮了个正着。
  小纸人吓得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纸人。
  结果,顾二爷觉得小纸人剪得好,伸手将小纸人揣口袋带回家了。
  小纸人一直找不到机会逃脱,熬到了第二天,趁着顾二爷散步的功夫溜之大吉。
  现在顾琞又问她是不是“离家出走”,裴叶觉得自己真相了。
  她坐起身,短短的小爪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尘,跳下顾琞的肩膀,轻飘飘踩着他的大腿。
  “我不是你认识的那张小纸人。”
  裴叶附身的这只小纸人说话声音有些奶,脆脆的,又带着点儿含糊不清的鼻音。
  顾琞倏地露出一丝笑意,用一种非常轻松的口吻道:“但我觉得你们都剪得很可爱,一个主人剪出来的?上次那位是你的同伴吗?它的性格有些害羞,偷偷跑走也不打一声招呼。”
  裴叶默然了一会儿。
  她仔细回忆一下上次小纸人跟她控诉的内容。
  小纸人说它遇见一个大绅(变)士(态),还囚禁它,盯着它,拆散它跟大可爱。
  太坏了!!!
  小纸人控诉的时候还是捏着拳头的。
  裴叶直白道:“它不是害羞,它只是讨厌你。”
  顾琞神情一怔,烟灰色的澄澈眸子闪过一丝受伤的神情。
  “它不喜欢我吗?”
  “谁都不喜欢囚禁play,它追求(大)自(可)由(爱)。”
  顾琞反省道:“那应该是它误会了,下次有机会亲自跟它道个歉。”
  裴叶见顾琞如此郑重其事,有些好笑。
  “你跟一张小纸人道什么歉?”
  即使道歉了,小纸人也不会原谅的哦。
  “灵魂寄存肉身,这肉身可以是人类也可以是动物,也能是非生物。”谁知顾琞却摆出一副认真的面孔,似乎真将小纸人当成一个能平等对话的存在,神情写满了认真,“难道不是吗?”
  顾琞看到的不是小纸人,而是小纸人承载的灵魂。
  裴叶笑着问他:“如此说来,你能发现我的位置,也是因为这个?”
  顾琞点点头,又摇摇头。
  他知道小纸人裴叶周身笼罩着一层神秘的未知力量,这层力量能抵御别人的视线,却抵御不了他的。顾琞有预感,如果小纸人裴叶换一种隐藏方式,他兴许……还是会发现。
  因为他发现裴叶并不是靠改造能力,而是一种说不出的直觉。
  直觉告诉他,空无一物的地方站着一个人。
  说来也奇怪。
  倘若站的是其他人,顾琞全身的细胞都会叫嚣着危险或者干掉隐患。但这人不一样,不仅感觉不到一丝危险,反而如鱼遇水,连紧绷的神经都不由自主地放松,卸下竖起的尖刺。
  兴许是在他肩头蹲得长了,他慢慢就能看到对方模样,也是一张憨态可掬的小纸人。
  “你要走了吗?”
  顾琞见裴叶迈着小短腿从他大腿中部往膝头方向走,以为她要离开。
  小纸人裴叶扭过头道:“不是,我腿麻了。”
  盘腿腿盘太久,腿麻了。
  (=′ω`=)
  “筱青”那具身体也就罢了,为什么小纸人的身体也会腿麻???
  顾琞关切道:“需要我帮忙吗?”
  裴叶看了一眼他的手指。
  “不用,你确定不会一不留神将我腿撕下来?”
  也不看看小纸人的腿有多么细,很容易缺胳膊断腿的。
  “我自己缓一缓就好。”
  小纸人裴叶用爪子插着腰,姿势僵硬地停留原地又走了两步,酸麻感觉才逐渐散去。
  顾琞僵硬不敢动,似乎大腿上那只没什么重量的小纸人如山岳般沉重。
  “你要喝点儿什么吗?”
  裴叶问有什么,结果上来一杯超级多珍珠的珍珠奶茶,外加一根吸管。
  _(:з)∠)_
  这就是七大家族之首顾家掌舵人待客的规格吗?
  这逼格有些low啊。
  顾琞却邀功似得道:“我亲手调的。”
  他用那双签文件的金贵双手帮裴叶将吸管戳进去,抬手帮了一把,方便裴叶爬上奶茶盖。
  “你喝了奶茶会被打湿吗?”
  貌似小纸人没有器官结构吧?
  裴叶道:“不会。”
  说着,她咕嘟咕嘟喝了一口,恐怖的甜味直冲味蕾。
  顾琞也喝着一杯,神情还挺愉悦,让裴叶不得不怀疑他们俩喝的不一样。
  甜归甜,但习惯后还好。
  裴叶没一会儿便将一杯超甜版珍珠奶茶喝完了。
  “一次两次还好,喝多了感觉会得糖尿病……”
  裴叶口中嘀咕,偷瞄两眼顾琞。
  心里却想着别的。
  顾琞将她抓了个正着,问她想什么。
  裴叶忍不住开玩笑。
  “我家也有个跟你一样喜欢甜食的,回头我将它糖戒了,怕得糖尿病。”
  说完,裴叶明显感觉到顾琞大腿肌肉僵硬了下。
  裴叶愉悦地道:“它嗜甜又嗜辣,戒个糖又不是全戒,没有甜食还有辣椒,不用替它担心。”
  顾琞默默地低头跟她对视一眼,认真道:“但是糖很重要,戒掉会很难受。”
  顾家遗传病发作的时候,似万虫啃噬,恨不得将浑身的肉都抠下来,又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四肢百骸游走,一边游走一边试图冲破皮囊的束缚——但糖能缓解这种折磨,让他平静下来。
  在顾琞看来,戒糖太残忍了。
  裴叶却道:“应该不会。”
  “为何?”
  裴叶回答:“因为——我比糖甜。”
  顾琞认真看着跟自己半个巴掌差不多高的小纸人裴叶,唇角不受控制地扬起浅笑。
  舌根泛着比奶茶更甜的滋味。
  “时间不早,你的主人要知道你不见会担心的,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裴叶摆手拒绝:“不用不用,我自己能回去。”
  顾琞的豪车太显眼。
  顾韶又是个多疑细心的人,她可不想被拆穿先前制造的完美不在场证明。
  即将抬腿迈出步子,她倏地扭头问顾琞。
  “你怎么笃定夙家‘黑塔信物’遗失了?”
  当真是顾琞说的理由?
  其实,裴叶怀疑顾家的“黑塔信物”也不见了。
  哪怕顾琞气场很足,理由很强,始终牵着夙家家主的鼻子走……但依旧有破绽。
  特别是最后那句给夙家的“定心丸”,既能理解为定心丸,也能理解为对夙家的威胁,同样也不动声色向夙家透露一个信息——顾家的“黑塔信物”还在——可仔细琢磨,却有些欲盖弥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