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8:顾二爷的锁骨沟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9 15:44      字数:2434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顾二爷真是好算计。”
  ;;;;夙家家主笑得阴阳怪气,勾起的唇角噙着浓郁嘲讽。
  ;;;;顾佯装听不懂他话中的冷嘲热讽,反而大大方方地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同样也不会被多余、无谓的感情牵制。杨家与小侄顾韵的确有过婚约,但杨家大小姐已经香消玉殒,二人婚约自然也不能作数。哪怕杨家大小姐未亡,又岂能因为儿女私情而耽误家族前程?”
  ;;;;他说得理直气壮。
  ;;;;从眼神、神情、动作到语气,无一不昭示着他是个“莫得感情”的人。
  ;;;;夙家家主笑着揶揄。
  ;;;;“难怪有人夸顾二爷是铁石心肠,如今可算是见识到了。”
  ;;;;顾面无表情。
  ;;;;“天下乌鸦一般黑,夙家主何必只说顾某人呢?”
  ;;;;他顶多对有过姻亲关系的盟友下手,夙家以往可没少杀被选为容器的私生子女。
  ;;;;一个粪坑出来的蛆,七大家族都肮脏,谁也别说自己干净。
  ;;;;夙家家主被顾骂人连自己都骂进去的操作噎了一下。
  ;;;;他果断转移话题。
  ;;;;面上笑嘻嘻,内心暗暗咒骂顾遗传病快点儿进入终末期,届时去看这死胖子的笑话。
  ;;;;“顾二爷主动上门提出合作,想必是知道杨家‘圣物’的下落?”
  ;;;;“黑塔信物”事关夙家的生存延续,夙家家主不得不重视,打从获知儿子夙道在家中被人暗害,“黑塔信物”也紧跟着遗失,他就知道夙家要完蛋了。没想到还能看到峰回路转的曙光。
  ;;;;顾要分八成利润就分他八成。
  ;;;;不论怎么说,“黑塔信物”对夙家而言更重要。
  ;;;;顾也没有拐弯抹角,他道:“杨家‘圣物’的准确下落还不知,但有几个怀疑目标。其中最难下手的便是杨家大小姐,不过她已经暴毙。她暴毙之时,其他‘圣物’并没有产生共鸣。”
  ;;;;这就排除一个人选了。
  ;;;;夙家家主听了这话忍不住拧眉。
  ;;;;只有怀疑目标?
  ;;;;这听着不太靠谱啊。
  ;;;;顾安慰他道:“夙家主不用心急,不论杨家将‘圣物’藏在什么地方,只要杨家覆灭了,杨家人迟早会将‘圣物’拿出来。若杨家这边不成功,我们还有时间选择另一个目标,不是吗?”
  ;;;;夙家家主越听眉头跳得越厉害。
  ;;;;顾不仅要吞并一个杨家,还想吞并第二家第三家?
  ;;;;这野心……
  ;;;;奈何他也是骑虎难下。
  ;;;;夙家遗失“黑塔信物”就是最大的软肋,顾捏着这个把柄,夙家家主就不能轻易反对。
  ;;;;明知顾要将他拉上贼船,他也得硬着头皮上。
  ;;;;“对对对那我就以茶代酒,祝我们两家合作愉快、友谊长存。”
  ;;;;七大家族的高层都知道一个忌讳。
  ;;;;顾家二爷滴酒不沾,他从不在公众场合饮酒。
  ;;;;以前有个愣头青故意找事儿,导致顾误饮掺杂酒精的茶,后者原地犯病。
  ;;;;_∠)_
  ;;;;想想七大家族那个不成文奇怪规定致使人犯病或者倒霉催撞上人犯病的当口而被杀,死了也怨不得其他人那个愣头青当然没死,但数千平米的宴厅都被顾徒手拆掉了。
  ;;;;夙家家主现在还记得那个鸡飞狗跳的场景,宴厅充斥着贵妇名媛们高亢恐惧的尖叫,声音尖锐得能刺穿耳膜。不少人还想将顾压制下来,结果被眼前这个斯文俊秀的青年掀翻。
  ;;;;顾垂眼瞥向夙家家主递来的茶。
  ;;;;“放心,没有掺一点儿酒。”夙家家主调笑道,“夙家大宅要是被你拆了,重新修缮也费时间。”
  ;;;;顾伸手接过,微笑着饮了两口。
  ;;;;“是,合作愉快、友谊长存。”
  ;;;;二人愉快地相视一笑,所有的算计都在不言中。
  ;;;;象征着结盟的茶喝完了,顾先给新出炉的盟友吃了一颗定心丸。
  ;;;;他抬手推了一下眼镜,平静道:“我会帮夙家将猜测‘圣物’遗失的消息处理掉,若有必要,也会考虑让顾家这边的‘容器’出面伪装成夙家的,帮你们应付一阵。只是‘容器’身份在各家都是机密,若非不得已,绝不会外泄,还请夙家主这边也别露怯,露了马脚,让顾家为难。”
  ;;;;顾这话说得很清楚。
  ;;;;他能考虑帮忙,但最后会不会帮也不一定。
  ;;;;夙家还是要靠自个儿,千万别作死,也别想着故意搞事骗顾家“容器”现身好反手捅一刀。
  ;;;;“这是理所应当的,还请顾二爷放一万颗心。”
  ;;;;夙家家主笑容有些不自然。
  ;;;;二人谈了大概,剩下的之后再约个时间详谈,这里也不是密谋的地方。
  ;;;;顾准备起身离开,夙家家主好似卸了重担般,脚步轻快地准备送顾两步。
  ;;;;于是,外界便瞧见一向不对付的顾、夙两家大佬相谈甚欢的魔幻画面。
  ;;;;坐在顾肩头看戏的裴叶打了个哈欠。
  ;;;;这时候,顾正要下楼梯,重心改变导致犯困盘腿腿的小纸人裴叶身子一歪,倾斜着滚到顾微松衣领、露出的锁骨沟上。她猛地醒了过来,小爪爪抓着顾的锁骨,半个身子歪躺。
  ;;;;敏感部位被触动,似有微电流过体。
  ;;;;顾脚步一僵,脸色也透着三分不自然。
  ;;;;正在叽叽喳喳的夙家家主回头用眼神询问新盟友。
  ;;;;新盟友顾如玉白皙的面颊飘着点点不自然的红晕。
  ;;;;他道:“无事,夙家主说得很好。”
  ;;;;夙家家主:“……”
  ;;;;神tm说得很好,老子刚才在哀痛惨死的儿子啊。
  ;;;;他心里有火却发不出来,还得僵硬赔笑。
  ;;;;顾明显是走神了,人家又是夙家的救命稻草,打不得骂不得。
  ;;;;幸好,顾之后没有走神了。
  ;;;;将救命稻草送上顾家的加长豪车,夙家家主才长松了口气。
  ;;;;司机驾驶座跟后座空间独立,顾将车门车窗关上,便无人知道他的言行举动。
  ;;;;“你之前是离家出走了吗?”
  ;;;;顾低头看着盘腿腿当做没事人一样的小纸人,一双烟灰色的眸子澄澈得能一眼望到底。
  ;;;;小纸人裴叶:“???”
  ;;;;什么离家出走?
  ;;;;她扒了扒记忆,终于翻出顾跟“小纸人”的羁绊。
  ;;;;上回在艾莎拉大酒店附近建筑的天台,顾韶偷偷摸摸去见二叔顾,裴叶出于怀疑也派了一只小纸人跟上去。这才发现顾韶居然是顾家大少爷,这个叫顾的青年是顾韶的二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