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6:逼宫夙家(下)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279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夙家家主保养得极好,外表看着也就三十来岁,岁月沉淀下来的底蕴让他看着稳重,特别是那双眸子深邃中带着几分神秘。仅从外表来判断,这就是个极具魅力的大叔型中年男人。
  ;;;;兴许是痛失爱子的缘故,哪怕他竭力将悲痛掩盖在皮囊之下,但眉眼仍旧透着几分疲累。
  ;;;;他打起精神去迎接顾一行人。
  ;;;;如果说夙家家主是靠着保养手段维持三十来岁的年轻外表,那顾就是真的年轻了。
  ;;;;他也是七大家族掌舵人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同时也是最深不可测的一个。
  ;;;;其他家主或多或少受家族遗传病影响,情绪都不那么稳定说的通俗些就是几个神经病,脾气喜怒不定唯独顾,他犯病之后依旧能维持冷静,心思还多得跟马蜂窝一样。
  ;;;;一瞧见顾,他心中便咯噔一下。
  ;;;;不详的阴云沉甸甸地压在心头。
  ;;;;顾却像是没发现他的异样,表现得极为正常。
  ;;;;夙家已经摆起了灵堂,夙家少爷的尸骨被收拾妥当,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原先如枯叶蜷缩的他恢复了正常。脸上化了妆,瞧着栩栩如生、宛若生人,仿佛下一秒就能颤动着睫毛睁开眼睛。若仔细再看便会发现他的肌肤膨胀得有些不自然,各处比例都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顾今天的穿着跟平时没太大区别,依旧是黑色西装,将白得几乎能透出血管的肌肤衬得更白。他长得又高,随意垂眸便能瞧见棺材内装着的夙家少爷,平静的眸子透着些耐人寻味。
  ;;;;保镖将他准备的一对花圈交给夙家,挽联也是再常规不过的内容。
  ;;;;献上一束花,顾又受了夙家少爷亲属的感谢。
  ;;;;“多谢顾二爷百忙之中抽空赶来……”
  ;;;;虽说顾年纪比夙家少爷大不了几岁,但他却是七大家族掌舵人之一。
  ;;;;哪怕只是个代家主,身份地位也是夙家少爷比不上的。
  ;;;;顾愿意过来就是给面子。
  ;;;;当然
  ;;;;夙家家主宁愿这不安好心的灾星别来!
  ;;;;顾轻启薄唇,说了两句安慰死者亲眷的场面话。
  ;;;;他本就是寡言少语的人,平日又不苟言笑,气场与灵堂格外契合。
  ;;;;如果不是有堤防,夙家家主还真以为顾是来吊唁的普通宾客。
  ;;;;夙家家主道:“这里人多口杂,顾二爷不妨到客厅坐会儿,免得被人冲撞了。”
  ;;;;说完,他又叮嘱管家和老婆儿女看顾好灵堂秩序,招待上门吊唁的宾客。
  ;;;;顾微微颔首,落后一步,由着夙家家主领路。
  ;;;;刚走两步,他似有所感,微微转动眼球,用余光望向大门一侧落地窗的窗帘。
  ;;;;窗帘安安静静,那里什么都没有。
  ;;;;顾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视线,整个过程没有引起外人的注意。
  ;;;;但这个“外人”并不包括裴叶。
  ;;;;小纸人裴叶心下撇了瞥嘴,她非常肯定自己的行踪被顾发现了。
  ;;;;不过顾并未拆穿她。
  ;;;;裴叶干脆给自己上了几张隐形符篆,费劲儿迈动小短腿,跟安装了小马达一样飞速赶上这些大长腿。小纸人的视线太不方便,她看谁都要努力仰起脑袋。别人走一步,她要走几十步!
  ;;;;这时,走在前边儿的大长腿顾放慢脚步。
  ;;;;他还偏首望了一眼裴叶的位置。
  ;;;;裴叶眉头轻挑,看着顾微微伸出的大长腿,决定坐一趟顺风车。
  ;;;;脚下一用力,一跃跳上顾的西装裤腿。
  ;;;;几个轻巧起落,又跳上他的肩膀,视线豁然开朗。
  ;;;;啊,这真是个极佳的黄金席位!
  ;;;;夙家家主招呼顾坐下,顾也不客气,姿态闲适地落座,仿佛这里不是夙家而是顾家。
  ;;;;一落座,他不等夙家家主开口试探他的来意,张口便是一记直球。
  ;;;;“我今天来不仅是为了吊唁,更重要的是亲自过来打听一些事情。杨家噩耗阴云还未散去,夙家继承人又出了事情,你不觉得这两件事情太巧合?下一次又会是哪一家?”
  ;;;;提起惨死的宝贝儿子,夙家家主脸色阴沉三分。
  ;;;;顾仿佛没看到夙家家主的表情,“实不相瞒,我大哥仙逝只留了三个侄子。老三是不成器的,整天吃喝玩乐没个正行。老大一年到头总是生病,说得难听一些就是离了药罐子没几年好活的病秧子。唯独老二还有几分盼头,天赋也尚可。若没有太大意外,顾家的未来应该会交到他手中。如果连他也出事了,顾家元气大伤不说,我闭眼之后也没有脸去见大哥。”
  ;;;;他的表情很冷淡,但说出来的话却格外诚恳。
  ;;;;仿佛他就是个担心大哥继承人安危的好叔叔,担心杨家和夙家的噩耗也会降临在顾家。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们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顾直接问道:“暗害令郎的势力可有线索了?”
  ;;;;夙家家主表情微微狰狞。
  ;;;;“已经在查了……”
  ;;;;小纸人裴叶盘腿坐在顾的肩膀上,将夙家家主的反应看得仔细。
  ;;;;后者似乎越来越慌了呢。
  ;;;;顾叹道:“还是得尽快,毕竟‘圣日’也快了。”
  ;;;;他提到“圣日”二字,夙家家主眉头肉眼可见地跳了跳,眼神下意识避开顾的直视。
  ;;;;待夙家家主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想挽回的时候却发现顾正似笑非笑看着自己。
  ;;;;“这与‘圣日’有什么关系?”
  ;;;;顾提醒道:“夙家守卫森严,歹人能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残害令郎如果是夙家内部内斗还好,如果是外来势力,岂不说明他们还能如法炮制,肆意伤害夙家任何一人?夙家如此,其余六家能幸免?‘圣日’在即,一点疏忽都不能有。若不慎被歹人夺了圣物可不好了。”
  ;;;;夙家家主见顾将话题转移到“圣物”,也就是“黑塔信物”上,心跳得更快。
  ;;;;内心越是慌,面上越是冷静。
  ;;;;“圣物是何等重要的东西,夙家自会守好,不牢顾二爷操这个心。夙家被偷袭,但也加强了戒备,断不会让敌人再来第二回。倒是顾二爷可得小心了,免得着了敌人的道。”老狐狸呵呵笑着端起一杯茶道,“……老夫没了一个不成器的儿子,还有其他能顶替的,顾家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