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9:被打破的平衡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329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前文说过,黑塔厌倦人类所求无度的贪婪,但它也没有放弃人类。
  ;;;;黑塔给七个人类家族七把钥匙,七个家族每隔十年就能用钥匙向黑塔许愿一次。
  ;;;;这就是“黑塔信物”。
  ;;;;正常情况下,“黑塔信物”的持有者跟家族族长不会是同一个人,大多时候是分开保管的,保证“黑塔信物”的安全。要知道这数百年下来,不止顾算计过其他家族的“黑塔信物”,其他家族也互相算计过。七家表面上笑嘻嘻、同气连枝,实际上却是恨不得其他六家原地升天。
  ;;;;为了防止这些不靠谱的队友背后插刀,他们想尽了各种套路例如在外留下私生子女,用他们的身体作为盛放“黑塔信物”的容器,一旦家族需要用到“黑塔信物”再将私生子女杀掉,强行取出藏在他们身体中的“黑塔信物”,诸如此类的骚操作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出来的。
  ;;;;持有“黑塔信物”有一个硬性死规定。
  ;;;;容器必须是七大家族的后裔,血脉中流淌的七大家族基因会成为激发“黑塔信物”的关键,也是与其相容的必要条件。又因为七大家族这些年互相联姻,血脉混杂,早已不分彼此。
  ;;;;甚至还发生过将a家“黑塔信物”偷偷藏在b家某私生子女身上的例子。
  ;;;;顾让心腹去查夙家信物下落,其难度之大,无异于海底捞针。
  ;;;;七大家族这些年矛盾不断却打不起来,跟“黑塔信物”下落不明也有干系。
  ;;;;顾却想着主动打破这个平衡。
  ;;;;一旦失败
  ;;;;顾家必会成为众矢之的!
  ;;;;当心腹说出内心顾虑,顾目光平静地看着心腹道:“没有如果!”
  ;;;;“可二爷……”
  ;;;;顾打断他的话,罕见地露出强势一面:“照我说的去办就行,其他的问题不用多问。”
  ;;;;心腹只能照做。
  ;;;;这番行动顾没有刻意瞒着顾家二少爷和三少爷。
  ;;;;不知道是他们中的哪个谁出了差错,消息泄露给顾家几个退休的长老耳中。
  ;;;;让人奇怪的是,这些长老不仅没有跳脚挑刺说顾给顾家带来危险,让他从代家主、掌舵人的位子上滚下去,反而亲自上门跟顾在书房长谈,除了他们自己,谁也不知道说了什么。
  ;;;;“……这事情,你现在有多少把握?”
  ;;;;长老询问顾,却不是盛气凌人的姿态,反而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顾道:“截至目前,夙家是最好下手的尽管目标还未确定,但留给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顾家如今的处境……你们几位也清楚,我也就不多说了。我们必须在下一个‘圣日’降临前拿到一把‘黑塔信物’,不论是夙家的、苏家的还是谁家的……否则,最后出局的就是顾家了。”
  ;;;;他说得含糊,但几位长老却能领会其中真相。
  ;;;;“……确实……距离圣日没多久了……”
  ;;;;外界以为的“圣日”即为每一年“黑塔降临”的那一日,每年“圣日”,不论是贫民窟、普通区还是富人区,各地都要举办各种欢庆盛典,热热闹闹的气氛跟花轻轻前世的华国过年类似。
  ;;;;不过,七大家族内部说的“圣日”却不一样。
  ;;;;不是一年一次,而是十年一次。
  ;;;;每隔十年,七大家族用“黑塔信物”向黑塔祈祷,黑塔便会暂时性降临满足他们的愿望。
  ;;;;“圣日”之后,七大家族的实力将会发生质的变化。
  ;;;;而顾家那把“黑塔信物”却从上一代族长、顾大哥暴毙之后就下落不明了。
  ;;;;这么多年,顾家暗中找寻都没找到“黑塔信物”。失去“黑塔信物”,意味“圣日”那天要开天窗,其他家族一旦知道,哪怕顾家现在还是七家之首,他们六家也会联合起来将顾家撕碎分食!
  ;;;;这不是丢失一个信物那么简单,关系着一个庞大家族、庞大势力的生死!
  ;;;;思及此,长老们更加怨念上一代族长。
  ;;;;那简直是个垃圾。
  ;;;;当年要不是顾年纪太小,他们肯定推选顾当家主的,前任家主哪里凉快滚哪里。
  ;;;;死了还要他们几个老的给收拾烂摊子。
  ;;;;顾家现在能做的不多,要么找回原先的钥匙,要么夺走其他家的钥匙。
  ;;;;反正少了把钥匙,总归要出局一个。
  ;;;;既然如此,那就死道友不死贫道,灭族的事情让其他家族受着。
  ;;;;起初瞄准了姻亲杨家,让顾家二少顾韵跟杨家大小姐订了婚,关系拉近了好下手。
  ;;;;结果杨家大小姐也暴毙了。
  ;;;;杨家上下戒备不好动手。
  ;;;;几个长老正愁得秃头,顾就选择了“夙家”。
  ;;;;另一位长老担心道:“夙家不是块好啃的骨头。”
  ;;;;顾道:“牙崩了也得啃下来。”
  ;;;;书房又陷入了谜一般的沉默。
  ;;;;确实,留给顾家的时间不多了。
  ;;;;几位长老离开,顾冷笑着让管家去将顾家二少爷拎过来好好交流交流叔侄感情。
  ;;;;交流结束,叔侄感情更进一步。
  ;;;;夜深人静的时候,顾披着单薄的风衣坐在房间窗旁看着窗外那一轮圆月,眉峰舒展。
  ;;;;他抬着手低声喃喃什么。
  ;;;;“……时间不多了……”
  ;;;;视线内的手掌白皙如玉,翻来覆去也瞧不出丁点儿瑕疵。
  ;;;;“……不破不立……唯有打破平衡,被黑塔豢养的蛊才会暴动,自相残杀……”
  ;;;;一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的手掌慢慢被一圈淡淡的黑雾萦绕,凝出一把虚幻的钥匙。
  ;;;;倘若定睛细瞧便会瞧见这把钥匙虚影上方似乎有个“顾”字。
  ;;;;这正是顾家苦寻不到,长老们以为已经下落不明的“黑塔信物”。
  ;;;;与此同时,裴叶也看着手中那把由黑雾凝成的钥匙面露凝重之色。
  ;;;;这玩意儿是从夙家少爷身体飘出来的。
  ;;;;她起初还以为是鬼气,仔细一看才知道不是。
  ;;;;直觉告诉她,这玩意儿应该有啥用处。
  ;;;;于是,小纸人版的裴叶现场制作一枚特殊符篆将其收走,飞速从作案现场离开。
  ;;;;是哦
  ;;;;作案现场!
  ;;;;裴叶本体不方便行动,干脆附身小纸人,背着几支“超人药”,跋山涉水从普通区赶到富人区,找到了刚刚从“噩梦”解脱的夙家少爷。后者精疲力竭地躺在床上,衣服被汗液打湿黏在肌肤上,还在床单上阴湿了个人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