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3:被出卖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3493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筱青姐怎么还没有回来?”
  ;;;;虽说富人区挺好,搁在花轻轻前世估计是网红打卡拍照必去的地方,但花轻轻依旧克制住了到处转一转的好奇心,拎着档案资料袋坐在原处等裴叶回来,时不时看看手机打发时间。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紧闭的门打开,黑裙女人和黑衣男人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跟进入屋子的表情不同,黑裙女人脸上的愁色淡了不少。
  ;;;;花轻轻是听到动静下意识抬头,正巧与黑裙女人四目撞上,后者在她身上扫了一眼便移开了。踩着细长高跟鞋,黑裙女人从花轻轻跟前掠过的风都带着一股沁人心脾的高级香味。
  ;;;;那香味就仿佛跟女(男)神酣畅淋漓一回,埋在软绵事业线(坚硬腹肌)上,整个人连皮带骨都被酥化了,恨不得溺死在温柔乡。总之,那就是一种喷一下都是撒金币的高级香味。
  ;;;;香味配上黑裙女人婀娜窈窕又纤细动人的背影和堪比模特的猫步……
  ;;;;愣是将花轻轻这个女性都看得发呆了。
  ;;;;
  ;;;;“这腿这腰这脸……一年都不腻啊……”
  ;;;;连身为女性的她都忍不住暗搓搓羡慕女人的细腰还有那双能玩年的大长腿。
  ;;;;花轻轻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大腿,羡慕之情油然而生。
  ;;;;作为一个爱吃而且还会做美食的美食博主,哪怕花轻轻生活作息还算好,隔三差五会运动健身甚至咬牙请私教,但身材仍算不上好,腰上有肉肉,大腿小腿略粗,胸嘛……不够大……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天生一张小脸,长肉也不长脸上。
  ;;;;……
  ;;;;不知道是发现自己被注视还是别的,黑裙女人一边将额前的发向后撩,同时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也再度扫到了花轻轻。花轻轻被吓了一跳,连忙收回偷窥的视线,改用余光偷瞧。
  ;;;;内心忍不住嘀咕了。
  ;;;;如果她是男人,这样的人间绝色早早八抬大轿请回家了。
  ;;;;哪里会让黑衣男人(保镖)用这样监视的姿态压着去医院,威胁着打胎?
  ;;;;“……这大概就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吧……”
  ;;;;当然,如果包养黑裙女人的大人物已婚有家庭,那就另当别论。
  ;;;;渣男和小三都不得house!
  ;;;;正当花轻轻脑内上演《回家的诱惑之你好骚啊》、《黑道首席执行官与他的101日契约情人》和《腹黑契约情人之一胎二宝》,并且来回无缝切换的时候,黑裙女人那双美目微垂。
  ;;;;她现在的处境并没有花轻轻以为得那么好。
  ;;;;包养她的金主没有安排她今天就做手术拿掉腹中的孩子,但也没允许她将孩子生下来。
  ;;;;不过
  ;;;;她跟那个男人多年,深知后者的脾气。
  ;;;;那位一向是说一不二的性格,不允许有人忤逆他,更不许有人质疑他的决定。
  ;;;;当女人知道男人并不想要孩子,她就眼前一黑,以为今天就要跟好不容易算计来的孩子说再见了。
  ;;;;谁知来了一趟医院,一个意料之外的意外让金主改了主意。
  ;;;;一切的变数全在青年医生上一个接待的孕妇身上。
  ;;;;那个相貌平平,身材平平,打扮土里土气,一身行头不够她喝一杯下午茶的底层女。
  ;;;;黑裙女人忍不住庆幸自己注意到花轻轻,还用花轻轻作为换医院的借口,拖延时间。
  ;;;;理由也是光明正大的。
  ;;;;富人区一流医院,居然会接待这种酸臭的底层女人。
  ;;;;医院是缺钱缺到饥不择食了?
  ;;;;七大家族每年分拨下来的巨额资金呢?
  ;;;;这种病人出现在医院是对其他病人的不尊重。
  ;;;;她有理由拒绝在这家医院就诊!
  ;;;;黑裙女人当着脸色铁青的青年医生的面跟大人物通话撒娇。
  ;;;;“……韵爷,我能换个地方嘛?”
  ;;;;大人物声音很年轻,因为心情不好,听着有些阴沉。
  ;;;;除了女人意外怀孕这事儿,他还挺喜欢黑裙女人伺候人的功夫,愿意施舍一分耐心。
  ;;;;“……为什么要换医院?我安排的这家医院不好吗?”
  ;;;;黑裙女人哪里敢说大人物安排不好?
  ;;;;她娇滴滴地道:“医院是好,但医生说不好。不知道是医院扣了他工资还是什么,居然接待一个不知道是哪个贫民窟来的土妞儿。韵爷,我刚才差点被那女人留下的气味熏晕了。您的孩子天生就娇气,有了他们之后是什么丑的都不想看,什么臭的闻了就想吐,真难受……”
  ;;;;大人物本不会将这种破事儿放在心上。
  ;;;;不过青年医生他认识。
  ;;;;他认识青年医生则是因为他的同胞哥哥顾家那位神龙不见首也不见尾的大少爷!
  ;;;;青年医生是顾韶还在顾家时候资助的贫民窟学生之一。
  ;;;;大人物,也就是顾韵顺嘴问了一句青年医生怎么就接待底层土妞了,青年医生推了推眼镜道:“这是大少爷吩咐的,我只是还大少爷的人情而已,二少爷难道连这种事情都要比较?”
  ;;;;正跟狐朋狗友激情party的顾韵浑身一个激灵。
  ;;;;“什么?我大哥?”
  ;;;;顾家大少爷除了顾韶还能有谁!
  ;;;;万万没想到,时隔多年第一次听到同胞哥哥准确消息,居然会是这种情况。
  ;;;;顾韵脑子转得飞快,不耐烦地将靠上来的比基尼美女推开,快步走到僻静阳台上。
  ;;;;“你说我大哥找你什么事情?我记得你是妇产科的?”
  ;;;;顾韶怀孕了?
  ;;;;呸!
  ;;;;他同胞大哥男的。
  ;;;;顾韵喝酒喝得有些高,晃了晃脑子才想起来黑裙女人和青年医生的话。
  ;;;;虽说他家大哥脑子一向有坑,但也不是烂好心的傻子,更不会逮到一个人就伸出援手。
  ;;;;要说那个底层土妞儿跟他大哥没一腿,他都不信。
  ;;;;那个脑子有坑的大哥品味和眼光也太差了。
  ;;;;眼角膜不用可以捐给需要的人。
  ;;;;“他搞大那个底层土妞儿肚子,安排人过来打胎?”
  ;;;;青年医生并未刻意隐瞒什么,但也没有全部都说。
  ;;;;顾韵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
  ;;;;“大少爷的意思是隐瞒,他说要尊重那位女性的意愿,孩子去留由她决定。”
  ;;;;顾韵被这话逗笑了。
  ;;;;隔着手机也能听到他失控的笑声。
  ;;;;顾韵嘲笑道:“……我的天这都多少年了,他脑子的坑还没填上呢?”
  ;;;;青年医生并未应和。
  ;;;;顾韵笑了一阵终于停下,用一种试探又紧张的口吻问青年医生。
  ;;;;“我大哥他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多年不见了,不如将那个底层土妞儿……不,我的未来大嫂带回家给大家看看……虽说族里其他人很难接受,但二叔一向疼爱他的,不会不答应的。”
  ;;;;说完,顾韵暗中紧了拳头。
  ;;;;青年医生答非所问。
  ;;;;他道:“二少爷,准确来说我并非顾氏的人。”
  ;;;;顾韵一听眉头微扬,立马明白了青年医生的话中话。
  ;;;;青年医生严格算来不是顾氏的人,顶多算是受过“顾韶恩惠”的人,他也是凭借着这层资格和自身能力,进入这座无数人想进却连递交简历资格都没有的医院。顾韶找上他却没有惊动顾氏其他人,也没去顾氏旗下的医院,分明是他还不想回家,甚至不想顾氏的人知道他下落。
  ;;;;当然,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天然就是顾韶阵营的青年医生卖了顾韶,还以此为投名状跟顾韵卖了个好。
  ;;;;顾韵忍不住扬起唇,讥诮一句。
  ;;;;“我大哥要知道你跟我的对话,不知道会不会寒心。”
  ;;;;顾韶还在顾家的时候,他每个月分到的巨额零用钱都用来资助那些有才能却没足够条件的人。他的资助目的还跟其他人不同,一直投资却没要求回报,也没将人拉到自个儿阵营旗下。
  ;;;;甚至默许被资助人用他顾韶的面子毕业找工作。
  ;;;;青年医生也是其中之一。
  ;;;;顾韶这回找他也没要求别的,只是吃了个人情面子,给花轻轻挂上号,开了条绿色通道,一应费用都垫上了。尽管没有特别明说,但顾韶是不愿意其他人知道他的下落的。
  ;;;;他也觉得青年医生受他恩惠,又不是顾家的人,消息应该不会走漏。
  ;;;;哪怕青年医生有这意思,但顾韶名义上仍是顾家之子,前者不会冒这个风险。
  ;;;;顾韵冷冷一笑:“我那个大哥啊,脑子的坑不仅没填上,还多了不少。”
  ;;;;一个多年下落不明,神龙不见首也不见尾的顾家大少爷,他能给青年医生带来多少好处?
  ;;;;顾韵作为明面上活跃的顾家二子,一句话就能改变青年医生的命运,给他带来无穷无尽的好处。顾韵若问到青年医生这里,青年医生这样的机会主义者会怎么选择就一目了然了。
  ;;;;顾韶还是这么单蠢!
  ;;;;顾韵摇晃红酒杯,鲜红的舌舔过下唇。
  ;;;;“行,我明白了。你将那个女人的资料给我一份,我要瞧瞧‘未来的大嫂’是个什么模样,帮我大哥参详参详。”
  ;;;;青年医生点头应下。
  ;;;;一番对画下来,正主被忽略了,也侥幸暂时保住了孩子。
  ;;;;当她走出来,瞧见花轻轻拎着个小袋子,一脸蠢像地坐在椅子上伸长脖子等什么人,黑裙女人心情复杂。
  ;;;;她不敢用轻蔑的眼光看底层土妞儿,也不敢盯着她猛瞧,还得忍受花轻轻身上贫穷酸臭的气息。
  ;;;;听金主和青年医生的对话,这女人居然是顾家大少爷的女人?
  ;;;;七大家族顾家长子就这么个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