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击鼓传花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470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裴叶笑着询问两人。
  ;;;;“一起玩?”
  ;;;;社畜青年上下打量裴叶。
  ;;;;筱青是个颜值不低的美人,尽管装扮不如红毛衣少女好看,但骨子里野得带劲儿!
  ;;;;哪怕裴叶腰间有枪也没让他打消色心。
  ;;;;“一起行啊,不过公交车不太好吧?”
  ;;;;裴叶目光穿过二人之间的空隙,看到那一抹红色。
  ;;;;中年男人看着裴叶的脸摸了摸鼓起的啤酒肚,目光落在裴叶腰间枪套,振振有词地道:“公交车哪里不好了?坐公交车的女人不都是想着当公交车?正经女人是不会坐公交车的!”
  ;;;;裴叶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理由。
  ;;;;花轻轻听得气鼓鼓,恨不得裴叶上去给他们一人一个拳头。
  ;;;;“你们这些垃圾,你们不该在这里,应该在车底!”
  ;;;;她不是多么暴力的人,但她知道能说出这种话的人,想必以前没少干类似的事情。
  ;;;;这种垃圾就应该被做成风筝丢在窗外,让公交车拖着放风筝!
  ;;;;花轻轻声音有些大。
  ;;;;不远处的校服少年被她吵得露出嫌恶表情,再一次起身远离麻烦。
  ;;;;裴叶高傲地微扬下巴:“听到她的话了?识相的,自己滚下去。距离下一站还要点儿时间呢,现在跳下出也就摔个半残,要是磨磨唧唧惹得她不开心,我就将你们全部塞到车底。”
  ;;;;“找死!”
  ;;;;中年男人刚说完,半个身子藏在他身后的社畜青年突然掏出一把枪要正面偷袭裴叶。
  ;;;;奈何眼前一花,他手中还未握稳的枪被一脚扫开。
  ;;;;两个没什么本事的垃圾连一秒都没撑住,被裴叶摁着头,麻溜往打开的车窗一塞,再将车窗大力合上。车窗夹的位置还非常微妙,正好是男人脐下三寸位置,二人的惨叫声堪比杀猪。
  ;;;;裴叶掏出绳子帮着他们双腿,投鱼饵般将人踹下去。
  ;;;;花轻轻被裴叶说干就干的雷霆作风惊到了。
  ;;;;“筱青姐,他们不会被拖死吧?”
  ;;;;裴叶伸长脖子看了眼窗外情形,拍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撇嘴。
  ;;;;“拖几秒又不是几分钟,弄不死人。看,公交车这不是到站了?”
  ;;;;花轻轻:“……”
  ;;;;说得好有道理啊。
  ;;;;的确是弄不死人,但绝对会让人生不如死。
  ;;;;以公交车的行驶速度,几秒钟也能让他们身上的血肉蹭掉个三五斤。
  ;;;;运气好说不定能活下去,运气不好就原地升天。
  ;;;;裴叶扭头看着蜷缩在后排座位上的红毛衣少女。
  ;;;;花轻轻也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少女,后者就像是受了惊吓又无处躲藏的小兽,瑟瑟发抖的模样看得人母爱暴涨。如果不是裴叶抬手搭着她的肩膀,她兴许已经上前去安慰这个小可怜了。
  ;;;;“不要多管闲事。”
  ;;;;裴叶低声警告花轻轻。
  ;;;;花轻轻表情愕然。
  ;;;;“筱青姐”前脚刚帮红毛衣少女解决了危机,后脚又说“不要多管闲事”?
  ;;;;生活环境简单的花轻轻彻底懵了,不知所措。
  ;;;;但她有个优点就是听话。
  ;;;;裴叶明显比她懂得多,那就听裴叶的话。
  ;;;;公交车打开门,红毛衣少女双手抱着双臂,蜷缩着快步下了车。
  ;;;;裴叶望着合上的车门,眼底闪过一丝丝疑惑。
  ;;;;当公交车再度上路,之前还摇头晃脑听音乐的校服少年发出了一声嗤笑。
  ;;;;裴叶眉头微皱。
  ;;;;这一声嗤笑明显是冲着她和花轻轻来的。
  ;;;;“这事情有什么可笑的?”
  ;;;;裴叶主动询问校服少年。
  ;;;;校服少年道:“我在笑你们找死。”
  ;;;;花轻轻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什么叫她们找死?
  ;;;;当即便反驳道:“那两个男人欺负一个小女孩儿啊,公交车上就想强bao轮jian人,骂他们是畜牲都羞辱了畜牲两个字。筱青姐教训了两个垃圾,还救了那个小女孩儿,总比你好!”
  ;;;;兴许是意识到自己即将当上母亲的缘故,花轻轻对年纪小的人格外注意。
  ;;;;当看到校服少年如此冷漠,她便有些不寒而栗和担忧。
  ;;;;在这样环境中出生、长大的她的孩子,未来也会变成这副鬼样?
  ;;;;和谐友爱什么的,全都被鬼吃了!
  ;;;;校服少年却朗声问道:“红色衣服,黑色帽子,你眼瞎看不到吗?”
  ;;;;花轻轻一懵。
  ;;;;这事儿跟红衣黑帽有什么关系?
  ;;;;校服少年看她迷茫的表情就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
  ;;;;他轻蔑地问花轻轻:“穷地方来的吧?什么都不懂的土鳖。”
  ;;;;裴叶蹙眉。
  ;;;;“红衣黑帽怎么了?”
  ;;;;校服少年的回答出人预料。
  ;;;;“年轻女人穿着红衣黑帽或者红裙坐这条公交车的,只要在公交车上,谁都能上。”
  ;;;;裴叶问:“如果有人不知情……”
  ;;;;校服少年道:“那就活该呗!但刚才那个是故意来的,你们瞎管闲事,有病。”
  ;;;;裴叶:“……”
  ;;;;花轻轻听得目瞪口呆。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潜规则”?
  ;;;;裴叶面不改色地继续往下深究。
  ;;;;校服少年轻蔑地看着两个啥也不懂的乡巴佬,用施舍的口吻给二人解惑。
  ;;;;“学校论坛有一个帖子,某个楼主匿名发的。楼主说,学校女生如果想赚钱可以穿着红衣红裙或者黑帽来坐这一班公交车,被一个男人弄就能获得一笔奖金,两个男人就能获得三笔,三个男人能获得五笔……以此类推。刚才那个女生是我班上的一个穷鬼……啧,你们多管闲事。”
  ;;;;花轻轻:“……”
  ;;;;每当她觉得这个世界够垃圾的时候,总会有更垃圾的事情刷新她的想法。
  ;;;;裴叶面无表情地继续追问。
  ;;;;“既然是我们多管闲事,你又为什么说我们找死?”
  ;;;;校服少年做了个割喉的动作,露出恶意的笑。
  ;;;;“会死的!你以为是谁给这些‘公交车’钱?”
  ;;;;打搅了人家的雅兴、破坏了人家的规矩,自然会被清算。校服少年知道的内容也不多,但他知道一旦坐公交碰上有红衣红裙黑帽的女人,他可以成为男人中的一员,但不能乱管闲事。
  ;;;;这时候,司机突然开口。
  ;;;;“几年前经常发生的,不过不是这班,也不是学校的女孩儿。”
  ;;;;裴叶转而询问司机。
  ;;;;“那你知道背后的人会怎么报复?”
  ;;;;司机笑笑道:“你刚才那个狠劲儿……现在知道怕了?”
  ;;;;裴叶道:“我怕什么?哪怕要死,也得让我死个明白不是……”
  ;;;;司机想了想道:“我记得这叫‘击鼓传花’吧?如果阻拦的是男人,男人会被杀,阻拦的是女人,会成为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