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放开老纸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9 15:43      字数:2502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二叔,杨家最近大概会有变动。”
  ;;;;顾韶迟疑了两秒,犹豫之后还是说了这话。如果艾莎拉大酒店的事情是自由军搞出来的,他会守口如瓶,但搞事者是裴叶,顾韶担心二叔顾会被打个措手不及,便简单提醒了一句。
  ;;;;“杨家?怎么,杨家那个大闺女死了?”
  ;;;;顾只是随口一说,精准猜中了问题的核心。
  ;;;;顾韶随意道:“多半还真是要死,如果那个叫裴叶的奇怪女人没有夸海口的话。”
  ;;;;从顾韶口中听到“裴叶”的名字,顾搁在口袋翻转打火机的姿势一顿,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这个名字耳熟。”
  ;;;;顾韶心下大惊:“二叔,你认识她?”
  ;;;;难不成裴叶不是什么普通人,也有隐藏背景,是七大家族的人?
  ;;;;顾斜了愚蠢的大侄子一眼。
  ;;;;他凉凉地道:“我刚才听你那个搭档说的,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还给我找了个侄媳妇。”
  ;;;;顾韶听得有些懵。
  ;;;;嘛玩意儿?
  ;;;;侄媳妇?
  ;;;;懵逼的他没注意到顾口吻不太正常。
  ;;;;他猜测是傅淼为了圆谎扯了什么古怪人设。
  ;;;;忍不住开腔解释清楚。
  ;;;;“二叔就别开我的玩笑了,我跟她可没什么关系。”顾韶直言否认,只差摇头跟拨浪鼓一样了,二叔这个脑洞有些可怕啊,“那个女人来历成迷,鬼知道她是哪一方的人,谁敢沾手?”
  ;;;;顾也道:“算你还有理智。”
  ;;;;顾韶道:“二叔就放心好了,家族病症还没在我身上出现,我脑子清醒得很。”
  ;;;;如果家族遗传病犯了,没有及时获得缓解,的确有可能被折磨得脑子失智
  ;;;;可他现在很清醒,不会做出不理智的蠢事儿。
  ;;;;思及此,顾韶忍不住心中一暖。
  ;;;;尽管二叔比他大不了几岁,但在他心中,二叔更有一个父亲的样子。
  ;;;;顾没有多做解释,只是用一种非常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家大侄子。
  ;;;;“二叔,顾韵……这些年怎么样了?”
  ;;;;顾韵是顾韶的胞弟,二人是同卵双生的亲兄弟。
  ;;;;除了顾韵,家里还有一个年纪最小的三弟。
  ;;;;顾嫌弃地道:“这些年越发不着调了,顾家是绝对不可能交到他手中的。”
  ;;;;顾韶却无法替胞弟说什么好话。
  ;;;;顾家三兄弟,年纪最大的顾韶现在还没有发病,而他的胞弟在四五岁就显露了家族遗传病。
  ;;;;再加上父亲早些年对顾韵的纵容溺爱,顾韵的确是一言难尽。
  ;;;;二叔看不上他也正常。
  ;;;;反正还有三弟,再不济二叔去结婚,顾家这一代总不会挑不出个继承人。
  ;;;;“我相信二叔的眼光。”
  ;;;;顾倏地问自家大侄子。
  ;;;;“你真不考虑回到顾家?”
  ;;;;顾韶见二叔旧事重提,又一次坚定地摇了摇头。
  ;;;;顾道:“在外漂流这么久,光长个子不长脑子,这点还不如顾韵那个蠢货灵光。”
  ;;;;顾韶:“……”
  ;;;;二叔今天火气的确是很大,见面怼了他好几回了。
  ;;;;但没办法,犯病的病人有特权,他会体谅的。
  ;;;;顾道:“自由军太弱,要人没人、要财没财、要权也没权,只靠一群空有想法的人埋头苦干,根基不牢,随便一场集中清缴就能让自由军数十年的努力功亏一篑。我以为傅淼父母被刺杀这件事情能让你明白,还欣喜你愿意来见我也是为了给自己找个台阶回到家族夺权。”
  ;;;;看着大侄子摇了摇头。
  ;;;;叹息着道:“顾韶,你可真让我失望。”
  ;;;;顾韶:“……”
  ;;;;自家二叔果然是整个七大家族脑回路最奇怪的人。
  ;;;;“二叔……我从没想过这事情……”
  ;;;;背叛家族加入自由军也就罢了,让顾韶返回顾家夺权,再暗搓搓支援自由军……他……顾韶顿了一下这个想法似乎很不错???为什么二叔会这么热衷支持他卖七大家族人头?
  ;;;;他以为二叔放任他加入自由军已经是极限了,没想到还有如此骚的操作。
  ;;;;顾恨铁不成钢地问:“你这些年在自由军都学了什么?”
  ;;;;顾韶:“……”
  ;;;;自由军又不教这些无耻操作。
  ;;;;顾又道:“你这么天真单纯,迟早要死在你弟手中。”
  ;;;;七大家族继承人争夺永远充斥着腥风血雨,每一代家主上位必然是踩着其他兄弟姐妹血肉的,顾有理由怀疑顾韶会是顾家三兄弟第一个被踢出局的。论心狠玩不过二弟顾韵,论扮猪吃老虎耍不过老三,顾韶这些年又不在顾家,根本没培养心腹人脉。他的身份在自由军还是课定时炸dan,一旦被揭穿,自由军容不下他,下场可想而知,顾的担心也不是没道理。
  ;;;;顾韶道:“二叔在,他们两个掀不起什么风浪。”
  ;;;;虽说他跟两个弟弟没什么感情,但也不愿意看到兄弟阋墙。
  ;;;;只要二叔还能压着他们,这一幕永远不会发生。
  ;;;;顾笑了笑道:“但我不会一直在。”
  ;;;;顾韶听后心下骇然。
  ;;;;脑中浮现一个猜测。
  ;;;;“二叔……难道你的病已经到了那种地步?”
  ;;;;七大家族极少有长寿的,特别是遗传病爆发后,不知哪天就会突然发疯或者暴毙。
  ;;;;顾韶以为二叔这话是暗示他的遗传病已经恶化到活不了几年的程度。
  ;;;;顾没有解释,任由大侄子胡乱猜测。
  ;;;;“在我离开前,你都有反悔的机会。”顾对着大侄子道,“有些事情仅凭一腔热血是办不到的,这个世界的病灶已经沉疴到不用重药治不了的程度,自由军连缓解病情都不够格。最重要的是你如果想守护什么人或者事物,手中没有力量只能任人宰割,看着他们被夺走。”
  ;;;;顾韶如往常冷着脸道:“二叔很强,小侄不担心。”
  ;;;;他最亲近的亲人就是二叔了。
  ;;;;即使在夜风大的天台,叔侄二人的气氛还是带着暖意。
  ;;;;又说了一会儿话,顾的保镖传来信息,顾韶便借口先离开了。
  ;;;;他前脚刚离开,一片小纸人也蹑手蹑脚准备溜之大吉。
  ;;;;结果
  ;;;;溜……
  ;;;;我溜……
  ;;;;小纸人僵硬着挺直身体,浑身僵硬,与捏着它、将它拎起的家伙对视。
  ;;;;顾盯了一会儿,将其揣入口袋,隔着口袋拍了拍。
  ;;;;“谁剪的小玩意,怪可爱的。”
  ;;;;小纸人:“qwq”
  ;;;;放来老纸,它要回到大可爱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