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9:顾家大少爷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9 15:43      字数:2422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距离艾莎拉大酒店数百米远的地方,某座高楼天台。
  ;;;;这座高楼虽然没有艾莎拉大酒店那样一百多层,但站在天台边缘往下看,底下的人影也只能看到一个小小的黑点。
  ;;;;披着格子风衣的男人依靠在天台栏杆旁,右手有一搭没一搭地玩着一枚打火机,似乎在等什么人。
  ;;;;他藏在阴影中,唯独打火机火光出现的那瞬才能隐约看到他的侧颜。
  ;;;;这是个相貌异常优秀、堪称完美的男性。
  ;;;;过了许久,天台楼梯传来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吱呀,沉重的大门被打开,走上来一个一半俊如潘安,一半丑如厉鬼的青年。
  ;;;;无疑的,这人是借口说“有事离开”的顾韶。
  ;;;;顾韶走上天台左右环顾一圈,瞧见依靠在栏杆旁的男人,迈步上前。
  ;;;;二人距离三四米,顾韶停下脚步。
  ;;;;“离开家才多久,连见了长辈该行礼的教养都丢了?”
  ;;;;格子风衣男人直起身,顺势收起手中的打火机。
  ;;;;他嘴上说话有些冲,但仔细听语气却透着几分跟顾韶的亲昵与熟稔。
  ;;;;很显然,他与顾韶相识。
  ;;;;顾韶也没辩解,垂首唤了一声:“二叔。”
  ;;;;“哼,你还记得,我以为你忘了。”
  ;;;;格子风衣男人在栏杆旁的水泥台上坐下,看了一眼身边的位置。
  ;;;;顾韶上前在一旁落座。
  ;;;;“二叔又犯病了?”
  ;;;;看着还有些严重,他极少见顾会有如此严厉又“刻薄”的时候。
  ;;;;思来想去应该是家族遗传病的影响。
  ;;;;顾微微偏首看着大侄子:“前不久刚犯,现在已经缓和了。”
  ;;;;“二叔……怎么会在那家酒店?”
  ;;;;顾不答反问:“怎么,你投靠的组织向你下暗杀我的任务?”
  ;;;;顾韶连连摇头。
  ;;;;“二叔,您也知道自由军不是干这事的。”
  ;;;;顾嗤了一声。
  ;;;;“天真。”
  ;;;;不知道是说自由军天真还是说顾韶的想法天真。
  ;;;;是的,从以上对话便能知道顾韶是顾家嫡系长子,也是多年不曾露面的传说中不知死了没有的病秧子。
  ;;;;因为顾韶的“身体不好”,外界都默认顾韵才是下一任的接班人。
  ;;;;除顾和顾的几个心腹,无人知道这位大少爷不仅身体倍儿好,改造能力强,还混入了七大家族的敌对势力自由军。
  ;;;;可这位大少爷不是去当卧底,而是真情实感地加入其中。
  ;;;;顾韶无奈道:“即使真有这样的任务,失败几率高达百分之百,没谁嫌弃自己命长。”
  ;;;;顾挺受用,嘴上依旧不依不饶。
  ;;;;“现在知道拍马屁了?”
  ;;;;顾韶:“……”
  ;;;;_∠)_
  ;;;;二叔今天火气莫名有些大啊,看样子犯病真不轻。
  ;;;;顾问大侄子。
  ;;;;“瞧你的样子,你这些年在外过得不是很好,真不考虑回家?”
  ;;;;顾韶摇头拒绝。
  ;;;;“还不肯回来,怎么,你真在自由军找到自己想走的路了?”
  ;;;;关于顾家嫡系大少爷为何不好好继承家业反而跑去加入自由军,里边儿的陈年旧事有些多。
  ;;;;归根结底还是顾韶跟其他人的思想不太一样,他与他人的共情能力太强,总能被不幸的事情影响,继而产生同情心。
  ;;;;这点,顾二爷非常清楚。
  ;;;;在侄子眼中,给予他一切的家族,在他眼中是制造罪恶的罪魁祸首。
  ;;;;他没办法心安理得地享受出身带来的所有特权,学习先辈,一代一代地醉生梦死。
  ;;;;年幼的顾韶曾问自家父亲。
  ;;;;为何贫民窟、普通区以及富人区差别会这么大?
  ;;;;那些人做错什么了吗?
  ;;;;父亲斥责他想得多。
  ;;;;他生来就是顾家长子,天之骄子,从根源上、血统上就跟那些低贱的人不一样。
  ;;;;【……那些人都不配跟我们一样被称为人,他们就是畜牲……】
  ;;;;不知是谁跟他说过这话,顾韶记不得说话的人的模样,却深深记得那人不屑又轻蔑的语气。
  ;;;;顾韶又问。
  ;;;;【如果我不是出生在顾家,而是普通人……】
  ;;;;那人便冷笑着嘲讽:【那你就是最低等的贱民,我一弹夹打死十几二十几那种……】
  ;;;;顾韶听了生不出庆幸,只觉得浑身一冷。
  ;;;;他不是幸运儿,他是幸存者。
  ;;;;身边人都享受着出身给予的特权,连同胞弟弟七八岁也暴怒打死过家中的女仆,用一种极为残忍的手段,让死亡变得漫长而恐怖。所有人都没觉得哪里不对,唯独顾韶被吓得呆愣原地不敢再亲近这个胞弟
  ;;;;胞弟明明做错了!
  ;;;;但父亲不仅没有斥责、纠正,反而薄凉说那个女仆不长眼。
  ;;;;他曾见过父亲搂着那个女仆,说她是甜心小可爱,也曾撞见他们衣衫不整……
  ;;;;二叔告诉他,他父亲跟女仆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女方大概是排行不知第几的小n。
  ;;;;两个人有身体关系。
  ;;;;但她被胞弟生气打死的时候,他却从父亲眼中看不到半点儿多余的感情……
  ;;;;冷漠而空洞。
  ;;;;当他疑惑质问,二人却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他做错了吗?
  ;;;;他说错了吗?
  ;;;;唯独家中的二叔跟他说没有。
  ;;;;【小子,你是顾家难得的、罕见的正常人了。】
  ;;;;二叔能理解他内心不为人知的秘密与彷徨,让顾韶有种碰见同伴的安心感。
  ;;;;后来父亲暴毙,二叔上位掌权,不少人都怀疑是二叔做了手脚。
  ;;;;即使胞弟顾韵不止一次猜测二叔有问题,顾韶也从未怀疑。
  ;;;;二叔跟顾家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某日,他看到有关自由军的消息,心里某根弦被触动,仿佛旅途中的迷路人隐隐约约看到了路标牌那般狂喜。
  ;;;;顾韶疯狂搜集自由军相关内容,越看越觉得自己应该待在自由军……
  ;;;;于是,小屁孩儿顾家大少爷就跑到二叔跟前说要加入自由军。
  ;;;;“你要去当卧底?”
  ;;;;顾韶摇头:“不是,我要真正加入其中。”
  ;;;;二叔愕然一瞬。
  ;;;;“……然后……对抗家里?”
  ;;;;顾韶道:“也不是,我想帮助他们真正争取作为人的谋生权利。二叔,他们一出生就是普通人或者在贫民窟,这不是他们的错。没有任何错的人,为什么要用一生受这种折磨?”
  ;;;;他以为会被二叔拎起来暴揍一顿。
  ;;;;毕竟,犯二的大侄子看着有些瓜兮兮。
  ;;;;结果却是二叔准许他去自由军,这些年也从不过问他在那里混得如何,不探听消息,完完全全地放任自由。
  ;;;;唯独这次是主动跟他联系,看着也像是唠家常,顺便联络一下叔侄感情。
  ;;;;顾韶:“……”
  ;;;;如果二叔火气别这么大,那就完美了。